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看上自己的學生 讓魯迅迷戀的北大校花浮出水面

70餘年前的北大校花,用今天的眼光來看,也還是美的。馬珏,身材亭勻,長相清麗,雖是浙江人,卻有着北方女孩的大方端莊。

馬珏與魯迅的交集,始於馬珏15歲那年寫的一篇文章,在那篇《初見魯迅先生》的文字中,馬珏寫道:「看了他的作品裏面,有許多都是跟小孩說話一樣,很痛快,一點也不客氣;不像別人,說句話,還要想半天,看說的好不好,對得起人對不起人。」

這是15歲女孩想像中的魯迅,將魯迅犀利的文風敢於說話,想成了孩子。

如果馬珏不是馬裕藻的女兒,馬裕藻不是魯迅的同事,也許魯迅和馬珏將沒有交集。但,這也僅僅是也許。

那時魯迅與馬裕藻同在北大任教,平日談得來,長聚在一起聊天。這回,馬裕藻就將女兒介給魯迅。

馬珏沒想到魯迅是這樣的,穿灰青長衫,手裏拿着煙捲,氈帽破成一絲一絲。

馬珏,當年的北大校花,曾是魯迅的學生

馬珏見他倒也不怕。跟他說自己寫的習作。魯迅看了還是很喜歡,對眼前這個美麗的女孩也極好感。

那天,魯迅在馬裕藻家停留的時間比平日長,馬珏送他走時,魯迅向她薦書。後來,魯迅每回有新書,都會留一本給馬珏。此外,他還把馬珏寫的那篇對他的印象記,收在了新書中,一併送給了馬珏。

馬珏考入北京大學預科,後來轉到政治系。

魯迅對她一直有關注。在魯迅的日記里,多處留有關於馬珏的痕跡,魯迅贈書的人不多,馬珏始終是其中之一。

馬珏在北大很引人注目,一是女生少,二是她長得美。那時每逢上課,一些男生就儘量貼近馬珏就坐,以期有交談的機會。一些沒有前去湊熱鬧的男生也不是心內不喜,只是自慚形穢。在多年後,他們提到馬珏,依然心內嚮往。

馬珏與魯迅通過書信,他在日記中也有記載,很短的一行字:夜,得馬珏小姐信。想想看,魯迅是對馬珏懷着怎樣的心情才會如此記錄?

馬珏在北大收過很多男生的情書,有的竟寫一本書向她求愛。

那時,許廣平已經出現在魯迅的視線中。

魯迅平日寫文章從不猶疑,可在情事上,卻不能完全放下。先是對原配朱安,明明不愛,卻也不能不給她婚姻的那個殼。對許廣平也是,瞞了很多時日,直到許廣平懷孕,才將這些告知母親。有過這些,對馬珏,他心內的愛意恐也只能止於默默的關懷,與心內的欣賞。

在魯迅與許廣平一起的日子,他對馬珏依然關心着,得知她生病,都會不安。他們通過一段日子的書信,他贈書給她。

馬珏後來嫁給天津海關職員楊觀保,楊對她極為呵護,每周都從天津返北平一次。馬珏出嫁時沒有告訴魯迅。

魯迅在又一次贈書時,提到馬珏。朋友告訴他馬珏已出嫁。魯迅得知,心內微微惆悵,他說:那就不贈書了吧。

魯迅請朋友處理了那本準備送給馬珏的書,自此以後,魯迅和馬珏就再沒聯絡過。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搜狐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3/0701/316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