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程墨:三文魚被證清白海鮮商戶們卻虧得吐血!該怪誰?

作者:

剛剛看到一份資料,在春節前大量備貨的海鮮商戶,遭遇突如其來的疫情打擊,大量海鮮砸在手裡,許多中小商戶直接關門破產。

全國大部分地區解封一兩個月,一些有實力的海鮮商戶再次重新開張,剛剛大量進貨,前幾天突然遭遇北京「新發地」疫情,莫明其妙地「三文魚」成了最可疑的病毒攜帶者,於是再次被責令關門停業,虧得吐血。

門可羅雀的海鮮市場

6月16日夜間,北京市召開疫情防控第120次例行新聞發布會上,中國疾控中心應急中心副主任、國家衛生健康委專家組專家施國慶通報,目前還沒有證據來表明三文魚新冠病毒的宿主或者中間宿主。

施國慶特別說明,在這次新發地聚集性疫情相關的被污染的局部場所,通過檢測確實發現三文魚有被污染的情況,但是進入到污染場所之前的三文魚,並沒有檢測出新冠肺炎病毒。到此,三文魚才算是徹底擺脫了嫌疑。

幾天前,我在看到北京「新發地」疫情,並且將三文魚作為疑似病毒攜帶者的第一時間,跟許多網友一樣,僅憑科學常識我就立即加以質疑,認為這是反智、反科學的胡亂猜測,將給相關產業帶來不必要的損失。

可是,我的評論遭遇許多人質疑和謾罵。據媒體公開報導,在疫情公開後第一時間,北京所有主要商超立即下架三文魚,並關閉多個海鮮市場。隨後,全國許多省市下令停止三文魚銷售,責令海鮮商戶暫停銷售;各地立即對三文魚和海鮮市場進行大規模的核酸檢測

正如我所預料的,雖然全國各地對三文魚和海鮮產品進行了大規模核酸檢測,無論是冷凍產品還是鮮活產品,沒有任何一個檢出了新冠病毒。這一方面說明了我國核酸檢測技術確實有了長足的進步,假陽性比例已經很低,不會在初檢和複檢中連續出現假陽性的錯誤檢測結果,另一方面也證實了至少這次大規模的檢測,沒有發現冷凍或是鮮活的海鮮產品中存在新冠病毒

可是,在16日下午北京疫情防控第120次例行新聞發布會後,直到本文發稿時(17日晚23時)為止,一些地方的商超和批發市場還沒有恢復三文魚和海鮮產品的交易。已經恢復交易的海鮮商戶,普遍反映進口海鮮產品無人問津,國產海鮮產品銷量也比之前下降6成以上。由於周轉時間遠遠超出進貨時的預料,一些海鮮產品死亡、變質,損失極為慘重。

一個反智、反科學的不靠譜傳聞,竟然導致許多人巨大的財產損失,誰應當承擔最大的責任?在我看來,還真不能怪到某個人身上。

首先,擅自發布不全面信息的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董事長張玉璽有責任。他在6月12日晚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表示,相關部門抽檢時從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中檢測到了新冠病毒。這是引發三文魚恐慌的最初源頭。

其次,《新京報》和無數媒體傳播誤導性的錯誤信息負有最大的責任。事實上,那一輪環境樣本抽檢中,「新發地」有40多個環節樣本都檢測出了新冠病毒,但張玉璽在採訪中只提到了「進口三文魚案板」,隨即讓三文魚陷入了「危機」之中。媒體的不專業、不科學可以原諒,因為誰也不是無所不知的神仙。但是,在包括本人在內的許多科普人士提出質疑,認為三文魚案板受污染有各種可能,未必與三文魚相關之後,大量權威媒體還在炒作冷凍海鮮產品,特別是進口三文魚、肉類可能被新冠病毒污染的專家意見。最不能原諒的是,在全國各地對冷凍海鮮食品、肉類和三文魚進行大規模檢測,並沒有發現任何一樣被病毒污染的事實後,媒體還在報導各路專家們危言聳聽的反智假設。

再次,在沒有發現疫情的許多地方,有關部門毫無依據、毫無必要地下令海鮮市場關門、海鮮商戶停業、三文魚下架,本質屬於一種「寧左勿右」的懶政、濫權行為。我理解現在哪裡新出現疫情,哪裡的官員就會被免職的高壓,給各地官員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但是,這不等於可以原諒這種對民眾財產漠不關心,極端不負責任的決策方式。

最後,民眾缺乏科學常識,又對疫情過度恐懼,而且容不得任何以科學、事實為依據的不同意見,一有風吹草動就做出過激反應的不理智行為,放大了謠言和錯誤決策帶來的經濟損失。就好比現在官方有了權威結論,媒體也做出正確的宣傳,各種疑神疑鬼的專家們也閉嘴了,但民眾心中的恐懼還是揮之不去,導致三文魚和進口海鮮短時間內無人問津,或銷售量斷崖式的下跌。

許多人總認為不管社會上發生什麼事,總與自己無關,陶醉於自己的歲月靜好。有的人甚至把那些說真話、科普常識的人看成是負能量,大肆加以攻擊。我相信大量海鮮商戶,平時也都是這種正能量滿滿的人,而且即使遭遇這樣的慘重損失,他們也未必能理解背後深層次的社會原因。

這讓我想起法國著名思想家伏爾泰所說的:「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不排除這次疫情受害者之中,有許多曾經圍攻、痛罵我這種說真話的人,此刻我沒有任何幸災樂禍的心理,相反,我一如既往地對所有遭遇不幸的人寄予同情,一如既往地堅持傳播真相,科普常識,為社會進步和同胞幸福鼓與呼。

最後,讓我們來一個靈魂三拷問:

1、在全國各地大規模檢驗,沒有發現三文魚和其他海鮮、肉類、蔬菜、水果被新冠病毒污染之後,為何您還對三文魚染毒將信將疑?或者您寧可聽信許多媒體、專家們的胡亂猜測,卻無視這個其實最重要的基本事實——沒有任何地方在三文魚或其他食品上檢出了病毒?

2、您是否贊同一些地方政府在防疫決策中奉行「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的思維,不惜一切代價、不計一切成本,實施沒有科學依據的嚴厲防疫措施,比如僅因為某個市場上一塊切割三文魚的案板檢出了新冠病毒,各地就責令所有三文魚、海鮮產品下架暫停銷售?

3、國外多個嚴謹的科學研究表明,如果算上血清檢測出的無癥狀感染者,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死亡率其實只比傳染性同樣極強的流感高那麼一點點,且染病死亡者平均年齡超過80歲。您知道跟疫情有關的這個最基本常識么?

您能直面文章最後這三個靈魂拷問么?如果您的答案選擇在國人中只是極少數,恭喜您,您已經具有一個正常人類的科學素養。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