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惡貫滿盈!薄一波偷梁換柱破壞抗戰

作者:
1940年3月,「皖南事變」前10個月,八路軍派出能言善辯之人,裝出十二分的熱誠和懇摯,再三請求要跟國軍將領商討如何合力進擊日軍。國軍不疑有詐,八路軍則以閃電方式,偷襲了國軍朱懷冰第九十七軍、鹿鍾麟的河北軍和孫殿英的部隊,國軍第五軍也被擊潰。八路軍在兩天內屠殺了六萬中國同胞,卻根本沒有動在不足50英里外的日軍。這次大規模偷襲國軍的主力就是劉伯承鄧小平129師,因此薄一波也是殘殺抗日國軍的幫凶之一。

2012年,江澤民的主要幫凶之一、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逮捕,其瘋狂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被大面積曝光。然而,鮮為人知的是,其父薄一波也同樣是一個道德敗壞,劣跡斑斑的人渣,不只淫亂無恥,與女秘書亂搞生下薄熙來這個「孽種」,而且早年打着「抗日」的幌子,禍亂山西,破壞抗日,蠶食殺害國軍,顛覆國民政府。

策動反政府兵變寫「悔過書」出獄

薄一波,薄熙來之父,山西人,1925年加入中共。1926-1928年期間,在山西宣傳共產主義歪理邪說,組織煽動民眾赤化,被國民黨閻錫山通緝。1929年,薄一波流竄到北平、天津、唐山等地,策動反國民政府的兵變叛亂,1931年在北平被捕,被判刑8年,關進「北平軍人反省分院」(即「草嵐子監獄」)。

在獄中,薄一波、楊獻珍等12名共黨頑固分子拒絕反省,被國民黨北平軍法部門內定處以死刑,而山西閻錫山當局愛才心切,反對處決有「才子」之稱的薄一波,希望他在獄中誠心悔過,日後用有用之身為山西老百姓做些好事,這才讓薄逃過死劫。

1936年6月,薄一波等12人,按照國民政府的規定,寫了「悔過保證書」,被釋放出獄,此即為中共黨史上轟動一時的「薄一波、劉瀾濤、安子文、楊獻珍等自首叛變案」。就因為此案,薄一波在文革中被批鬥、毒打、關押12年,薄熙來等五個子女「幾乎到了家破人亡、一貧如洗的境地。」

文革過後,胡耀邦頂着壓力,為薄一波等人平反,薄氏父子全家才重新過上中共權貴的生活。而人品卑劣的薄一波卻忘恩負義,對其大恩人胡耀邦恩將仇報,落井下石。在1987年中共十三大時,薄一波是倒胡具體的策劃者,並在同年打倒胡耀邦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起了關鍵性作用。薄一波還是1989年北京六四屠殺的主要策劃者和劊子手之一。所以,薄氏兩父子的手上都沾滿了中國人民的鮮血。

閻錫山不准薄一波赤化山西

國民政府第二戰區司令長官、1949年出任行政院長兼國防部長、陸軍一級上將閻錫山。(網絡圖片)

話說當年薄一波寫「悔過書」出獄後,於1936年10月下旬被中共派往山西。因其善於察言觀色,籠絡人心,巧舌如簧,能言善辯,又有組織煽動民眾的才幹,很快結識了國民黨元老、有「山西王」之稱的閻錫山。

儘管閻錫山被許多人貶稱為「軍閥」,其實閻氏只不過是地方實力派,他是國軍地方軍系晉綏軍的創建人。晉綏軍在北伐、抗戰和剿共期間,都為中華民族做出過重要貢獻。徐永昌在接替黃紹竑出任軍委會軍令部長之前,也出身晉綏軍,是閻錫山的重要助手之一。閻錫山並不是像很多人以為的那樣,是一個無知粗魯的「軍閥」,恰恰相反,閻氏在中華傳統文化方面的造詣十分深厚,他不只精明強幹,勤政愛民,大力發展經濟和教育,而且卓有成效,其治理下的百姓安居樂業,山西省在「七七抗戰」前被譽為「三民主義模範省」。時至今日,中國大陸的許多山西民眾都很懷念閻錫山這位愛民如子的好長官,懷念他治理下的「三民主義模範省」。

1930年代初期,閻錫山任國民政府太原綏靖公署主任,也就是山西省與綏遠省(今內蒙古西南部)的最高軍政長官,故被人稱為「山西王」。閻氏當時以為日本侵華,國難當頭,薄一波跟自己是同鄉,又是中國人,自會真心抗日,便原諒了薄一波此前在山西所犯的罪行。

閻錫山在答應跟中共合作前,明確要求不准許中共在山西政府和軍隊裏發展共產黨組織。薄一波等共黨分子,異口同聲,向閻錫山聲明說:願離開共產主義,拋棄共產黨的恐怖手段和赤化政策,並願實行孫中山的民生主義節制資本,跟閻進行「一百年內的合作統行」。見到薄一波等人信誓旦旦,閻錫山才正式開始任用薄一波等人。

釜底抽薪改換「犧盟會

山西當時有一個叫「犧牲救國同盟會」(簡稱「犧盟會」)的組織,以剷除漢奸、武裝抗敵、犧牲救國為宗旨。該組織魚龍混雜,最高層雖由閻錫山本人、閻的少校機要秘書梁化之等國民黨官員擔任,中下層則混入不少中共地下黨。閻錫山事務繁雜,不明就裏,將自己親任會長的「犧盟會」交給薄一波來主持。

薄一波表面上答應全力完成閻錫山交代的任務,實際上陽奉陰違,私下裏提出「戴閻錫山的『帽子』、說山西話、做中國共產黨的抗日救亡工作」的方針,對犧盟會進行改組。

改組後的犧盟會,表面上閻錫山仍是會長,梁化之仍是總幹事,但7名常委中,有6名是中共黨員,22名執委中,共產黨員和親共分子亦佔百分之八十以上。犧盟會實際上已經被中共把持,這便是毛澤東宣稱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在山西的具體體現,薄一波形容這是「用閻錫山的面袋完全裝我們的面」。

渾水摸魚發展中共組織

作為國民黨軍界的元老,擁有多年軍政經驗的閻錫山十分清楚日本侵華的危機。為抵禦日寇入侵,保衛家園,閻錫山打算在山西再訓練組建30萬軍隊。按照這個計劃,需要2萬多個連排級幹部,這些幹部要通過國民兵軍官訓練團來培養。閻錫山將招收軍官訓練團學員的重要任務交給了薄一波等人。

薄一波知道,如果培訓出的學員一旦為國民黨閻錫山所用,那對中共的發展和奪權是很大的障礙。因此,如何騙過「精明老練」的閻錫山和其他國民政府官員,招收到思想左傾,日後可為中共效力的學員,這讓薄一波費了一番心思。他明面上說要招收「愛國意識強、願意抗戰的積極分子」,在考試內容、題目安排和錄取過程上做文章。

薄一波明白,閻錫山看重的「按勞分配」、「物產證券」是必不可少的考題,這些要拿出來才能應付敷衍閻錫山,其餘的題目則都是由共產黨編寫的似是而非的「抗日救亡」內容,將這兩類題目混雜在一起攪亂,渾水摸魚。在錄取過程中,薄一波等人內部規定:凡是答對「抗日救亡」題目的,80分就錄取;凡是答對閻錫山要求的那些題目的考生,一個也不錄取。

通過這種方式,薄一波淘汰了那些真正愛國的抗日青年,招收上來的大多數是思想左傾,對國民政府有不滿情緒的人,他們中的許多人日後都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有不少人成為共軍的軍事幹部。

中共八路軍劃歸閻錫山統一指揮

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後,國民政府迅速確立了全面抗戰的戰時體制,以陸海空軍大元帥、軍事委員會(簡稱「軍委會」)委員長蔣中正蔣介石)任中國最高軍事統帥,以程潛任參謀總長,白崇禧任副參謀總長,襄助最高統帥蔣中正指揮全國軍隊抗戰。

1937年8月20日,大元帥蔣中正頒佈大本營第一號訓令,將全國先劃分為五個戰區,將第十八集團軍(即中共毛澤東「八路軍」)劃歸第二戰區,由軍委會委員、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陸軍一級上將閻錫山統一指揮。第十八集團軍以朱德任總司令,彭德懷任副總司令,下轄三個師,分別由林彪賀龍劉伯承任師長。

蔣委員長十分重視山西的抗戰,特意將原本擔任軍委會軍令部長、指揮作戰頗在行的黃紹竑上將調往山西,協助閻錫山指揮作戰。

中共吹噓的所謂「平型關大捷」,只是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副司令長官黃紹竑任總指揮的「太原會戰」中的一次小戰鬥,林彪指揮115師在平型關襲擊日軍後勤輜重隊伍,僅消滅護衛軍需物質的數百日軍,毛澤東中共便以此自詡是「領導全中國軍民抗戰的中流砥柱」,千方百計掩蓋、歪曲並詆毀蔣介石領導國民政府的抗戰。

藉助國民黨發展中共武裝

1937年9月,日軍佔領華北後,兵分兩路從北面大舉進攻山西,國軍經過血戰忻口、娘子關等役後,11月,太原終於不幸淪陷。

看到閻錫山確想抗日,而國軍跟日軍血戰後損失慘重,於是,薄一波抓住時機又向閻錫山建議,以軍官教導團、軍士訓練團等為基礎,組建五至十個旅的新軍。此時,閻錫山急於組建新的抗日武裝,便接受了建議,先給了五個旅的番號,任命薄一波為政委,全權負責,從速組建「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

只一年多時間,薄一波便將這新組建的決死隊發展到4個縱隊,1個工人自衛旅,由於這支武裝是在「戴閻的帽子、講山西話」的形式下建立和發展起來的,因此不僅得到閻錫山的認可,而且得到國民政府軍委會的正式番號。但部隊從建立之初,就牢牢掌握在中共手中。

後來,薄一波又跟八路軍總部聯繫,由中共派人整訓這支部隊。隨後,中共又將決死一縱隊歸八路軍總部直接領導,三縱隊正式編入劉伯承129師序列,薄一波歸劉伯承、鄧小平直接領導,從此,善於投機鑽營的薄一波就跟129師政委鄧小平攀上了緊密關係。

抗戰初期,山西省人口大約只有1300萬。在薄一波等人的強力推動下,中共在山西瘋狂發展組織,掌控地方政權和地盤。薄一波在其回憶錄中稱,到1939年夏,「犧盟會」會員總數達到300萬人左右。在山西省的七個行政區中,有五個行政區完全由中共掌握。在另外兩個行政區中,中共也掌握了部分縣政權。全省105個縣中,有70個縣的縣長由犧盟會員或新軍幹部擔任。由中共掌握的山西新軍到1939年夏,已有四個決死縱隊、一個工衛旅、一個暫編師、三個政治保衛旅,共轄50個團,主力部隊7萬人,實際兵力和武器數量都超過了閻錫山掌握的國民黨晉綏軍,再加上地方武裝,中共可以掌握或滲透的武裝力量達到近10萬人。

偷襲殘殺抗日國軍

英國神父雷震遠和雷鳴遠寫的書《內在的敵人》,揭露共產主義禍害中國人民的恐怖殘酷真相。(網絡圖片)

抗日戰爭期間,英國神父雷震遠和雷鳴遠,曾在太行山地區傳道和幫助國軍進行醫療工作,戰後寫下了《內在的敵人》這本書。美國前總統胡佛這樣推薦此書——「雷震遠神父用他個人的經驗和觀察,寫出這篇悲慘動人的故事。在這本書里揭露出共產主義在行動上及赤裸裸的恐怖的真相。我願向那些希望切實明了瀰漫在全世界上的這個魔鬼勢力的全國人士們,推薦這本書。

據《內在的敵人》第十七章【太行山之行】記載,1940年3月,「皖南事變」前10個月,八路軍派出能言善辯之人,裝出十二分的熱誠和懇摯,再三請求要跟國軍將領商討如何合力進擊日軍。國軍不疑有詐,八路軍則以閃電方式,偷襲了國軍朱懷冰第九十七軍、鹿鍾麟的河北軍和孫殿英的部隊,國軍第五軍也被擊潰。八路軍在兩天內屠殺了六萬中國同胞,卻根本沒有動在不足50英里外的日軍。

這次大規模偷襲國軍的主力就是劉伯承鄧小平129師,因此薄一波也是殘殺抗日國軍的幫凶之一。

薄一波為中共奪權賣命苦幹,毛澤東對其讚揚有加。在延安,他在同薄一波的談話中說:「你們幾個人搞了個大局面」,是「我們黨統一戰線政策的一個成功例證」。

閻錫山則因在自己負責的地區防共不力,讓國民政府和國軍多次蒙受損失,受到了軍委會的批評。

多年飽受中共和薄一波、劉伯承、鄧小平一夥殘害的閻錫山,於中華民國三十七年(1948年)元月,對山西省集訓小學教育幹部訓詞時,在揭露中共禍害山西的種種罪行之後,對中共做出生動形象精確的總結如下:

「一、共匪是九條尾巴的狐狸精,最能迷惑人。二、共匪是蛇蠍,誰近他,他咬誰。三、共匪是豺狼,誰靠他,他吃誰。四、共匪算老賬,逼上人民,填炮眼,換子彈,要拿上富人的錢,地主的地,窮人的命,作他造亂的本錢。他是富人的仇人,窮人的罪人。」

此誠歷史的深刻教訓,至理名言,當警示後人。

責任編輯: 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802/1627269.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