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歷史如此跟黨走 捧江青禁紫陽

—歷史如此跟黨走

作者:

4月1日出版的《求是》雜誌全文刊登了習近平2月20日在黨史學習教育大會上的講話,緊接着的清明節北京就上演了前總書記趙紫陽陵墓被遮蔽,層層設卡,禁止憑弔,而反革命集團之首的江青的陵墓就對大眾開放,鮮花堆積如山,出現絡繹不絕的憑弔者高呼「媽媽」的天下奇觀。

反觀「不折騰」的胡錦濤時代,情況相反。趙紫陽2005年去世後,中辦擬將他的骨灰安放在八寶山最低一級的骨灰堂,家屬不同意,就一直放置在貶謫之地富強胡同六號的家中。每逢忌日和清明,祭奠者眾多,雖有公安封路,但未見強行攔截(攔截訪民多是十八大之後發生的)。

而江青1984年獲準保外就醫,其實從沒有離開秦城監獄,一直安置在秦城的小平房院內,由監區的勞動號為她打掃衛生。1991年5月14日,勞動號9008被通知不要去打掃了,原來江青那天凌晨自殺了。四天後,江青遺體火化,女兒李訥雖沒有到場,但是骨灰一直由她放在家裏。

江青有遺囑「死後葬回山東老家諸城」。李訥怕母親墓碑被砸,一直沒有遵囑落葬。2002年經江澤民批准,李訥自費用江青的原名李雲鶴,把骨灰安葬在北京福田公墓,作為立碑人沒敢留姓名。墓地被擁毛者發現,已經進入胡錦濤的十年,年年清明福田公墓都要重重警戒,還準備了大轎車把憑弔者拉到附近派出所登記。應該說胡錦濤是嚴格按照鄧小平「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行事。

今年的清明是大折騰的開始,與2月25日經中共中央批准,由中宣部組織,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等單位編寫,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的《中國共產黨簡史》內容相呼應。這本《簡史》出版發行前,人民出版社還出版發行了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編輯的習近平《論中國共產黨歷史》一書。一前一後,正是因果關係。新華社報道,「《簡史》在書稿編寫過程中,中央領導同志多次就起草和修改工作提出明確要求」,坦言了這種因果關係。

《簡史》共10章、581頁、約28萬字。新華社的評論稱,《簡史》「充份吸收黨史研究最新成果,以史論結合的形式,深入闡釋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馬克思主義為什麼『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什麼『好』的道理」。用的是習近平的語言風格。

淡化毛罪行樹立習權威

這種在「能」、「行」、「好」指導下出籠的百年《簡史》,被稱為「黨史研究最新成果」,就是在維持鄧小平40年前「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留下了極其慘痛的教訓」這個真假參半的歷史決議的前提下,將毛澤東嚴重的歷史罪行文化大革命,淡化到不再單獨成章。

2001年江澤民出版的中共80年簡史將「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內亂」列作第7章,敘述了破四舊、抄家打人、造反派奪權、火燒英國代辦處、林彪事件等諸多破壞法制的內亂,而習氏《簡史》將此縮為1頁。其餘13頁完全摒除「黨內個人專斷和個人崇拜現象逐漸滋長」、「毛澤東(對文革)負有主要的責任」的結論,更多描述了「各項工作在艱難中仍然取得了重要進展」,包括一批交通運輸線和輸油管線設施相繼建成、獨立研製出「兩彈一星」,對外工作也打開新局面。將文革十年劃入第6章「社會主義建設的探索和曲折發展」中的第3部分「社會主義建設在曲折中發展」。被鄧小平做「三七開」的毛澤東的「三」,在習近平眼裏仍舊是功大於過。

這就難怪習氏《簡史》的第10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也就是中共十八大習近平上台之後的8年黨史,卻長達146頁,約佔全書1/4。如果用8年顛覆改革開放40年,重新倒退到毛時代,比例也不算荒誕。

4月11日,中辦印發《關於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組織開展「永遠跟黨走」群眾性主題宣傳教育活動的通知》,就是要全民學習百年《簡史》。教育部近日制訂課外讀物清單,防止問題讀物進入校園,明確「戲說」黨史、國史、軍史讀物不能進校園。中國國家電影局近日印發中共百年慶祝〈優秀影片展映展播活動的通知〉,4月至12月期間將重新上映百部,包括文革期間的紅色經典影片。江青主持的樣板戲歌劇《白毛女》、芭蕾舞《紅色娘子軍》也將重排。

在新疆設立百萬人的集中營,引發西方聯手制裁新疆棉的陳全國,最近遭遇新疆呼圖壁縣雀爾溝鎮豐源煤礦礦難,但其地位不但不動搖,還下令新疆地方法院受理新疆企業起訴「反華學者」、德國人鄭國恩名譽權糾紛案件,無疑對中國人權問題火上澆油。黨媒評論指,這「說明陳全國有着非比常人的『特殊』」。這「特殊」的背後則折射習近平的用人之道。習氏《簡史》正是籌備中共二十大思想和組織路線的重要準備,其重要性可與當年胡耀邦平反冤假錯案、發動真理標準討論,為改革開放做思想和幹部準備的非毛運動形成對比。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5/1581261.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