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共產黨高層誰信共產主義? 毛劉周鄧江行騙記

作者:

菲律賓總統馬可斯夫人(右)被毛澤東拉着久久不放。

劉少奇鐵定的經典對聯──上聯:黨的利益高於一切,下聯:為共產主義奮鬥到底。也就是無條件為共產黨犧牲一切與生命。典型的故事是劉少奇早期到安源煤礦,發展黨員,搞工人運動。他坐轎讓工人抬着,劉少奇說:「你們這是在抬着黨啊!」其實共產黨高層誰信共產主義?今鍾在其專欄《歷史回顧與反思》中說:

在解放軍中,只聽到一個人講到:「未來的共產主義社會」,那是一個國民黨的老兵(當時把俘虜後參軍的人叫解放軍戰士)用來表示,他思想已如何「進步」。鄧小平改革時期允許民主黨派辦報,一位派到「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報社去滲沙子的黨員對我說:「他們比我還要左,比共產黨都左」。可見思想改造之徹底,後來見識了一下他們的報紙果然如此。

大字報是好東西,文革中揭開不少內幕,人們才知道思想改造的信息源頭:馬列主義的傳播者並不是真信共產主義。

譬如左派理論家劉少奇,從中國共產黨七次代表大會以來,直到1967年文革中被打倒,一直是二號人物,理論權威,名著《論共產黨的修養》彌補了國際共產運動中道德倫理方面的空缺,譯成各種語言成為國際共運的普遍《聖》經,此外着有《國際主義與民族主義》,從理論上批判各國共產黨維護民族利益的傾向,維護斯大林共產革命基地。

「七大」以來,新黨員入黨宣誓,都要面對劉少奇鐵定的經典對聯──上聯:黨的利益高於一切,下聯:為共產主義奮鬥到底。也就是無條件為共產黨犧牲一切與生命。

1949年以後更具體要求每個黨員做「黨的得心應手的馴服工具」,可以說劉是利用黨的招牌為個人所用的發明者。

典型的故事是劉少奇早期到安源煤礦,發展黨員,搞工人運動。他坐轎,讓工人抬着劉少奇說:「你們這是在抬着黨啊!」

至於劉少奇自己的道德修養,劉在新四軍醫院療養,騙得16歲小護士王前結婚,說自己30歲,實已40歲,不久又以「個人主義,思想落後」為名,另娶北京高中生王健,最後又換了核物理專業的大學生王光美,因為首長離婚很方便,離婚七次。

其實,「個人主義」是劉自己教出來的。

文革中王前在大字報中揭露,劉少奇告訴她:出去要穿破衣服,顯得艱苦樸素,吃要吃好的,要在家裏吃雞,別讓人看不見。

連忠厚的朱德都被騙過,寫詩稱讚劉少奇:「人山人海里,從容做導師」。

毛澤東也說:「三天不學習,趕不上劉少奇。」

劉少奇在中﹑蘇兩黨辨論中,訪問蘇聯,在蘇聯高級領導人宴會上,劉少奇把他的修養真諦傳授給國際共產黨魁:「譬如這個宴會,我一直坐着不動,大家都給我供菜,結果我得到的最多,這就是吃小虧佔大便宜的原理。」

西哈努克(前柬埔寨元首)親王向記者介紹劉少奇「是中共黨內的苦行者。」

這們苦行者靠吹捧毛「把中國人的思想提到了合理的高度」當上了二號導師,直到國家主席,一直順從毛打倒彭德懷等人,用盡從留學蘇聯得「道」的渾身解數,也敵不過比他更左的毛。

當文革中發現毛利用紅衛兵(激進的大﹑中學生)揪出各省市黨的領導人,當街批鬥,毛要粉碎劉的全國黨系統時,劉舉例說:「當年蘇聯出現過反革命口號:擁護蘇維埃,打倒共產黨」,暗示「擁護毛主席,打倒共產黨」也是反革命口號。

毛在全國粉碎了劉的全國黨系統,各地大換班之後,重提:「工﹑農﹑商﹑學﹑兵,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劉少奇的黨理論終於為毛所用。

與兒媳十指緊扣

劉少奇在給下級講理論課時曾說:「中國為什麼不能出個劉克思?」也成了夢想。

至於共產主義社會,人民有多幸福﹖劉少奇極為理性地給身邊的人潑了一瓢冷水:「在實現共產主義的時候,全世界有幾百億人口,幾個人一張床,睡覺都要輪流休息。」

共產主義導師展望的共產主義原來如此,很合邏輯。

毛最狂熱,他預言「二十世紀是全世界翻天覆地的時代」,即世界革命成功的時代,毛寄希望於美國工人起來革命,曾一再要求訪華名記者斯諾到美國工人中開調查會,了解美國工人的革命情緒。

他預計文革「抓革命」會「促生產」,結果兩派工人武鬥不上班,而日本經濟翻了兩番,毛認為是「畸形發展」。

林彪的逃亡,對毛的打擊最大,毛髮現沒有一個人是真正的同志,和毛一樣相信共產主義。

毛最後一次會見基辛格,用筆談:「上帝不喜歡共產黨人,喜歡你們資本主義」,承認了共產黨一再碰壁,現實地走上了聯美抗俄之路。

周恩來在文革以前,每年對北京大學應屆畢業生有一次講話,推廣他的共產主義信仰,周的理由是:「在法國留學的時候,就相信全世界的人不可能都變成資本家,但是可以都變成工人!」

在周晚年,西方龐大的中產階級已經出現,美國的中產階級(包括白領職員,中﹑小店主﹑醫生﹑律師)已佔人口70%以上。1976年周在彌留前說了句話:「我相信共產主義一定會勝利!」這是對因《伍豪脫黨聲明》會死後鞭屍的預防。是新黨員入黨時應該說的話。周「革命」了60年,60年又回到原地,這說明周面對黨內外﹑國內外無情的現實,內心深處的動搖。

至於鄧小平,「摸着石頭過河」,顯然說馬列主義不靈,得靠實踐中瞎摸,《貓論》的潛台詞就是共產貓不抓老鼠,吃白相飯,資本主義才是好貓。

對在答港商李嘉誠關於香港五十年不變,以後如何?的問題時說:「那時也就不用變了。」

鄧沒有安排子女進黨中央,可見對共產主義沒信心,鄧欣賞新加坡獨裁統治下的泛家族資本主義。他預計滿足了太子黨一代人原始資本積累,成為貴族階級後,同化於資本主義,就沒有太大的阻力了。

鄧發現白骨精在搞「反和平演變為中心」,想以喬石朱鎔基取代江異類與李鵬,又恐怕頻繁換馬不妥,終於「養虎遺患」。

至於投機分子江﹑終其一生為個人打算,為逃避政治審查可以出賣民族,以領土賄賂窮國主子,如陳奎德﹑胡平等政評家明察,江的和平演變是最壞的資本主義,所謂「通過國家權力搞重商主義」就是江家父子要權財並攬。當秦始皇兼發財。江在2000年訪美,接受名記華萊士採訪時反問:「美國這樣強大的國家,為什麼去關心人權,關照中國抓幾個人﹖」從心裏不理解強大國家為什麼還關心人權?

在隱瞞SARS後,自己東躲西藏卻說:「中國死上二百萬也不值得大驚小怪,不要為小事亂了佈局」。從江實行國家恐怖主義殘酷鎮壓無辜的練功民眾,虐死家庭教會基督徒萬人以上,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七千萬以上,可以證實陳奎德胡平等先生所論證,江搞的就是法西斯主義,如熟悉中國的美國記者所說:「江搞的櫥窗「社會主義」與莫索里極為相似。」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16/1762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