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為何盯上這11個國家 美智庫報告解密

美國知名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近日發佈了一份長達300多頁的長篇調查報告,披露了中共在東南亞、大洋洲、非洲等七大區域的戰略,並找出了每個地區中引起中共重視的“關鍵國家”。

報告說,發展中國家對中共來說從未像現在這樣重要過。中共認為,與這些國家建立關係對於確保自然資源、開發出口市場、擴大其地緣戰略影響以及在與美國的全球競爭中獲得優勢至關重要。

蘭德公司的這份報告主要研究了中共在發展中地區的政治、經濟、外交和軍事參與等。重點關注“一帶一路倡議”。自從2013年起,中共企圖通過這一倡議來推動其在發展中國家的影響力。

蘭德的研究涵蓋七大區域,包括東南亞、大洋洲、中亞、南亞、中東、非洲、LAC(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

報告指出,雖然中共與全球許多國家正式建立了夥伴關係,但北京認為,一些國家比其它國家更重要,並且傾向於與這些國家建立“戰略夥伴關係”。報告說,事實上,在每個特定的地理區域內,中共似乎都能找出在該區域起關鍵作用的國家,並尋求與這個國家建立全面的、長期的戰略夥伴關係。這些國家被稱為“關鍵國家”(pivotal state)。

這些國家之所以關鍵,並非都是由於經濟因素,還有政治、安全等因素。比如,巴基斯坦成為中共南亞政策的重點,是因為其不僅能夠在該地區牽制印度,而且還能幫助中共維持中國國內的安全。

中共最重視的區域

儘管中共在南中國海海域與多個東南亞國家有領土爭端,但報告說,在所有的地區中,東南亞被認為是中共擴大經濟和政治利益的最重要地域,也是中共“一帶一路”的重點區域。東南亞是中國最大的進口源和最大的出口目的地。

報告寫道:“東南亞國家聯盟(簡稱東盟)的10個國家都是中共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的成員國,亞投行被認為是給一帶一路倡議提供資金的工具。”

中共還大大增加了其在東南亞地區的軍事參與,並增加了對該地區的軍售,緬甸是中共在該地區的最大客戶。

報告指,北京希望通過與該地區更大程度的融合,鼓勵該地區的國家接受中共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以及領土主張。

在過去十年內,北京通過一系列政治、經濟和軍事手段增加了對東南亞地區各項事務的參與。政治上,中共一方面持續強調其領土要求,另一方增加與該地區的聯繫,並試圖向該地區的國家保證:中共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和領土要求不會威脅到該地區的穩定。從2003到2014年的十多年中,中共的政治領袖對東南亞國家進行了94次訪問。在經濟上,中共在這些國家大力推行貿易,並成為東盟最重要的貿易夥伴。東南亞對於中共實現其“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也尤為重要。

軍事上,中共向該地區出售武器。從2000年至2014年,中共對該地區進行了33次港口訪問。在2003年至2014年,進行了66次高級別軍事訪問。

中共還向東南亞國家施加文化影響力,共建立了25個孔子學院。

引發中共重視的十多個“關鍵國家”

在蘭德所研究的七大區域中,調查人員發現了11個受到中共重視的關鍵國家或潛在的關鍵國家。

在東南亞,從政治、經濟等方面來衡量,有4個國家對中共極其重要。它們分別是印度尼西亞(政治)、馬來西亞(經濟)、泰國(值得信賴)和越南(地緣戰略風險)。報告說,中共認為,這4個東南亞國家有能力顯著提高或阻礙其在該地區鞏固和擴大影響力。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此前曾明確表示,印尼和馬來西亞“始終位居中國(中共)與其它東盟國家關係的首位”。在這兩個國家中,中共領導人通常首先提到印尼,這意味着它是最重要的。印尼是東南亞一個重要的新興市場和相對較大的發展中國家。

對中共更具吸引力的是,印尼在政治上穩定,印尼總統維多多(Joko Widodo)所領導的政府追求溫和的外交政策。中共認為印尼是該地區最具地緣政治意義的國家。印尼是東南亞的海上大國。中共領導人看到了印尼的巨大價值。印尼擁有着龐大的、有影響力的華人社區,印尼也可以作為中共通往東南亞其它地區的橋樑。

一些中國專家指出,印尼是中共海上絲綢之路項目的關鍵樞紐國家,也是中共涉足的優先目標國家。

馬來西亞的重要性體現在其是第一個與中國關係正常化的東南亞國家,也是中共“一帶一路”項目的重點合作國之一;在經濟上,馬來西亞是中共在東南亞地區的首選國家,也是中共在東盟的最大貿易夥伴。此外,馬國在中共的南方領土爭端中基本保持觀望態度。該國與美國也沒有密切聯繫。這都讓中共更加看好該國。

中共將泰國視為長期可靠的、值得信賴的合作夥伴。中共正在加強與泰國的軍事關係。

報告還說,雖然越南被中共認為是在該地區的關鍵國家,但越南不是中共的潛在合作夥伴。兩國都接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影響,但由於越南對南海領土爭端的立場以及由此產生的兩國對抗,使得北京越發將越南看成是該地區的“麻煩製造者”。

位於歐亞大陸的俄羅斯,也在此報告中被確認為是“關鍵國家”。報告說,雖然莫斯科與北京之間的合作有其局限性,但兩國尋求在軍事關係和能源事務方面的重要合作。此外,他們在分裂主義和西方民主及人權方面分享共同利益。

巴基斯坦是中共在南亞利益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巴簽署的“中巴經濟走廊”被認為是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旗艦項目。報告指,幾十年來,巴國一直在北京的南亞政策中起著關鍵作用,因為中共一直在利用巴國來牽制印度。但巴國對中共來說,其作用遠遠不止對抗印度那麼簡單,該國還幫助中共維持中國國內安全,平息少數民族的“騷亂”,尤其是中國西部的維吾爾人。

中共還與伊朗、南非和委內瑞拉有着深厚的、長期和持久的關係,這些國家似乎被北京視為其區域戰略的核心。

報告說,中共尋求在盛產石油的中東找到一個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夥伴。而且這個夥伴既不能對美國存在感激之情,也不會和美國有直接的敵對。於是中共選擇了伊朗。報告指,中共和伊朗在政治、經濟和軍事層面上進行合作。

在伊朗與伊拉克戰爭期間,北京向伊朗提供了軍用物資。在西方國家對伊朗多年的制裁期間,中共也仍繼續與伊朗做貿易及為其提供軍事技術。這加強了伊朗和中共的政治和經濟關係。

在非洲,中共最強大的合作夥伴是南非共和國。由於南非強大的金融業和基礎設施,它一直是中國企業在非洲的首選目的地。雖然非洲還有中共的其它重要的合作夥伴國家,包括安哥拉、尼日利亞和蘇丹等國,但北京特別指出南非最早從20世紀90年代就開始與中共建立長期關係。

作為非洲大陸最多元化的經濟體,南非是中共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也是中共投資的主要目的地。此外,南非可靠的基礎設施和法治使其成為中國企業進入其它非洲市場的便利基地。

在拉丁美洲,儘管中共與許多國家進行了接觸,但委內瑞拉的大量石油儲備使其成為對中共極具吸引力的合作夥伴。中共迅速對其進行大量的投資,並提供了軍用物資和貸款。委內瑞拉通過石油出口的方式支付大部分貸款。

在大洋洲,中共優先考慮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兩個發達國家,這是大洋洲兩個最大的地緣政治和經濟參與者,也是在該地區與中共簽署“戰略夥伴關係”的僅有的兩個國家。

在經濟上,北京主要對大洋洲的自然資源感興趣。中共與大洋洲的貿易主要集中在澳洲和新西蘭兩國,中國主要進口原油礦物和礦物燃料,並向其出口製成品和機械。

澳洲和新西蘭自去年以來,多次指責中共對兩國的滲透和政治干涉。澳洲國會今年6月通過了打擊外國干預的法案。此外,澳洲政府8月份宣布,出於對國家安全問題的擔憂,禁止中國電信製造商“華為”與“中興”參與澳洲境內的5G網路開發計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