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習當局重演慈禧新戊戌之變

—新戊戌之變

作者:
意大利社會黨總書記南尼提出的公式:『一個階級的專政必然導致一黨專政,而一黨專政必然導致個人專政』」

大陸媒體與小粉紅對楊潔篪一片讚嘆,重複官媒說法:「1901、2021都是辛丑年,但中國已不是原來的中國」。

1901年,是滿清與列強簽訂《辛丑條約》的一年。現在的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當然不是原來的中國。但政治體制的邏輯,所起的作用也許比實力要大得多。

《辛丑條約》源於前三年的戊戌變法。慈禧懷疑光緒帝藉維新運動奪權親政,因而對維新派全面反撲。又因為西方對維新運動有支持傾向,於是次年義和團「扶清滅洋」活動興起,慈禧也予以縱容甚而鼓勵。外使外僑受到安全威脅,引來八國聯軍,於是有《辛丑條約》。

人類歷史上出現的所有爭鬥,一切動盪,根本原因都是為了爭逐權力。外交是內政的延續。《辛丑條約》源自清廷最高權力轉移的鬥爭。戊戌維新,是體制上將世襲帝制改為虛君內閣制,實質上是既延續世襲君主制又無礙實際權力的轉移,若成功就會給中國政治帶來其後百年的另一局面。但維新失敗了,有志於中國改革者就全部走上推翻世襲王朝的革命之路矣。由辛亥革命,而北伐,而中共革命,而中共建政後毛澤東的「繼續革命」。戊戌變法失敗後的無休止的革命,書寫了中國近百年史。

經過連番動盪,從民國到人民共和國,都沒有建立最高權力的轉移制度。1949年後毛澤東掌絕對權力,連串政治運動儘管都以發動群眾的方式進行,但背後目的,都是為了要對付居於繼承地位的二號人物,都是涉及最高權力的繼承。毛澤東去世後,鄧小平掌絕對權力,動盪也來自要對付權力位階的二號人物,先是胡耀邦,後是趙紫陽

幾千年的歷史教訓就是,只要最高權力轉移沒有制度化,沒有公認的轉移機制,就一定會有無止息的權力鬥爭和政治動盪。

鄧小平晚年,在鬥倒胡趙之後,本來對江澤民也不滿,但他說了一句「事不過三」,就把江留了下來,相信他也因此反省了中國幾十年的動盪,於是定下了江之後的隔代接班人胡錦濤,和最高領導人只能連任一次,即不超過兩屆。

這之後,由江澤民,而胡錦濤,而習近平。大致上平靜過渡。

2018年,又是戊戌年,這一年第十三屆人大通過了修改憲法,取消了國家主席連任不得超過兩屆的限制。這就是新戊戌之變。多次隨同周恩來、鄧小平出國的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慎之,在1999年寫的〈風雨蒼黃五十年〉一文中說:「一直到1956年蘇共二十大後,我才看到意大利社會黨總書記南尼提出的公式:『一個階級的專政必然導致一黨專政,而一黨專政必然導致個人專政』」。畢竟鄧小平所定下的規則只是權宜之計,不是根本改革。

接下來這三年,中國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政策,全方位有向毛時代回魂的變遷。

同年,美國改變對華政策,開打貿易戰。10月副總統彭斯表示「北京正在使用一種全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經濟、軍事工具以及宣傳,在美國推進其影響和利益。」2019年,香港修改逃犯條例引起整年動盪。2020年由武漢肺炎引發全球疫情,和美國的大選。

好不容易,如中國智囊翟東升說,美國的「老朋友又回來了」。拜登上任前夕,中歐達成了《投資協議》,特朗普策劃的「天下圍中」破局。但過早激發的民族主義亢奮,使歐盟議會可能不批准《中歐投資協議》。數日前胡錫進擔心西方在對華經貿上結成同盟,將造成實質性傷害。

三年裏發生的所有一切,都與新戊戌之變相關。義和團、八國聯軍,會不會是變相的歷史重演?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7/1573538.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