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魏京生:共產黨有資格譏笑美國選舉嗎?

作者:
毛澤東的死亡是個偶然事件,華國鋒等人大膽決策才是導致中國大變局的決定性因素。遺憾的是末代王朝的特點就是決策層里已經「更無一人是男兒」。即使習近平死了,也會有王近平、李近平來繼續獨裁體制,直至滅亡。有功夫嘲笑別人的不夠完美,不如照照鏡子面對現實。

一家商店展示的特朗普拜登的頭像。(美聯社

這次美國大選十分激烈,投票日過去了一個星期,誰是總統仍然懸而未決。這是因為美國的對內對外政策,都處於多年不見的轉型期,爭議非常激烈。而和平理性非暴力解決政治爭議的民主政治,也不排除有激烈的鬥爭。相比較,所謂鴉雀無聲的一統天下,最後往往不得不靠暴力鬥爭來解決,這是民主與專制的根本區別。

有人的地方就有不同意見,這是常識。怎樣解決不同意見的爭論,大致上有三種不同的方式。一種是通過協商達成一致,然後共同執行,這是最理想的方式。第二種就是雖然達不成一致,但是少數服從多數,是一種雖不很理想,但很實用的方式。第三種是達不成一致而又固執己見,各自為戰,力量削弱甚至互相抵消,這是最不理想的方式。

第一種方式太理想,只有在小範圍內可能有效,甚至在家庭這樣的小範圍內都不一定有效。於是就演化出家長制,在古代曾經盛極一時。家長制也叫做一言堂,當國家範圍逐漸擴大後,它的缺陷就越來越明顯了。所以中國古代兩千多年的歷史,就是最高決策逐漸受到限制,或者說集體決策逐漸強化的過程。

凡是決策範圍規範化的國家,就能形成歷史較長的朝代。否則就是長短不一的短命朝代。實際上短命朝代比二十四史的數量多出很多倍。即使長命的朝代,最後也滅亡在決策過程異化,無法糾正錯誤決策的問題上。比家庭和小團體更大的範圍,決策錯誤是生死存亡的最大問題。中國古代雖然不斷弱化家長制,但沒有最終擺脫家長制的外殼。所以近代有識之士們才發起學習西方的民主制。

民主制是什麼呢?就是在不能協商一致的情況下,退而求其次,用表決的方式決定最終的決策。民主制的另一個方面,就是大家都不要固執己見,決策後大家共同執行。由於有了合理合法的共同決策程序,決策後大家能夠心平氣和地共同執行,這樣才是真正的舉國之力。

中國最近一百年來,是學習西方不成,畫虎不成反類犬。沒有回到中國古代的有限集體決策制,反而學習了西方傳來的獨裁家長制。這種蒙古和歐洲農奴主的獨裁家長制,給中國百年來造成的災難,有目共睹。特別是毛澤東和習近平的個人獨裁制造成的決策錯誤,給中國帶來的後果,就是連累國家和人民走向崩潰。

在古代,有限的集體決策制很難糾正這種愚蠢加專橫的皇帝。現在領導中國的共產黨,連有限的集體決策都不存在了。七十年代末毛澤東死亡了,藉此機會中國恢復了有限的集體決策制。現在很多人希望習近平的健康出問題。

毛澤東的死亡是個偶然事件,華國鋒等人大膽決策才是導致中國大變局的決定性因素。遺憾的是末代王朝的特點就是決策層里已經「更無一人是男兒」。即使習近平死了,也會有王近平、李近平來繼續獨裁體制,直至滅亡。有功夫嘲笑別人的不夠完美,不如照照鏡子面對現實。

常見有人評點別人這個不夠完美,那個不夠完美。一般都是在為自己更不完美來解嘲,或者像狐狸吹捧烏鴉唱歌一樣,是為了烏鴉嘴裏的那塊肉。當然,藉此機會拍好馬屁謀取個人利益,也是人之常情,見怪不怪。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113/1522794.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