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防長演說當場令中共代表受刺激 雙方現場互懟

周六(6月1日),在香格里拉對話會期間,美中軍事高層就「亞太版北約」問題交鋒。美國防長奧斯汀在講話中以「印太的新趨同」(New Convergence)為主題,闡述了聯合地區盟友增加威懾力的概念,而中共軍官景建峰則批評美國要打造「亞太版北約」。這一對峙凸顯了美中之間的緊張局勢。

奧斯汀提「印太新趨同」  中共擔心美建立「亞太版北約」

奧斯汀在講話中強調,美國和印太盟友打造了一個歷史性的「新趨同」。

「今天,我們目睹了印太地區安全幾乎在所有方面都出現了『新趨同』。」奧斯汀說,「這種『新趨同』正在產生一個更強大、更有韌性、更有能力的夥伴關係網絡,並在定義一個印太安全新時代。」

「這種新趨同不是單一的聯盟或同盟,而是印太地區獨有的東西——在共同的願景和共同的相互義務感推動下的一系列相互重疊、相互補充的倡議和機構。」

奧斯汀的「印太新趨同」演說刺激了北京。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景建峰在講話中回應說,美國的印太戰略是要把一個個小圈子融合成「亞太版北約」的大圈子,從而維持以美國為主導的霸權地位。

景建峰還指責美國的印太戰略破壞穩定,把地區國家綁上美國的戰車,美國迫使他國選邊站。

2024年6月1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出席香格里拉對話會。

美國官員反駁中共指控,並表示由於中共在該地區的侵略行為,才迫使美國盟友在國家安全上進行投資。

據《金融時報》報道,一位美國高級國防官員說,「該地區的國家認為,加強相互之間的合作以及加強與美國的合作,符合他們的國家安全利益。任何認為這是美國在操縱或破壞穩定的看法……既是對該地區國家的侮辱,又真正忽視了目前推動這種行為的潛在趨勢。」

景建峰對美國的指控並非是新鮮事。中共近年來一直在對外傳播類似說法。實際上,奧斯汀的講話內容也是對中共指控的最好回應。

「印太的『新趨同』意味着團結在一起,而不是分裂。它並非要將一個國家的意志強加於人,而是要喚起我們的共同使命感。」美防長說,「這不是欺凌或脅迫,而是主權國家的自由選擇。它意味着良善國家團結在我們共同的利益和我們珍視的價值觀周圍。」

在香格里拉對話防務論壇的問答環節,中共軍官曹彥忠向奧斯汀提問說,美國是否正計劃在亞太地區建立類似北約的聯盟體系?北約東擴導致烏克蘭危機,你認為美國在亞太地區聯盟體系的加強,將對該地區的安全與穩定產生哪些影響?

「我不同意你關於北約擴張導致烏克蘭危機的觀點。」奧斯汀在回答中反駁了曹的說法,並贏得在場與會者的掌聲。

烏克蘭危機的起因顯然是由於普京先生做出了非法入侵當時軍事實力較差的鄰國。他認為他可以很快擊敗鄰國,吞併這個國家。這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了,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實現任何戰略目標。但這(烏克蘭戰爭)是由於普京先生的決定而引起的。」奧斯汀說。

對於美國是否正計劃建立一個「亞太北約」的問題,奧斯汀只是說,「我們正在做的就是我剛才在演講中所說的話。具有相似價值觀和自由開放印太共同願景的、志同道合的國家正在共同努力實現這一願景。我們也加強了與盟友和合作夥伴的關係。」

奧斯汀:印太仍是美國的優先戰區

奧斯汀在周六的演說中再次向世界表明,美國的注意力仍在印太地區。他說,美國堅定致力於印太地區的安全承諾,「我們全力以赴,我們不會離開」。

他說:「美國對該地區的未來仍然至關重要,而該地區對美利堅合眾國來說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

拜登政府從第一天起就強調印太是美國戰略的核心。

「儘管歐洲和中東發生了這些歷史性衝突,但印太地區仍然是我們的優先戰區。」

「維護該地區的安全與繁榮仍然是美國國家安全政策的核心組織原則。」奧斯汀說,「只有亞洲安全,美國才能安全。這就是美國長期維持在該地區存在的原因。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繼續進行必要的投資,以履行我們對盟友和合作夥伴的承諾。」

防長還強調,美國的聯盟和夥伴關係是美國的「最大的全球戰略優勢」,今天,這一點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真實。因此,「我們正在與該地區的朋友一起打破國家壁壘,更好地整合我們的國防工業」。

他列舉了美國與日本合作,開發高超音速武器攔截器;與印度合作生產戰機引擎和裝甲車;與菲律賓合作,部署海上防禦能力;與韓國和日本制定了三邊演習計劃等等。

奧斯汀還強調,美國持續支持維護台海現狀。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央視玉淵潭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2/2062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