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紅朝秘辛:陸畫家曝江青糜爛生活 內幕驚人

大陸畫家劉海粟去世後,他唯一的研究生弟子簡繁,根據老師留下的128盤錄音,和其對師母夏喬伊等人的採訪、通信等素材,撰寫了劉海粟的傳記《滄海》三部曲,書中披露中共第一代黨魁毛澤東的妻子江青鮮為人知的淫亂秘史。

劉海粟的傳記《滄海》三部曲中,披露江青鮮為人知淫亂秘史。(維基百科圖片)

大陸畫家劉海粟去世後,他唯一的研究生弟子簡繁,根據老師留下的128盤錄音,和其對師母夏喬伊等人的採訪、通信等素材,撰寫了劉海粟的傳記《滄海》三部曲,書中披露中共第一代黨魁毛澤東的妻子江青鮮為人知的淫亂秘史。

簡繁在這部歷時8年完成的《滄海》三部曲中透露,劉海粟早年曾給電影明星藍萍(江青,李雲鶴)畫過兩張裸體油畫。一張是清晨欲醒還睡的姿態,一張是像安格爾那樣的躺姿。

傳記中說:“藍萍談不上怎麼樣漂亮,同我的許多女朋友都不能比的,但是她的個頭比較高,身材不錯,皮膚非常好,說話舉止也算大方得體。我的侄兒劉獅當年很風流,他同趙丹他們常有來往,後來由他出面把藍萍約來給我畫過兩張油畫。”

在毛澤東之前,還有一個唐納,藍萍躲到哪裡,他就追到哪裡,還為江青自殺!這件事情當時在上海鬧得很厲害,很多人都不理解。

傳記中說,人世間有許多事情說不清楚啊!……因為有一種女人面相一般,但是身軀非常優秀。藍萍就是這種女人。……

中國最著名的電影表演藝術家趙丹也是吃了這方面的虧,因為他同藍萍同居過,所以被整來整去,最後給整死掉了。

傳記中說,“我還算幸運,‘文化大革命’一開始就來了一群小孩子,紅小兵,把我的素描、油畫,統統拿到院子里燒,中間就有那兩張藍萍的人體油畫。再後來,來了一批‘四人幫’的特務,住在我家裡搜,不停地審問。”

他們是衝著那兩張畫來的,這個時候幸虧已經被燒掉了,要不然就不得了啦!

傳記記述:劉獅夫人童建人說,當初劉獅,同趙丹、藍萍幾個人在一起。他說他們男人吃酒,女人都是脫光了裸體坐在他們腿上的。哎喲!等酒吃好了,幾個人,男男女女,就這麼光光的全都睡在一張床上!

他說,因為你逃出來了。如果你留在大陸,你也完蛋了!後來,他們去抄劉海粟的家,抄了很多次,就是為了藍萍的事情。

傳記中表示,江青早年的浪蕩淫亂,從人性和環境來說,並不出人意外。出人意外的是她竟然成了“無產階級革命的旗手”,搖着小紅書,整天革命不離口。她後來完全被專制的權力所異化,外貌和靈魂都變得醜陋不堪,人性中最黑暗最齷齪最惡毒的東西,全都以“革命”之名大行其道。

她的反噬致多人於死命,睡過她的趙丹被折磨致死,上世紀三十年代,跟她混在一起,知道她底細的許多人都難逃厄運。

曾長期從事中共情報工作的原山西省委書記王世英,當年則因反對毛澤東跟江青結婚挨整。(維基百科圖片)

王世英反對毛澤東跟江青結婚挨整

曾長期從事中共情報工作的原山西省委書記王世英,當年則因反對毛澤東跟江青結婚挨整。

1938年,延安傳出毛澤東要和江青結婚的消息。當時正在延安中央黨校學習的王世英大感驚訝,他曾是中共上海特務科的領導人,對江青的底細太了解了。

他說,江青從山東戲劇學校畢業後,在上海演戲,名字叫藍萍,頂多算個三流演員,風流韻事很多,在上海灘很轟動,曾被國民黨抓捕過,之後又放了。

1937年10月31日,是國民黨領袖蔣介石50大壽,江青還專門跑去給蔣介石祝壽。王世英納悶,江青怎麼跑到延安來了?她怎麼能和中共最高領導人毛澤東結婚?

為保險起見,王世英在延安的中央大禮堂開會時,專門回過頭來看了看江青,以確認是不是藍萍,一看,果真是上海那個!王世英馬上找到曾在上海、天津特科一起工作過的同事陳雷,講了江青在上海的事。

隨後,他又在中央黨校的學習小組內,講了江青在上海的歷史,建議大家聯名給中央寫信,勸毛澤東不要和江青結婚。

當時,張聞天、博古、朱德、周恩來、劉少奇等都反對毛澤東跟江青結婚。張聞天給毛澤東的信,很婉轉的說,江青在上海是演員,影響比較大,這樣做,對黨對你都不大好。

毛澤東看信後大怒,當場把信撕了,說:“我明天就結婚,誰管的着?”第二天,毛澤東在延安窯洞里擺了兩桌酒席,真跟江青結婚了!

王世英反對毛澤東跟江青結婚,等於跟江青結了冤。1966年5月,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之後,江青成了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副組長,實際的負責人,王世英自然在劫難逃。

直到臨終前,王世英在插着氧氣管、輸着液的情況下,仍遭到慘無人道的審訊。1969年3月26日,王世英含冤去世,終年63歲。

據報導,1938年夏天,毛澤東是在其狗頭軍師康生的“引薦”下,跟25歲的江青認識的。在毛澤東以前,江青有過四個丈夫或同居者,他們是:江青在魯試驗劇院的同學魏鶴齡、49年後曾任中共天津市長黃敬、電影評論家唐納、電影導演章泯。

而毛澤東和江青認識後,即邀請江青去住處長談,留飯,留宿,當夜毛澤東和江青同居了。

作者李曉徑說,其實,江青以其浪蕩淫亂的本性,獻身於“中共”並不奇怪。江青自已在法庭上承認,“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叫我咬誰就咬誰!”在毛的政治棋盤上,“我不過是一個卒子,不過,我是一個過了河的卒子。”

毛澤東是誰?是中共的黨魁!只有“黨性”,沒有“人性”。江青遇上毛澤東,就只能變成一條沒有人性的“狗”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