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何清漣:習近平的「紅色回歸」與培養「接班人」

作者:
正確理解中共最新的敵情觀念:「美國正在對中國實施越來越嚴厲的軍事威脅、經濟及科技封鎖、金融打擊、政治及外交圍剿,正在對中國發動生物戰、網絡戰、輿論戰、太空戰,力度越來越大地通過中國內部的第五縱隊對中國發動顏色革命。如果這個時候,我們還要依靠那些大資本家作為反帝國主義、反霸權主義的主力、還在迎合美國的奶頭樂戰略,讓我們的青年一代失去強悍和陽剛的雄風,那麼我們不用敵人來打就自己先倒下了」

回歸初心,就是回歸毛時代

理解中美兩國國內政治的變化,是把握未來世界潮流方向的關鍵。對中國人來說,很難理解如今的美國正在發生的變化,但理解中共此刻在做什麼、想做什麼,知曉習近平指引的政治路向是「紅色回歸」。區別只在於評價:民間認為「糟得很」,政府及其喉舌認為「好得很」;西方現在自顧不暇,輿論對此關注不多。

回歸初心,就是回歸毛時代

目前的中國人,其實經歷的就是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兩個時代:毛澤東時代與鄧小平時代,習近平的十年統治就其政治特點而言,主要是結束鄧小平時代的開放與對社會生活的弱管制,回歸毛時代的對外封閉,加強對中國人社會生活的部分管制。這種部分管制,主要落實在對中國人娛樂生活的管制。

這種管制早就開始。人民網8月29日轉載的《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並非人民日報社論,只是作者李光滿對習近平治下的一連串行動做了個串串燒,正好撓到了中南海主人的癢點,於是獲得人民網轉載之榮。撓到癢點共有三處:

文章對中央政府一系列整治行動與政治活動做了提綱挈領式的理解性總結,並概括為「三個回歸」:「中國正在發生重大變化,從經濟領域、金融領域、文化領域到政治領域都在發生一場深刻的變革,……這是一次從資本集團向人民群眾的回歸,這是一次以資本為中心向以人民為中心的變革。……這場深刻的變革也是一次回歸,向着中國共產黨的初心回歸,向着以人民為中心回歸,向着社會主義本質回歸。」——這段話,算是想《人民日報》之所想,但作者身份最多算體制邊緣人,用他的文章能夠展示這政治串串燒是「民心所向」。

為中國脫虛向實、改變國民經濟的公私權重戰略叫好。例如,「我們需要打擊資本市場上大資本操縱、平台壟斷通吃、劣幣驅逐良幣的亂象,引導資金流向實體企業、流向高科技企業、流向製造業,共同富裕是要讓普通勞動者在社會財富分配中能夠獲得更多收入」,堪稱黨報文章精句摘編。

正確理解中共最新的敵情觀念:「美國正在對中國實施越來越嚴厲的軍事威脅、經濟及科技封鎖、金融打擊、政治及外交圍剿,正在對中國發動生物戰、網絡戰、輿論戰、太空戰,力度越來越大地通過中國內部的第五縱隊對中國發動顏色革命。如果這個時候,我們還要依靠那些大資本家作為反帝國主義、反霸權主義的主力、還在迎合美國的奶頭樂戰略,讓我們的青年一代失去強悍和陽剛的雄風,那麼我們不用敵人來打就自己先倒下了」——各種網絡遊戲均被算在「奶頭樂」之列,但要說這是美國敗壞中國年輕一代的戰略實在太冤枉美國了,因為美國青年一代的奶頭樂項目花樣遠比中國同代多。

習近平想拯救「接班人」

2019年9月30日,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來到毛主席紀念堂,向毛澤東同志坐像三鞠躬,並瞻仰了毛澤東同志的遺容。(組合資料圖/法新社)

毛澤東秉承接班人教育,總是教導青年人「要關心國家大事,要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文革時期,不少紅衛兵的理想是要將紅旗插遍亞非拉美澳,這高入雲天的理想雖然沒實現,但最後到緬甸加入緬共打游擊的人算是實踐了革命理想的低配版。鄧時代的改革,以放權讓利為主導思想,逐步放鬆對社會的強管制,整個社會逐步開放。這是中共統治時期,中國青年一代首次不受限制地接觸西方思想,因此培養了一代以改革為志向的中國青年。中共痛定思痛,江澤民六四之後總結經驗認為,1989年六四一代青年過於關心政治,今後要引導青年人多娛樂,淡化對政治的興趣。於是,有意推動整個社會的非政治化傾向,各種前所未有的娛樂、不犯政治禁條的影視作品都極少限制。歷經江胡兩代20多年,養成了一代娛樂至死的中國青年。

80後、90後這兩代人成長於中國最富足之時,網絡這個虛擬空間幾乎是他們在學校與家庭生活之外的主要生存空間。據《2020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2020年中國遊戲用戶數量達6.65億人,「網癮」成為一個僅次於「毒癮」的社會毒瘤,中國青少年網癮發病率已近10%,它不僅體現在影響身體健康上,還體現在造成認知障礙。不少家長都苦於無法讓孩子戒除網癮。

習近平成長於文革時期,這代人歷盡磨難,極少享受,對如今的年輕人主動躺平是真心不贊同,認為沉迷於網絡遊戲是玩物喪志。國家新聞出版署下發《關於進一步嚴格管理切實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遊戲的通知》,通知要求,嚴格限制向未成年人提供網絡遊戲服務的時間;所有網絡遊戲企業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節假日,每日20時至21時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時服務,其他時間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網絡遊戲服務。

通過限制服務強制戒除青少年網癮,結合中國其他與教育相關的政策來看,習近平應該是基於「東升西降」的判斷,出於培養「健康的接班人」之考慮,採取了限制遊戲產業的政策。

那麼,打擊娛樂業又出於什麼目的?

「文變染乎世情」:娛樂業對世風有潛移默化之影響

合成圖片:毛澤東、習近平

現代國家影響國民思想的行業除教育、傳媒之外,還有影視等娛樂行業與互聯網。互聯網作為載體,傳播什麼、不傳播什麼,控制權由誰掌握,中國一開頭就深知其中利弊,從互聯網誕生之時開始,就在想法馴服這個行業。也因此,近十餘年以來,無國界記者組織將中國稱為「互聯網之敵」。西方各國最開始基本放任科技巨頭控制互聯網,自2020年開始,已經知道限制科技巨頭管控互聯網的重要性,正在立法解決中。

中共為什麼要管控娛樂業?研究中國歷史文化的人均知道,中國民間的戲曲歷來是教化民眾的重要渠道。歷史學家傅斯年曾說過,中國傳統的儒家禮法社會主張「禮不下庶人」,儒家主流文化並不關心下層民眾的思想、心靈與文化,於是每當佛教、道教等深入民間後,民眾便被席捲而去,底層社會的這種無政府狀態成了「儒家文化最不安定的一個成分」。宋代以後禮儀逐漸下滲民間,一種與正統儒家思想大異其趣的大眾文化逐漸成型,以《水滸》為代表的遊民精神出現。清代學者錢大昕曾說,自明代以來,在「儒釋道三教」之外又多了一個「小說教」,其特點是深入民間,比儒家經典的影響更廣泛。比如,民間受《三國演義》倫理觀影響,遠多於受正史《三國志》的影響。讀過金庸武俠小說《鹿鼎記》的人都知道韋小寶這個人物,他那亦正亦邪的價值觀的形成主要依賴說書與戲曲,以及他生活的環境。

了解這一點,才知道習近平為何要整肅娛樂業。儘管有廣電局審查把關,但因為各時期的管制尺度不同,影視作品面臨日益嚴苛的尺度,總能被挑出毛病。由作品清算到演員,實在算是中國特色。

習近平當然知道民眾需要娛樂休閒,他想出的方式是向民眾灌輸「正能量」。這兩年新拍了不少黨史教育片,比如《覺醒年代》、《1921》、《紅船》,頗有當年文革時折騰「八個樣板戲」的架勢。

中共智庫當然也了解西方青年的現狀,在分析西方國家的調查報告基礎上,出過一些研究報告。在此前提下,習近平師毛「培養社會主義新人」之故智,打算培養「健康的接班人」。9月1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開班式上發表講話,宣稱「當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我們面臨的風險挑戰明顯增多,總想過太平日子、不想鬥爭是不切實際的。」既然要鬥爭,就得着眼未來。按照習近平的構想,為中國培養一代紅色思想、沒有網癮、大麻癮及各種不良生活嗜好的「健康接班人」,方能在未來國際競爭中克敵制勝。但人是活的,讓舒適慣了的青年一代克制欲望比縱慾難萬倍。毛的「鬥私批修」前車之鑑猶在,習近平是否真的能培養出「健康的接班人」,只能走着瞧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903/1641901.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