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薩爾瓦多總統親自炒比特幣,敗光一個國家

在美國邁阿密舉行的一場比特幣大會上,一個叫納伊布·布克萊的41歲男人向全世界宣告,他的國家薩爾瓦多,將會把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來流通。他是薩爾瓦多現任總統,2019年宣誓就職,執政風格以「整活兒」和「鐵腕」著稱。

現在漲回來了一點

最近,比特幣跌得非常厲害。

截至20日上午,比特幣已經砸穿了2萬美元關口,跌至過去18個月以來的新低,很多人賠得連褲衩子都沒了。

15萬炒幣的投機者,在24小時之內接連爆倉,損失總金額高達5.67億美元。某兩個這樣的加密貨幣平台,一夜之間裁掉了數百名員工,讓他們去隔壁華爾街自謀生路。

而要說這一波賠得最慘的,不是哪位幣圈大佬,也不是哪家私募基金,而是一個名叫薩爾瓦多的國家實體。

比特幣之國

此時此刻,在一個自稱是「全世界最酷獨裁者」的男人的帶領下,這個中美洲北部小國的650萬國民,正在用比特幣進行着一場瘋狂的豪賭。

而他們所賭的,不僅是自己的未來,更包括全人類的未來。

一切,要從去年6月說起。

在美國邁阿密舉行的一場比特幣大會上,一個叫納伊布·布克萊的41歲男人向全世界宣告,他的國家薩爾瓦多,將會把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來流通。

納伊布·布克萊是誰?

他是薩爾瓦多現任總統,2019年宣誓就職,執政風格以「整活兒」和「鐵腕」著稱。

納伊布·布克萊

一方面,做廣告出身的納伊布精通新媒體營銷之道。

在當上總統後,他不是跑到聯合國玩自拍,就是每天高強度推特上班,致力於打造自己的新銳網紅人設。

而另一方面,納伊布玩起政治來則極其果決。2020年2月,議員們不給他通過預算案,他直接帶着一群武裝士兵衝進議會,進行物理說服。

這次的比特幣法幣化也是如此。

在「邁阿密宣告」後沒幾天,納伊布就跟他的政客們開了一場5個小時的大會,搞出了一份3頁紙都不到的《比特幣法》,雷厲風行地讓薩爾瓦多正式成為「全球第一個把數字貨幣當法定貨幣用的國度」。

與之相對應的,薩爾瓦多將在全國範圍內配置200多台能交易比特幣的ATM機。

並在2021年9月推出官方數字錢包Chivo,老百姓只要下載註冊,就可立即領取30美元,妥妥的拉新福利。

從2001年開始,薩爾瓦多的唯一法定貨幣就是美元,這好端端的,為啥突然就加了個比特幣呢?

對此,納伊布做出了充分的解釋,概括起來,大致有下面幾條:

1.國內現在有70%的人都沒法正常使用銀行系統,但一半的人卻擁有手機,所以索性大家都改用數字錢包算了。

2.大量的薩爾瓦多人都在海外打工,往國內匯款的手續費太貴了,不如換成P2P的比特幣交易通道。

3.國家的經濟讓美元給栓得太死,是時候脫鈎了。

4.比特幣交易,數字掃碼支付,既方便,又快捷。

總統想得挺美,但真執行起來,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兒。

首先,比特幣這個東西漲跌實在過於劇烈,許多薩爾瓦多小販都驚訝地發現,自己不過是晚跟客戶交易了一分鐘,就莫名其妙地損失了好幾十美分。

其次,與比特幣配套的基礎設施過於拉胯。

薩爾瓦多的老百姓發現,街角的比特幣ATM機經常會在吞錢後報錯,必須打電話找工作人員報修。

而電子錢包Chivo的轉賬總是需要至少一天時間才能成功。

並且,大家存在該錢包里的錢,還經常因黑客攻擊而不翼而飛。

折騰了一番後,老百姓們開始逐漸意識到,比起被吹得天花亂墜的數字貨幣,還是看得見、摸得着美刀相對靠譜。

於是,在比特幣法幣化大半年後,即便在薩爾瓦多首都的沃爾瑪、星巴克等場所,人們也依然只能用美元結賬。

像這樣支持比特幣支付的店家越來越少

而2021年全年從海外匯入薩爾瓦多的資金里,也只有2%選擇了比特幣通道。這與總統剛開始的構想相距甚遠。

然而,雖然這場不靠譜的經濟改革看上去一片混亂,但納伊布卻非常樂觀。因為在這片混亂中,一座烏托邦出現在地平線上了。

數字與烏托邦

在如今的薩爾瓦多,只有一個地方完全支持比特幣交易。這地方位於該國的南部,是一個小型的沿海社區,名叫El Zonte,綽號「比特幣海灘」。

在比特幣海灘,從酒店、酒吧到集市上的工藝品小攤,從剪頭、衝浪到在街邊買個牡蠣小吃,一切買賣都可以用名叫bitcoin beach wallet的數字貨幣錢包來實現。

對於總統納伊布而言,比特幣海灘就是他理想中的比特幣社區,就是他夢寐以求的數字烏托邦藍本。所以,在宣佈比特幣法幣化後沒多久,納伊布就在2021年11月提出了他更瘋狂的計劃——建一座「比特幣之城」。

在總統的構想里,這座城市,就是El Zonte的終極形態。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X博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22/1765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