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19家互聯網大廠裁員疑雲

2月6日早上,在北京海淀一家互聯網公司上班的清陽,剛到公司便被領導叫去辦公室。門剛關上,領導便告訴她,由於公司架構調整,需要裁員,她所在的部門要從8人縮成3人。她發現除了被裁的,「剩下的就是領導及其親信」。

裁員的消息在互聯網圈蔓延。

12月6日早上,在北京海淀一家互聯網公司上班的清陽,剛到公司便被領導叫去辦公室。門剛關上,領導便告訴她,由於公司架構調整,需要裁員,她所在的部門要從8人縮成3人。她發現除了被裁的,「剩下的就是領導及其親信」。

緊接着,HR在下午找她談話,通知她第二天辦完所有手續。「從沒覺得公司辦事效率這麼高」,34歲的清陽感覺腦袋嗡嗡作響,就在上周她還躋身公司優秀員工榜。

其實在年初,清陽就感覺公司在走下坡路,股價逐漸跌破發行價,並開始抓考勤制度,倍感不安的清陽也悄悄開始看機會,但沒想到裁員來得這麼快,「也許緊迫度不夠,如今才這麼被動」。

清陽是個要強的人,34歲未婚,一心撲在工作上。在她的人生規劃里,「從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被裁員,心理上沒有這種準備」。這兩天她也在反思自己,「是自己太笨,一段時間內只能做一件事,還是對自己不夠狠,今天的自己是小時候不敢想的自己」,她甚至沮喪到用兩個「無」形容自己——一無所有、一事無成。

更早之前,裁員其實已經開始在互聯網大廠上演。

「從9月開始,部門被裁的人有20個以上,一半人都走了。」一位騰訊的員工對《財經天下》周刊說,從今年7月份開始,部門領導就已經口頭髮出裁員預警,表示今年因為業績不好會裁一波人,讓大家都做好準備。

「裁員在陸陸續續進行,員工分批離開,直到10月告一段落。」該騰訊員工說,裁的主要是一些小業務部門。據他透露,正式裁員名單里,有的最後選擇了轉崗,有的則選擇了拿賠償走人。

同樣是9月,字節跳動員工被張楠的OKR搞得人心惶惶。作為字節跳動中國區CEO,張楠在8月和9月的OKR中,明確寫着要「去肥增瘦」,過去一年,字節跳動擴張太快,在全球有十幾萬員工,造成了大量人員冗餘。

「一般裁年齡大的和在試用期內的,這兩個最節省成本。」一位字節跳動負責垂類內容運營的員工告訴《財經天下》周刊,他今年剛畢業,還在試用期內。聽到裁員消息後,他身邊的一些同事已經開始主動找下家,「畢業還不滿半年,試用期都還沒過,被裁的話可能賠償N+1」。

而另一位已經被字節跳動裁掉的員工對《財經天下》周刊透露,也是在張楠更新「去肥增瘦」的OKR之後,他們所在城市的團隊被裁撤了。然而,這位員工不久前又去面試了58同城,到了談薪酬階段,HR卻告訴他,「崗位已經關閉了,今年不再招人了」。

(圖源:視覺中國)

更大的裁員風暴來自12月。月初,愛奇藝被媒體報道稱正在裁員,裁員比例在20%-40%之間,裁員補償暫按N+1發放。愛奇藝官方尚未明確回復,只說「以官方信息為準」。

快手也正在此時進行新一輪裁員。據澎湃新聞報道,快手北上廣深的商業化團隊將在年底前完成轉型,部分業務線被取消,而剩餘業務線將在年底搬到杭州,「搬家和離職之間,二選一」。一位認證為快手員工的脈脈用戶則表示,自己12月初收到了裁員通知,但並被告知「如果想拿N+1,那就留進檔案,離職證明會被寫上『不能勝任工作』」。於是轉而向網友求助,不知該如何選擇。

一張社交網絡瘋傳的裁員統計圖將焦慮的情緒推到了頂點。圖片裡羅列了19家互聯網知名企業的裁員情況,名單里包括愛奇藝、快手、騰訊、阿里、百度、滴滴、蘇寧、攜程瓜子車、水滴籌等。

有知情人士向《財經天下》周刊透露,百度近期裁員一事屬實,主要涉及電商部門。一位水滴籌內部人員也表示,公司最近裁員一事基本屬實,主要涉及顧問團隊及保險銷售團隊,「水滴最多員工達到11000人,現在人數在6000上下」。

但一位騰訊PCG基層員工向AI財經社否認了「騰訊PCG裁員30%」的傳聞,表示至少自己所在團隊尚未出現變動,PCG也尚未發出裁員通知。

而據《財經天下》周刊不完全統計,在這場流傳甚廣的19家互聯網企業裁員名單中,除百度無人駕駛部門裁員、攜程總部裁員30%沒找到公開報道外,近期有裁員報道的只有騰訊PCG部門、字節跳動、水滴籌、愛奇藝、快手,剩下的裁員信息基本發生在2019年底或2018年底,並非最近之事。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AI財經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14/1682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