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柳葉刀:新冠又一種嚴重後遺症被發現

新冠(中共病毒)疫情進入第四年,痊癒患者和重複感染病例,隨時間推移而越來越多。

目前看來,重症和病死率明顯降低,而新冠帶來的[長期症狀]則是需我們給予更多的重視!

除了我們已知的極度疲倦·氣短、胸痛或緊繃·記憶力和注意力問題("腦霧")·味覺和嗅覺的變化·關節痛這些後遺症之外

近期,又一種新冠後遺症被發現:患病風險增加46%,且目前無法根治!

01感染新冠11個月後,查出糖尿病

自媒體《洛杉磯華人資訊》近日發文,新冠康復一年多後,Jennifer Hobbs開始努力適應她的新常態——腦霧、關節疼痛、肝酶升高,以及現在的2型糖尿病

感染新冠之前,Hobbs有糖尿病前期症狀,但她血糖水平得到了控制,而且她不需要任何治療。然而最近,情況發生了變化。36歲的Hobbs說:「即使用兩種不同類型的藥物,我每天早上測血糖也是一塌糊塗」。新的糖尿病診斷讓Hobbs和她主治醫生都懷疑新冠病毒是否從中作梗。

45歲的Claudia Mendez新冠感染11個月後,在一次緊急護理中被診斷出患有2型糖尿病。她血糖水平為300,遠高於140的正常水平。

這些研究並不意味着像Mendez和Hobbs這樣的特定糖尿病病例,是由新冠病毒直接引起的,但正在改變醫生對這兩種情況之間關係的思考方式。

現在,新冠可能需要被視為糖尿病的一個風險因素。給臨床醫生的重要信息是——知道某人感染新冠,應提高對潛在糖尿病篩查的意識。

新冠康復患者診斷出糖尿病幾率高40%!

最近的研究報告顯示,新冠康復患者被新診斷出2型糖尿病的可能性會增加40%——新冠和糖尿病之間有很強的聯繫。

VA Saint Louis Health Care System研究人員發現,與對照組相比,新冠康復患者糖尿病的概率要高40%。這意味着每100人中有1~2人感染新冠後患糖尿病風險增加。根據美國CDC數據,截至本周一,美國有7950萬人感染了新冠,這意味着可能有79.5萬新增糖尿病。VA Saint Louis Health Care System的研究和發展主任、研究主要作者Ziyad Al-Aly博士對媒體說:「這對我來說很難接受。新冠不僅僅會產生急性的影響,也將給很多人留下長期健康後果,不得不終生面對,這很令人震驚、令人不安。」Al-Aly博士說,大多數人想到新冠長期健康影響只會是呼吸短促、注意力難以集中和睡眠障礙等。但越來越多研究表明,新冠倖存者可能患有心臟問題、腎臟問題,在這一研究中,還有糖尿病。

在過去一年左右時間裏,一些病人的長期表現不僅僅是疲勞和腦霧,人們正在患上新發糖尿病。在患糖尿病的患者中,超過99%患上了最常見的2型糖尿病:

2型糖尿病佔了糖尿病患者約9成的病例,另外一成為1型糖尿病及妊娠糖尿病患者。2型糖尿病是一種慢性代謝疾病,患者特徵為高血糖、相對缺乏胰島素、有胰島素抗性等。常見症狀有煩渴、頻尿、不明原因的體重減,可能還包括多食、疲倦、或有治不好的疼痛3],以上症狀通常會慢慢出現。2型糖尿病是慢性疾病,患者的預期壽命可減少長達10年。

導致預期壽命減少的部分原因是相關的併發症,包括:患上心血管疾病的風險是健康人群的二至四倍,其中包括缺血性心臟病及中風等等。下肢截肢率會增加20倍,住院率也會相對增高。在發達國家及越來越多的其他地區里,2型糖尿病是導致非創傷性失明及腎衰竭的首要原因。在發病過程中,患者患患認知功能障礙及失智症風險也會增高,如阿茲海默病及血管性痴呆等等。

周一發表在《柳葉刀:糖尿病與內分泌學》雜誌上的這項研究,採用的是2020年3月1日至2021年9月30日期間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U.S.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的患者數據。

研究將18.1萬多名新冠陽性患者與同期410多萬名未感染人士進行了比較,還與2018年和2019年在VA接受治療的另外428萬名患者進行了比較。Al-Aly博士說,團隊最初認為風險增加只出現在肥胖等糖尿病風險因素人群中,但研究結果顯示,這種風險在所有群體中都很明顯。「黑人和白人中很明顯;年輕人和老年人中很明顯;男性和女性中很明顯。最重要的是,甚至在完全沒有糖尿病風險因素的人群中也很明顯。

上周發表在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的這項以美國為基地的研究還發現,即使在糖尿病風險因素較低或沒有的人中,新冠感染後導致糖尿病的風險也增加了38%。一個人新冠感染越嚴重,患糖尿病的風險就越高。

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的人群罹患糖尿病的風險躍升276%。這可能與一些病人急性護理時使用的類固醇有關,可能會增加血糖水平。而且這不是發生在康復後一兩個月,是康復後一年。

在兒童中,新診斷出糖尿病的總體風險甚至更糟。美國CDC今年1月一份報告發現,兒童感染新冠後被診斷出糖尿病的可能性,是感染後一個月內未診斷出兒童的2?倍以上。

這項並不是首次將新冠感染與糖尿病聯繫起來的新研究。在上周發表的一項研究中,來自德國杜塞爾多夫Heinrich Heine大學萊布尼茨糖尿病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發現,那些新冠康復人士2型糖尿病的風險增加28%。

新冠與糖尿病誰導致誰?

疫情第三年,科學家和醫生正將注意力轉移到新冠長期後果上,即所謂的「長新冠」。專家們已經知道,糖尿病患者感染新冠風險更高,但現在又有了新的聯繫——新冠感染可能導致更高的糖尿病風險。最近的研究,將糖尿病添加到了可能的長新冠結果清單中。多年來,關於病毒感染引起炎症與糖尿病有關聯的理論一直在流傳。然而,據美國糖尿病協會首席科學和醫療官員Robert Gabbay博士說,這是首次有研究顯示糖尿病和一種特定病毒之間有如此明顯的關係。

已經出現了幾種關於新冠如何增加糖尿病風險的理論,儘管沒有一種理論被證實或駁斥」。

①其中一種理論是新冠驅動炎症,可能損害胰島素分泌和敏感性。馬薩諸塞州綜合醫院內分泌、糖尿病和代謝科的醫學助理Sara Cromer博士(沒有參與新研究)說:「已有一些研究確實表明,SARS-CoV-2可以攻擊胰腺β細胞,如果不是更永久性的傷害,也可能至少造成暫時傷害」。β細胞是產生胰島素的胰腺細胞。由於這些細胞被新冠感染所破壞,身體可能失去製造胰島素的能力。這與1型糖尿病情況類似,1型糖尿病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身體會破壞自己的β細胞,因此不能製造胰島素。

②也可能,是以低水平,甚至無症狀或症狀輕微情況下存在的新冠後急性炎症,可能會導致短期胰島素抵抗,像滾雪球一樣引發一連串事件,導致更長期的胰島素抵抗。

這第二種理論可以更好地解釋2型糖尿病的發展,是最常見的形式,這種情況下身體仍然在製造胰島素,但越來越抵抗,從而無法作出反應。在Al-Aly研究發現的新冠康復後診斷出糖尿病病例中,2型糖尿病患者佔99%以上。

③其他因素也可能導致這種糖尿病風險的增加。比如感染新冠後,人可能會在家裏呆上一段時間,會以不同的方式飲食,不運動。很多方式都可能會影響生活方式和行為,並不知道這些方式如何與代謝性疾病相互作用。Cromer領導的一項研究發現,新冠感染後新診斷出糖尿病的人往往更年輕,是黑人或西班牙裔,並且保險不足。「我們認為這些人中很多可能之前就有糖尿病,但由於他們醫療保障服務不足,沒有被診斷出來」。

長期挑戰新冠之後的慢性病的護理

隨着糖尿病被添加到新冠後期併發症清單,專家們擔心它將對已然緊張的醫療保健系統產生巨大影響。Al-Aly博士說:「不可避免的是,這將會產生大量新的糖尿病患者。確實有嚴重的下游影響,並將需要終生護理......我認為我們需要做好準備,真正建立處理這些病人的能力」。

問題是,美國醫療保健系統是否已經準備好處理疫情帶來的慢性病激增呢?Al-Aly研究小組最近還發現,新冠康復人士心血管疾病發病率增加了60%。

Al-Aly博士說,降低糖尿病風險的最好方法是人們首先通過接種疫苗防止自己感染新冠。但對於已經感染病毒的人來說,他們應該注意的糖尿病警告信號包括過度口渴和頻繁排尿。Al-Aly博士說:「這些都是糖尿病的徵兆,需要去檢查,儘早抓住機會,及早發現糖尿病、進行治療,或將其扼殺在萌芽狀態,總比多年不加注意、遭受更糟糕或更嚴重的健康後果要好」。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洛杉磯華人資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330/1727826.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