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呂德文:形式主義折騰得基層已經無法干正事了

作者:

01

無事找事

基層普遍陷入了「無事找事」的怪圈裏。上級就怕基層沒事幹,就不斷佈置各種「狗屁工作」,隔斷時間一個工作清單,換個時間又是工作提示,還隨時有緊急通知。打雷下雨得通知去看看老百姓家裏的房屋安全不安全,冬天取暖有消防安全隱患,要搞「敲門行動」。

這些工作,唯一的意義就是證明基層還在幹事,至於事情有沒有必要干,則是不重要的。

「群眾無小事」儼然成了狗屁工作的根源,把群眾當作「巨嬰」,把基層幹部當作「保姆」,群眾出點事,上級就要找基層幹部的麻煩。

基層花了大量時間在應付各種清單和報表,有些地方動不動就搞個問題清單,但凡是巡視、督查、審計、環保、網絡輿情、安全生產、信訪、社會平安穩定出現的問題,都要清單化處理。沒有問題,也要填各種報表,黨建、經濟、平安、改革、創新、生態、平安等工作,都有常規化的報表。

基層幹部很忙,忙得暈頭轉向,但都是在「後台」運轉,群眾不知道,沒有任何獲得感,很多時候還覺得很擾民。

有經驗的領導,一定要把「無事找事」的范兒做足,免得連累了自己和下屬。某地發生過一個重大事故,十幾個外地驢友擅自闖入禁區探險,結果遇到山洪暴發,全被淹死了。得虧當地領導有先見之明,事先主動「找事」,在路口設置了警示牌,派人勸阻,各種工作都提前做到位了。結果,上級紀委查了一年,果真證明本地沒有任何責任。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大家都感謝這位領導,真是保護了全縣上上下下的許多幹部。

02

草木皆兵

現如今,基層工作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任何一個工作都不能放鬆警惕,隨時得緊繃神經,搞不好一點小事就釀成了大事。上級的巡視、督查、檢查以及第三方評估,都得認真準備,排演到位,連衣食住行的細節都得領導親自過問,就怕哪個環節出簍子。

基層最怕上級檢查出了問題。只要是「問題」,必定要整改,其中的流程繁雜不已。基層都已經習慣了「零容忍」,能主動避免的一定要主動避免;出了點漏子,別解釋,按照上面要求認真整改就是了。一個地方出漏子,影響的不僅是重要領導的仕途,還是地方的經濟社會發展。

比如,出了一個安全事故,一次死亡超過三人,這個地方一整年肯定廢了,兩年都緩不過勁來。整改周期非常長,屬地、部門和個人都得整改,還得做教訓總結,完了還要舉一反三由點到面整改。

03

一刀切

一刀切已經是老問題了,但現在卻「切」出了新境界。上級制定政策都越來越細,連「原則上」這類的語言都不太願意提及了。過去的一刀切,是只要結果,不問過程。現在的一刀切,不僅要結果,也要過程。一件任務,不僅要按時交賬,還要過程控制,一周、一月、一季度、半年、一年,都得有台賬和匯報。

很多政策,佈置任務的時候,已經把表格做好了,照着填就是。脫貧攻堅的時候,每年完成多少,不能多也不能少。要是脫貧速度慢了,當然要被質問;但快了也不行,上級會說,你咋那麼厲害呢?廁所革命的時候也是,好像工程進度是勻速進行了,每個時間段完成多少比例都是規定好的。

現在的一刀切,基層都懶得吐槽了。因為,這些政策似乎都是系統設置的,你都找不到吐槽對象。上級會說,我也沒辦法啊,制度就這麼規定的。因此,基層只能違心幹活,有條件要干,沒條件就創造條件干。

只不過,創造條件乾的,差不多都是折騰。違背實際的一刀切,不僅折騰幹部,還折騰群眾。這個系統,已經到了無人負責的程度。基層怨聲載道,卻毫無辦法。

04

刻舟求劍

現如今,很多部門都有制度設計的癮的。似乎,過去基層的很多問題,都是制度不健全,制度不規範造成的。但實際上,基層相當一部分問題,其實和制度無關,就是特定發展階段的產物。這個階段過去了,問題就沒了。

很多制度,都是為了解決特殊時期的特殊問題而設計的,可以說是實踐的產物。但很多部門都希望把特定時期被證明是行之有效的制度保留並完善,而這個時期又過去了,這就有點刻舟求劍了。

比方說,過去鄰里糾紛是個大問題,通過楓橋經驗,通過村民自治來化解糾紛,就很重要。但現在很多地方的農村都空心化了,農村社會從擁擠的社會變成了稀疏的社會,人們都不怎麼接觸了,矛盾自然就少了。但有些地方卻把農村矛盾糾紛調解機制越來越正規化,不僅有專門的調解室,還有專門的文書,真是沒必要。

最典型的是第一書記和駐村工作隊制度。這兩個制度是在脫貧攻堅比較吃緊的時期,各地採取的應急措施。可以說,這是一個「攻堅」制度。現如今,「攻堅」已經完成了,這一制度的必要性其實就大打折扣了。

可我們的調查發現,各地為了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實現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第一書記和工作隊不僅沒有撤離,反而擴大了派駐範圍,加大了派駐力度。而他們下去又沒什麼事干,縣鄉就只能不斷派發工作清單和工作提示讓他們有活干。但他們一旦幹活,村支兩委又沒事幹。那麼多幹部扎在村里無所事事、無事找事,群眾看着都着急。

05

政治恐嚇

基層有很多「紅線」「底線」,上級動不動就拿出來說事。有些紅線,大家都懂,也理解,比如,意識形態,安全生產,糧食安全,環保。有些底線,也不用說,比方說不違規違法。但上級對「紅線」「底線」的認定,卻很有彈性。有些在基層再正常不過的工作上的「小事」,一經演繹,也可能是「大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思想者書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22/1981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