評論 > 存照 > 正文

柬埔寨的太子集團: 一個建立在犯罪之上的商業帝國?

太子集團自稱是柬埔寨發展得最好的企業集團之一,其負責的業務涵蓋房地產到電影製作等諸多層面。該集團由與柬埔寨政治高層有聯繫的中國移民陳志於大約十年前創立,陳志在2014年歸化成為柬埔寨公民。中國法院文件曾將太子集團描述為「臭名昭著的跨國網絡賭博犯罪團伙」,並聲稱該集團至少有50億元人民幣的收入來自非法線上賭博。

但如果說在西哈努克城有失敗者的話,太子集團並不是其中之一。去年本台記者參觀時,金貝仍在巨大的霓虹燈下迎接客人,霓虹燈是一個貝殼的形狀,裏面裝滿了紅色的骰子。多樓層的太子商城中有奢侈品店、電子遊戲廳、和太子超市,該超市裏有龍蝦養殖池。在商場的地下一樓,太子集團的房地產部門則展示了建築師為沿海和城市摩天大樓公寓設計的模型。

陳志的價值2400萬美元的豪華遊艇Nonni II也偶爾可以被看到停靠在西哈努克港口,該遊艇配備了家庭影院和迪斯科酒吧。

是什麼讓太子集團在許多競爭對手面臨困境時依舊蓬勃發展呢?根據法庭文件,答案是犯罪活動—大規模的犯罪活動。

高科技「錢騾」

據本台查詢的法庭記錄顯示,中國執法部門於2020年開始調查太子集團,其中, 中共當局重點關注該集團20億美元的投資中,是否有至少三分之一的資金來自非法在線賭博業務。2020年5月,北京市公安局成立了「5.27特別行動組」,根據2021年的一份法院判決書,該團隊成立目的是「為了調查和處理在柬埔寨臭名昭著的跨國在線賭博犯罪集團案件,即『太子集團』」。

太子集團發言人加布里埃爾·譚(Gabriel Tan)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對此回應表示,該特別行動組「與太子控股集團的任何活動無關。」同時,他補充表示,太子集團會出現在法庭文件中是因為出現「冒名頂替」的問題。

【圖略】2020年12月拍攝的西哈努克市太子購物中心,設有豪華品牌店、遊戲場所和太子超市。(太子購物中心)

河南省地方法院是針對太子集團相關人員做出審判的多家法院之一,前述的人員遭指控從事洗錢和賭博活動。遭起訴的員工有些直接屬於太子集團,其他人則在太子集團旗下的其他公司工作,這包含金貝集團。一份法庭判決書直接將金貝描述為「柬埔寨太子集團的子公司」,並表示金貝「已經開發了一系列賭博軟件,並將其放在中國的網絡平台上」。

法院文件還指出,太子集團持續經營着洪森在2019年起禁止的線上賭博。

由於中國公民每年只能攜帶5萬美元出境,這樣的資本管制阻礙了太子集團經營非法線上賭場。中國法院指出,太子集團規避前述資本管制的方式是僱傭龐大的人員網絡在中國和柬埔寨之間運送銀行卡。專案小組確定,總共有458人涉嫌以這種方式為太子集團轉移資金。

根據法院的判決,其中一位幫忙運送資金的「錢騾」是28歲的郭彩娜(Guo Caina)。2018年3月,她從家鄉洛陽被太子集團招募到柬埔寨工作,有人告訴她,她的工作是客戶服務與簿記。一到柬埔寨,她就以每張卡1,000元人民幣的條件交出名下的四張中國銀行卡。一天後,她決定辭職回中國,但是,當她要求公司返還她的銀行卡時被拒絕。

根據法院判決,到2018年4月底,超過1.4億人民幣的賭資流經她的銀行賬戶。郭彩娜在法庭上承認了共謀開設賭場的罪名,她被判處緩刑並罰款3萬元人民幣。

類似於郭彩娜的案件不勝枚舉,本台調閱法院判決書後發現,四處充斥着像郭彩娜一樣的「錢騾」,他們因處理賭博資金而被定罪, 中共當局相信這些「錢騾」是在為太子集團和金貝服務。

四川省旺蒼縣法院於2022年7月發佈的一份聲明估計,自2016年以來,太子集團從賭博活動中獲得的非法利潤超過了50億元人民幣。

儘管多次試圖聯繫陳志未果,太子集團發言人譚告訴本台記者,「金貝集團堅決否認和在線賭博業務有任何關聯。」他指出,「中國法院文件會提及『柬埔寨太子集團』是因為有罪犯冒充太子集團,本公司意識到未經授權的實體及犯罪份子曾多次濫用本集團名稱的情況。」

他同樣也否認太子集團利用中國員工的銀行卡轉移在線賭博資金,他表示,這些指控「與太子控股集團完全無關,並且毫無根據。」本台則無法聯繫上金貝發表評論。

【圖略】中國執法部門正在公開調查太子集團,這是該集團位於金邊的總部大樓。照片日期不詳。(Google街景)

與監獄過深的聯繫?

對太子集團涉嫌「錢騾」和賭博的起訴是中國政府2018年發起的更廣泛打擊賭博運動的一環。北京將在線賭場視為國家安全威脅,每年線上賭博造成1萬億人民幣的資本外流。

2023年1月,澳門一家法院判處當地最成功的博彩大亨之一的周焯華18年監禁,他的罪名包括組織犯罪團伙、欺詐和協助非法在線賭博等162項罪名。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 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26/2047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