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誰能想到?中國有一個嚴重問題 3年之內將會引爆

—驚人推論:所謂的學位房投資,將會成為史上最大的笑話

作者:
按中國目前這樣的新生人口下降速度的話,2023年中國的新生人口大概率就會低於1千萬,而這意味着到2030年,小學必須要較現在被裁撤約一半。2019年我國小學教職工總數為585萬人。即便我們考慮採取小班教學可以留下更多的老師,到2030年,這批人也要至少被裁撤三分之一,也就是至少190萬小學教職工,必然失業。

在開始本文的正文內容之前,先介紹一個很有趣的新聞 :2020年9月份,教育部召開記者發佈會,講述了當年度教育領域取得的巨大成就:中國義務教育階段的輟學人數從上一年度的60萬人大幅下降到了本年度的2419人,幾乎已經完全消滅了輟學現象。

對這個非常有意思的數據演變,我們當然忍不住要進行一番追問:既然2019年的官方義務階段輟學數據都高達60萬,2020年9月份(初中已經畢業)之後才大幅下降,那麼此前每一年的情況如何?累計的輟學人數有多少?好吧,這其實是很容易計算的數據:每年的統計公報都會發佈小學招生數、小學畢業數、初中招生數、初中畢業數。我們計算這四個數據之間的差值,就能很容易的計算出歷年的義務教育階段的輟學人數。

單看2010-2020年的數據,輟學高峰期出現在2014年,當年度輟學人數高達469萬人。注意,這裏的計算口徑是結果性數據,是根據畢業生人數反算出來的,其輟學結果是已經決定了的,是幾乎無法再返校的。之所以2014年出現階段性的輟學高峰數據,我能給出的解釋是:此前中國經濟其實遭遇了巨大的困難,尤其是2013年錢荒反覆發作,各行各業遭遇重創,導致大量家庭喪失經濟來源,並造成兒童輟學,這個結果性數據在2014年體現了出來。此後我中國經濟在史無前例的漲價去庫存策略的刺激之下逐漸復甦,輟學現象也是逐漸減輕,到2020年,輟學人數下降到了38萬,較2014年的降幅高達91.9%。 

我再強調一次,本表中2020年的38萬輟學人數,是結果性數據,是此前就脫離學校的兒童,其輟學結果通過畢業人數的反算,在2020年予以確認。根據教育部在9月份的統計,在剔除這批已經被確認輟學的兒童之後,剩下還處於輟學狀態之中的兒童,已經只剩下了兩千來人。對這種數據,我有一個解釋:2020年大量的農民被困在家裏,沒法出去打工,輟學毫無意義,所以乾脆復學。 

好吧,各位,雖然上表算出了一個驚人的數據:從1990年至今我大中國合計增加了1.33億的初中沒畢業的文盲,也就是80后里面有1億多文盲,單這個數據已經可以碾壓其它的公眾號了。不過作為全國首屈一指的數據大咖,我的分析當然不能只停留在這個層面,我當然會有進一步的分析,那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在3年之內,我大中國的教育學位嚴重過剩的問題,就會發作出來

為了更清楚的說明這個問題,我只列出2010年之後的招生數和人口出生數據表。

2016年中國出生人口數量達到峰值的1791萬之後,就開始劇烈下降。2020年的人口出生數還沒有公佈,需要等待2020年人口普查結果才能發佈。不過事實上公安部門的戶籍登記早已實現全面電子化,出生證明也都是在網上辦理。有個別地區可能有少部分未進入公安系統的遺漏人口,也會有部分人口會延遲辦理戶籍登記,不過每年都會有這種現象,延續到下一年,規律是不會變的。2020年出生並已經到公安機關進行戶籍登記的新生兒共1003萬,較2019的1179萬,降幅14.9%。這個降幅是可以作為整體規律來推算2020年的出生人口的。2019年出生人口1465×(1-14.9%)=1246萬。這大概就是2020年出生人口的較為樂觀的推算。

按這種數據的話,2020年的出生人口,較峰值的2016年,短短四年時間的降幅就達到30.4%。並且,由於期間結婚人數更加迅猛的下降,一定會帶來出生人口的隨之下降,而生過二胎的媽媽們現在也已經普遍超過40歲,很難指望她們再生第三胎。所以此後中國的出生人口也一定會維持快速下降趨勢 

2016年的峰值出生人口,大部分將會在7年後的2023年入學。這意味着2023年之後,中國的小學教育學位就會整體過剩,並且過剩情況會發展得非常快,根本就讓人措手不及,教育部門根本就來不及應對。想想吧,2016-2020的4年時間內,出生人口整體萎縮3成,所以推算起來,教育部門在2023年之後,就必須要以極高的效率裁撤三成小學。並且伴隨着新生人口規模的持續下降,會有越來越多的小學由於無法招到生源,而被迫要裁撤。

按中國目前這樣的新生人口下降速度的話,2023年中國的新生人口大概率就會低於1千萬,而這意味着到2030年,小學必須要較現在被裁撤約一半。2019年我國小學教職工總數為585萬人。即便我們考慮採取小班教學可以留下更多的老師,到2030年,這批人也要至少被裁撤三分之一,也就是至少190萬小學教職工,必然失業

並且,你們一定要記住的是:這種裁撤是自下而上的,從小學一步步延續到初中,再到高中、大學。這是客觀規律,無從抵禦。所以,小學老師在3年內就要面臨被裁撤的命運,10年內要裁撤至少三分之一;那麼初中老師就是6年內,高中老師9年內,大學老師13年內,全都要面臨被大幅裁撤的命運,這就是客觀規律,絕對無從抵抗。考慮到教育主管部門一定會未雨綢繆,提前發起裁撤動作,以應對教育過剩的局面,所以這個時間還要再往前推。最快在明年,小學就出現全國範圍內的並校潮

基於這樣的考慮,我們可以做出進一步的推論:

第一,所謂的學位房投資,將會成為史上最大的笑話。10年內必然裁撤至少一半的學校,並且只要新生人口下降趨勢不變,會有更多的學校被裁撤,學齡兒童將會成為寶貴的資源,教育變成買方市場,僥倖存活的學校會變着花樣拼命多招生,根本就沒有限制入學這個概念,哪裏還會存在買房才能入學這種遊戲規則。從趨勢上看,最快2023年,最遲不會遲於2025年,根據居住地強制性分配學位的做法就會煙消雲散,變成新一代的中國人無法理解的歷史記憶。而學位房投資,也將會因為其別致性的愚蠢,而被歷史反覆嘲笑。這事的荒謬程度,估計唯有臭名昭著的荷蘭鬱金香炒作事件,才能與之相提並論。

第二,下一批高考考生,請不要報考師範專業了。呵呵,師範專業即將成為就業前景最爛專業,這就不需要解釋了吧。

在本文的最後,順便吐一下槽:我大中國的大學幾經擴招之後,現在已經基本接近百分百高考錄取率了,考生已經基本上被各級大學一網打盡了。在數據上,2020年高考報名人數1071萬,這個人數大幅超過了當年度的普通高中畢業人數787萬,是因為高考還允許職業高中和中專生報名,同時也有部分復讀生的存在。好吧,錄取結果是這樣的:2020年高校本專科一共招生了967萬,整體錄取率高達90.3%。以高考大省山東2020年的高考錄取率為例,它的本科錄取率50.2%,專科錄取率39.4%,基本與全國的整體水平平齊。也就是說,現在參加高考,只要考生願意的話,基本上能保證有個學校可以去混。只不過,很快的,伴隨着新生人口的劇烈下降,這種遍地大學的情況會迅速改變。我估摸着,類似佛山科技學院、柳州工業大學這種地方性高校,會首當其衝,因為缺乏生源而被裁撤。這也不是多難想像的事,很快,大家就能見識到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對各位讀者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5/1568729.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