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獨裁

陳光誠:美國政要訪台的內涵是支持民主反對獨裁
2022-08-02

訪問台灣的真正內涵是支持民主、反對獨裁。因此,獨裁者越是反對,就越是體現出訪台的有效性。面對中共暴政喉舌的各種叫囂,除了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上將表示「軍方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之外,美方顯得很低調。這件事就連向來水火不容的美國兩黨也彼此支持,先是蓬佩奧表示願意陪佩洛西出訪,後有共和黨人公開表示,中共若膽敢傷害佩洛西,美國將與中共宣戰。

習近平大談倡議3個月沒人關注 專家示警恐是中共改變國際秩序宣言(圖)
2022-07-20

今年4月,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了《全球安全倡議》。三個月過去,這個重新包裝北京外交事務原則的宣示並未在國際社會引起很大反響。評論認為,可能是講話缺乏具體政策內容,是個籠統、模糊的初步文件。然而研究習近平「安全觀」的美國學者指出,該倡議有可能成為中共黨國從根本上修改國際秩序的重大計劃。

梁文韜:由治及興還是從專制到獨裁?
2022-07-08

李家超在七月六日在立法會提出多項解決內外問題的「新政」,當中政府將成立4個工作小組,研議如何處理跨代貧窮、土地房屋、地區問題比如髒亂等。這些「新政」其實早已是老生常談,港人最關注的房屋跟貧窮問題直到現在都不斷惡化中。另外他亦透露考慮成立特首政策組,協助他審視中國發展及國際形勢,這個可能跟過去的中央政策組有別,特首政策組是主導對外關係。在北京全面管治下,多一些服從習總及跟中央政府關係密切的人當智囊是可以強化北京對李家超的信任。

宋國誠: 必須告別中共國
2022-07-06

第三論,中國的外交詭辯:獨裁聯盟6月22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的金磚國家(BRICS)會議上,以俄烏戰爭為例,高調批判西方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指出霸權主義、集團政治、陣營對抗不會帶來和平安全,只會導致戰爭衝突;習近平不忘抨擊美國實行脫鈎斷鏈,構築小院高牆云云;但習近平同時又...

中共忌憚!極權政府可一瞬間崩潰 勇敢者站起來(組圖)
2022-07-03

彭定康在演講中表示,當極權政府崩潰,可能會是一瞬間的事。他提到一個英國官員朋友,在1989年到訪德國柏林,在當天一個小孩由東柏林游到西柏林而被槍殺。那位官員的下屬跟他說,在他有生之年德國都不會有改變。但是彭定康繼續說:「在兩三個星期之內,我的朋友說,再沒有(冷)戰了,再沒有東柏林了,再沒有東德了,全部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又一國「爆雷」!經濟崩潰,全民憤怒:滾出去…(圖)
2022-06-24

本月,一篇題為「老撾經濟崩潰」的老撾語文章出現在自由亞洲電台的Facebook頁面上,不久之後,公眾對這個一黨制國家領導人的憤怒如火山般爆發了出來。這條帖子收到了1100多條回復,其中包括老撾人的憤怒咆哮。儘管回復很容易被追蹤,但人們的憤怒還是不可阻擋的發泄出來了。一位女性發帖者憤怒地說:「如果政府不能管理好經濟,那就滾出去!」這是公眾罕見的勇氣表現,長期以來這個國家的人民在老撾人民革命黨(Lao People’s Revolutionary Party)的恫嚇下被迫保持沉默。

顏純鈎:中共國交棒到習近平手上,意味國運走到頭了
2022-06-03

民主與獨裁的本質區別,到習近平的認知里,簡化成「時間問題」,民主決策要依理辯論,有時曠日持久,獨裁決策只要獨裁者一拍腦袋就定案,省事省時間。我快你慢,我便佔先,我既佔先,未來世界便是我的——習近平的邏輯真叫「短平快」!中共國交棒到習近平手上,意味國運走到頭了。本來沒有那麼快,習近平把中共向末日狂奔的速度加快了,所以,快有什麼用?如果你是向末日狂奔,那不是越快越死得快嗎?

歐盟報告指 香港已轉向獨裁(圖)
2022-05-23

資料圖片: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的831事件中,警方無差別地以武力「制伏」示威者(美聯社資料圖片)。香港,太子站。一向被視為「沒民主、有自由」的香港,被歐盟最新的香港年報形容是「已轉向獨裁主義」。年報指出,中國治港的「一國兩制」方針去年繼續備受破壞,《港區國安法》的實施、選...

地球民主時刻表––2025年剷除所有獨裁者!
2022-05-23

帕爾默曾做過總統演說撰稿人,里根總統當年那段對共產主義蓋棺論定的著名演說詞就出自他的手筆:「蘇聯拒絕給自己的人民自由和人道尊嚴,那是對抗歷史潮流的。我在這裏描述的是長程的計劃和希望:自由和民主的長征,將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現在的伊拉克,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圖集)
2022-05-11

薩達姆上絞架前說:「沒有我的伊拉克一文不值。」這位獨裁者以為他是伊拉克這個國家的支柱,如果沒有他就沒有伊拉克。實際上,他是在侮辱他的祖國。當薩達姆的脖子被絞斷之後,伊拉克就迎來了一個新的黎明,伊拉克人民已經開始走向民主富裕的新生活。伊拉克現在經濟處於高速發展之中,雖然油價大跌,但是伊拉克人的生活水平並沒有下降,因為不斷的社會積累已經讓伊拉克可以克服各種經濟困境,現在的伊拉克,已經不是薩達姆的獨裁時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