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世界食品市場價格下降 消費者為何沒感覺?

在全球糧食市場上,穀物、植物油、乳製品和其它農產品的價格,已經從歷史高點穩步下降。但是,這種降價並沒有讓食品店店主、街頭小吃的小販,以及那些努力維持生計的家庭的現實生活中感到輕鬆,卻發現餐桌上的價格仍在上漲。

由於食品價格不斷攀升,肯雅首都內羅畢的郊區的一家餐館,為了節省食用油,吝嗇地縮小了查帕斯(Chapatis)薄餅的尺寸,這一種薄而有嚼勁的肯雅麵餅。很多拮据的巴基斯坦人開始不情願地吃素,從他們的飲食中剔除了牛肉和雞肉,因為他們再也買不起肉了。在匈牙利,已經有咖啡館將漢堡和薯條從菜單上撤下,以便避開價格變得更高的食油和牛肉。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四個孩子的肯雅母親林娜‧穆尼(Linnah Meuni)就食品價格問題表示說:「在大多數日子裏,我們都吃不起午餐和晚餐,因為我們還要支付房租和學費。」

她說,一包兩公斤(約合4.4磅)的玉米面粉的價格,是她在小賣部賣菜的一天收入的兩倍。

去年2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擾亂了全球糧食和化肥的貿易,使得價格進一步上漲。當時的糧食價格已經很高了。但在全球範圍內,這種價格的衝擊早就已經結束了。

據聯合國表示,食品價格指數已經連續12個月下降。這得益於巴西和俄羅斯等地的良好收成,以及一項脆弱的戰時協議,允許烏克蘭的糧食運出黑海。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U.N.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目前的食品價格指數,比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時的價格還要低。

然而,消費者所面對的食品價格,卻仍在不斷攀升。這對從美國、歐洲到發展中國家的通貨膨脹飆升,起了重要作用。

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歐洲項目聯合主任、經濟學家伊恩‧米切爾(Ian Mitchell)對此表示:「無論你在世界什麼地方,你都會感受到這種全球價格上漲的影響。」

為什麼世界食品市場上在降價,而廚房、餐桌上的食品價格卻在上漲?

美國農業部(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前首席經濟學家約瑟夫‧格勞博(Joseph Glauber)指出,一些如橙子、小麥、牲畜等特定農產品的價格上漲,僅僅是個開始。

在美國,上個月的食品價格比去年同期上漲了8.5%。格勞博說:「75%的成本,是在糧食被運出農場之後才出現的。這其中包括了能源成本、各種加工成本、運輸成本,以及勞動力成本等。」

這些成本中,有許多都包含在所謂的核心通貨膨脹(Core Inflation)中。核心通貨膨脹不包括波動較大的食品和能源價格。事實證明,核心通脹很難被從世界經濟中剔除。

在上個月,歐盟的食品價格比去年同期飆升了19.5%,英國的食品價格飆升了19.2%。這是近46年來的最大增幅。

格勞博說:「食品通脹率最終會降下來,但下降速度會很慢,主要是因為那些其它的各種成本,仍處在相當高的水平上。」

包括美國總統喬‧拜登在內的其他人,則看到了另一個罪魁禍首:「多年來的食品企業併購潮,減少了食品行業的競爭。」

白宮去年抱怨說,僅僅四家肉類加工企業就控制了美國85%的牛肉市場。同樣,僅僅四家公司就控制了70%的豬肉市場和54%的家禽市場。批評人士說,這些公司可以而且確實利用了它們的市場力量,來推高價格。

格勞博現在是國際糧食政策研究所(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他並不相信農業綜合企業的整合,是造成食品價格持續高漲的原因。

他說,當然,大型農業綜合企業可以在價格上漲時賺取利潤。但隨着時間的推移,情況通常會趨於平衡,他們的利潤在經濟不景氣時就會減少。

他說:「現在有很多市場因素,包括基本面因素,都可以解釋,為什麼我們會面對這樣的通貨膨脹。但我不能把原因指向市場上只有少數幾個肉類生產商這一事實。」

他說,在美國以外的國家,美元走強是使當地食品價格居高不下的原因。在此前發生的、最近的其它食品價格危機中,比如2007—2008年的,美元並未特別走強。

格勞博說:「這一次,我們有一個強勢的美元,而且它還在升值。」在世界市場上,每噸玉米和小麥的價格是以美元報價的。而你在買食品時,你會使用當地的貨幣支付。由於美元的強勁,這意味着,他們無法看到「商品市場和聯合國糧食價格指數中所顯示的食品價格的下降。」

在肯雅,乾旱加劇了烏克蘭戰爭造成的糧食短缺和高價格,食品成本一直居高不下。

玉米面粉是肯雅家庭的主食,用於製作被稱為「烏伽黎」(Ugali)的一種玉米糊。在過去一年中,玉米面粉的價格翻了一番。在2022年的選舉後,總統威廉‧魯托(William Ruto)終止了旨在緩解消費者價格上漲的補貼。儘管如此,他還是承諾將降低玉米面粉的價格。

在去年全球糧食價格高漲時,肯雅的磨坊主購買了小麥。他們還一直在與燃料價格上漲所帶來的高生產成本作鬥爭。

作為對應,像Mark Kioko’s這樣的肯雅小餐館,不得不提高菜餚價格,有時還被迫削減菜餚的分量。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429/18956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