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未普:大陸人的民族主義 他們還有救嗎?

作者:

每逢國際災難發生,中國大陸總是會傳出幸災樂禍的歡呼聲。這次日本前首相安倍遇難,也不例外。看着小粉紅們滿紙興高彩烈的污言穢語,我不禁想:他們還有救嗎?

大陸人的民族主義,有幾種超級病態表現:其一,看見別人倒霉,自己特別高興。安倍遇難的消息傳出後,全世界幾乎是一邊倒的表示震驚、同情、難過與惋惜。但是大陸的微博和微信卻傳出幾乎是清一色的幸災樂禍之聲,這像極了「911」事件後,許多大陸人喝酒慶祝,為兇手點讚,甚至說,多來幾次這樣的事件,中國就趕上美國了。這種和人類情感反其道而行之,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中國極端民族主義者們,實在缺少一個人應有的基本素養和道德水準。

其二,自己的家園有那麼多的苦難和災難,卻假裝看不見,別國一有災難,馬上大聲叫好。這些小粉紅們,做人的勇氣實在可憐,只能對外不能對內。勇氣不夠,算計倒是很精細,對別國的災難說三道四最安全。他們知道,為911大聲叫好,美國政府不會找喝茶;為安倍被殺叫好,日本政府不能把他們怎麼樣。反之,他們對自己本國發生的災難,知道不管說什麼都不安全,所以假裝看不見。這和文明國家太不一樣。文明國家看到別國有難,能幫就幫,至少表示同情與安慰。至於發生在本國的苦難與災難,他們絕不干休,一定要追究政府和相關人的責任,所以這些國家的抗議與遊行總是沒完沒了。

其三,許多中國人的內心世界,一遇安倍事件,就暴露其黑暗與愚昧。黑格爾早在1831年出版的《歷史哲學》認為,中國落後,「理性與自由的太陽還沒有升起,人還沒有擺脫原始的、自然的愚昧狀態。」這個現在看起來處處由現代化硬件武裝起來的國家,其許多子民的內心,在該有同理心、同情心的地方沒有同理心,沒有同情心,似乎依然處於的愚昧狀態。

當然,把大陸民族主義的病態表現,都算在小粉紅身上,是不公平的。這些病態的民族主義者們,首先是被中共當作能夠隨時煽動起來一致對外的有效武器,他們自覺或不自覺地在反美、反澳、反英、反瑞、反加拿大、反日、反韓等歷次政治事件中,發揮中共政府希望他們發揮的作用。不過,這些極端民族主義者在很多時候,也會造成相反效果,如增加文明國家對中國的反感等。

這不,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7月上旬出台一項最新調查結果,顯示19個國家24525名受訪者中,有68%對中國持負面看法,其中,日本人對中國負面觀感高達87%,澳大利亞、瑞典、美國、韓國的比率也超國80%。中國政府其實也明白,一些民主國家對中國的看法近年來持續下降。根據中國國安部的一份報告,海外對中國的敵意已達自1989年天安門鎮壓以來的最高水平。

我相信,北京政府不會完全不在乎民主國家對中國如此不堪的觀感,但此政府目前最關心的應當是,小粉紅們的表演千萬不要太投入,免得20大節外生枝。因此中國政府很快就會出手約束小粉紅了。然而,習近平肯定安倍對中日關係的貢獻,似乎並沒有讓小粉紅們收斂。他們依然認為自己說的很對。他們說,安倍多次傷害中國人民感情,仇視中國,支持台獨,踐踏中國的國家尊嚴和利益,他死了中國老百姓高興一下有什麼不對?還說,中國人的敵人死了,開心;中國人的朋友死了,同情。誰死都傷心,那是病態。

缺少正常的人道情懷,反映了中國和文明國家的巨大差距。3年前,荷里活推出電影《Midway》,再現了1942年6月美國在中途島海戰大敗日本海軍、奠定二戰勝利的史實;片尾道,謹以此片紀念在中途島海戰中喪生的美日兩國海軍所有將士。德國柯布倫茲的軍事堡壘建有一座墓碑,紀念自一戰、二戰乃至新世紀維權戰中喪失生命的所有德軍士兵。在消失的生命面前,沒有戰勝與戰敗,沒有這主義那主義,只有尊嚴同在。這是最基本的人文素養。中國的小粉紅們應該從這裏學起。

[編後語:把大陸的民族主義愚昧的行為說成是中國人的傳統這是不合理的,台灣和大陸同文同種,台灣就不是這一個狀態,大陸目前出現這種極端愚昧狀態完全是共產黨的教導和破壞傳統造成的]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714/1775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