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曾伯炎:從毛澤東罪責看中共黨史 流氓痞子的謊言

—從毛澤東罪責看中共黨史

改革開放初的民謠就是:頭等人才在海外,二等人才在沿海,三等人才在黨內搞腐敗。此非老毛那組織路線的繼續邪化,再加鄧小平陳雲定的封建世襲的自已子弟接班,造成的畸形嗎?

題圖:RFA

一、毛澤東難逃歷史罪責

今年,中共大做百年黨慶,毛澤東這塊破神主牌,又油漆粉涮,紅歌高唱,能光耀百年嗎?

他統治前30年,大躍進,就餓死4千萬。文革,再死兩千萬,禍害一億人〔葉劍英總結報告語〕對他的清算與否定,既有十一屆六中全會決議,還有審判他的骨幹四人幫,都難更改。竟然,又掀起向他歌功頌德變否定為肯定的熱潮了。就算是鄧小平只改經濟不政政治,也否定了毛那餓死人的經濟,今天怎可武斷的說:不能以後30年否定毛的前30年?!他留給黨史的血腥與罪責,怎能抹去篡改,甚至用「艱辛實驗」四字,便為毛八千萬命債開脫?這豈是「實驗」二字,便鈎銷得了的嗎?

毛在位,發動了55次整人運動,鬧了10次路線鬥爭,「實驗」〔追求〕的是從黨天下到家天下,還要取代赫魯赫夫,學習斯大林主導世界共運。中共黨員與8億人民,都成了奪取他個人偉業的工具與資本。1966年,毛用一張炮打司令部大字報作為動員令,動員他痞子運動的升級版紅衛兵運動,為他的野心效命。發動打走資派鬥劉少奇的文革,是收回他的大權旁落,回到毛氏的專權專政,貪圖的乃變黨天下為毛家天下,豈「實驗」二字能篡改其血腥與野心?

若文革是「艱辛實驗」,關押走資派的監獄與牛棚,皆實驗室了。那麼,上億人遭受的肉體與精神的折磨,也可以叫實驗手段了?中國960萬平方公里地域,不都成了毛澤東實驗室?由此,紅衛兵打死校長卡仲耘,逼作家老舍自殺太平湖等罪行,都可由實驗開脫;鬥人坐噴氣式飛機狀的折磨,可稱實驗創新;搶劫抄家等盜匪行為,皆成科研;遭鞭撻等肉刑的走資派,則都成為實驗的小白鼠。秦城監獄與遍中國的牛棚,關押的彭真、彭德懷、賀龍、習仲勛及一切當權者,他們都做了老毛實驗的鼠類;打倒的劉少奇與林彪,不叫打倒,也叫實驗。如此開脫與篡改,還有是非與黑白、正義與邪惡的區別嗎?若此說成立,當年那些在老毛「實驗」〔迫害〕下活過來或死去的走資派當權派,他們留下的仔們,就應稱鼠仔。而且被批倒的紅衛兵譚立夫的血統論,「老子英雄兒好漢」也應該改為」老子老鼠兒小鼠「了。難怪他們今天不講人道,大行的是鼠道,所以,總那麼逆人性與反人道呢?

這些年,他們費盡功夫去偉光正其黨史,弄虛作假,玩語言魔術,僅「實驗」二字的說法,便弄巧反拙,自已打臉;想抹紅,卻拉黑了自已,貽笑天下!

其實,俄國人比中共聰明,他們就不去美化殘暴的斯大林,不把斯大林殭屍供在紅場。列寧是領德皇5千萬金馬克返俄推翻社會革命黨與孟什維克民主聯合政府的,今天的俄國也不去掩蓋,他們不為暴君背黑鍋。俄國人認識到:拴自已在列寧斯大林罪惡的恥辱柱上,永難光采。便以實事求是正視歷史的勇氣,從紅場遷出這些臘肉殭屍,並且在莫斯科為以往紅色恐怖政治死難者昭雪,建立60米長雕塑型的墓牆,伸張正義,搶佔了道德至高點,省了背着罪惡的歷史包袱,於是也就沒有中共這走不出毛澤東鬼打牆的困危。

像俄國克格勃出身的前蘇共黨員普京這麼拋棄歷史累贅,中共有多次機會,可惜,都被他們的固執與愚昧浪費了:

第一次是:打倒四人幫,結束文革,被鄧小平稱毛那旗幟不能丟,就此錯過。第二次是:1980年,北京正義路法庭審判四人幫那陣子,在北京開的四千老幹部大會上,追究文革,檢驗實踐,釐清是非,分清罪責,清算毛澤東領導前17年,又被鄧小平與陳雲的四個堅持堵住了。第三次是:只改經濟不改政治,由權力操縱市場鬧出的腐敗,形成六四學生要求反官倒與政治改革請願絕食,再被血腥鎮圧而錯過。

現在,中共的特權資本壯大,弄出黨資本主義怪魔,不承認普世價值,要攺變二戰後的世界秩序,要由中共稱霸世界的土豪角色來主宰。遺憾紅衛兵篡權,難溶入當代文明,只會開歷史倒車,妄想將現實世界再由民權社會拖回君權加神權社會,有可能嗎?認為現代秦始皇手握核武與生化武器便稱霸世界,可能嗎?這百年歷史已說明:斯大林的社會發展五階段巳破產,歷史由神權到君權再進步到民權,已不可抗拒。中國由毛語錄小紅書人手一冊,已變人手一手機加互聯網,雖然洗腦力度不減,但是毛時代的愚昧難以再現。

二、毛澤東的流氓痞子人格永難偉化神化

上面從宏觀說了毛澤東的歷史罪責,這裏再從微觀觀察毛澤東的為人。

毛澤東在他父親眼裏,是逆子。他北漂時,與他同時由湖南去北京的梁漱溟,被蔡元培發現,聘作北大哲學教席。考北大數學獲零分落榜的毛潤之,找到李大釗,李去求北大校長蔣夢麟給他一個飯碗,蔣說,去圖書館做助理管理員。1950年,蔣夢麟在台北,他對一英國議員說:我派毛去圖書館,李大釗要我寫一張條子。我記得十分清楚,寫的月薪18元,可他憑需要,有時說是8元,有時,敷面子,又說是28元。這英囯議員聽了,以英國式幽默對蔣夢麟說:都怪你!當年,你多給他月薪,哪有他後來挺而走險的造反呢?

但圖書館長張申府,訓斥過毛潤之,說他不按規矩書寫工整,賣弄筆飛墨舞。好像這事後來與張申府劃右派有關。而政治背景複雜的章士釗,任北洋政府教育總長,革職魯迅,便遭非議。但他給過兩萬元留法助學金給毛潤之,後來,便永是毛澤東家坐上賓了。

毛上井崗,與山匪王佐、袁文才桃園結義。立腳一穩,此二人又如水滸上火迸王倫的結局。遵義會後,張聞天代替博古任總書記。王稼祥提醒張聞天:說他的領導權常被老毛僭越。張說:毛懂左道旁門那一套,讓他去搞。證明他:毛無馬主義,他的文化,全是勾心鬥角的那些謀略。

也許有人要說,他會寫詩呀!1930年代,馮雪峰到上海,給魯迅看毛之詩,魯說毛之詩,有山大王氣,說得很準,而他的詩,常有大秘書為他捉刀與潤色,不僅有郭沫若的筆墨,胡喬木死前遺囑仍說:毛那首沁園春、詠雪,是他的作品,應收入他的詩集。據中共黨史與文獻研究室考證:毛選四卷幾百篇文章,由毛澤東寫的或參予筆墨的,只27篇。不少是秘書之作,或決議、指示的改寫。但毛卻以此掠取上億元稿費。在文革反對資產階級法權時,從制度上取消稿費,但中共國里,唯他一人依然獨享巨額稿酬。如此不勞而獲以權謀財,是偉光正嗎?

1937年,斯大林派飛機送王明回延安,王一下飛機,迎接他的毛澤東就高呼:王明同志萬歲!此前,他在重慶談判時,毛兩次呼蔣委員長萬歲!1954年,毛澤東在北京火車站迎達賴活佛,也高呼過達賴萬歲!他的萬歲後,都暗藏殺機:第三國際派駐延安代表弗拉基米特諾夫寫的那部《延安日記》裏,就記有老毛叫金醫生給王明處方的藥中,下毒甘汞,被王明老婆發現鬧翻。還有李達透露的歷史真像:1921年,毛澤東偕何叔衡來上海參加一大,李達問是黨員嗎?答曰:社會主義團員。李達想這麼遠趕來,便以毛作記錄員留下。走時,同每個代表一樣,獲第三國際發的150大洋。高出毛在湖南教小學一年工薪。文革中,李達求毛救他,這怎麼可能?李達泄露了毛的老底,毛又怎能容他?

1945年,傅斯年隨重慶政學界訪延安,毛澤東在北大圖書館就認識傅,相見,他便贊傅是五四運動學生領袖,傅答曰:我們,不過是陳涉吳廣,你們,才是項羽劉邦。毛欣然首肯,並書章碣的《焚書坑》以贈,詩云:「竹帛煙銷帝業虛,關河空鎖祖龍居。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但他文革焚書,遠超秦始皇百倍矣。

毛上井崗前,幾次打長沙路過板倉,竟然效劉邦拋妻棄子,絲毫不顧楊開慧與兒子安危。當時湖南軍閥何鍵叫楊開慧登報與毛離婚,便寬釋她,遭楊拒絕。楊叫兄長楊開智上井崗探問毛,歸來,他告訴開慧:毛巳同賀子珍同居。此後,楊開慧仍被殺。但1999年,板倉拆遷,出土楊開慧日記,其中楊寫下有:毛是政治流氓,又是生活流氓。〔此日記現存湖南黨史紀念館。〕

毛一輩子聽不進批評。在延安,王明批評他,劉少奇反對!王明說:毛不能批嗎,他又不是皇帝!劉少奇答曰:毛就是無產階級皇帝。當年,那些捧毛澤東上皇位的,幾乎都遭劉少奇在文革中相同的報應。參與《東方紅》紅歌創作的詩人公木,1957年就打成右派。而紅色語錄歌作者李劫夫,因寫歌誦到林彪,也瘐死獄中。看中共黨史里這些真實歷史,怎麼可能就把老毛就誦成偉光正,又是導師與舵手?!

當年,湖南兩青年同時赴京上北大,毛澤東落榜做了北大圖書館臨時工,梁漱溟在《東方雜誌》發表《究元決疑論》被蔡元培看中,聘為北大哲學系講印度哲學教席。後來,梁漱溟與晏陽初這耶魯博士同道,在山東實驗鄉村建設,治貧治愚成為鄉村建設派三傑之一。1953年,老毛已坐龍庭,政協會上,梁漱溟參政議政:謂工人在九天之上,農民在九地之下。並說這裏試一試毛,看他有無接受意見的雅量。結果,當着全國政協委員,把梁漱溟進行人身侮辱地罵得狗血淋頭。劉少奇在延安,就阻止王明,不能批評毛。有現代意識的北大才子王時味,發文章說延安在抗日艱苦年月,仍「衣分三級,食分五等」「歌囀玉堂春,舞旋金蓮步」,因這批評,就付出被砍頭的代價。劉少奇捧毛也沒有堅持到底:中共八大文件上,取銷「毛澤東思想」,1962年七千人大會後,劉少奇說:「餓死人,你我是要上書的!」要是他不這麼做也許就混到接班了。七千人大會,是林彪來為毛解了圍,所以成了接班人,但仍沒有逃脫劉的悲劇。中共的極權帝制超過封建皇帝,皇帝設的左拾遺、右拾遺,既記錄帝言帝行,同時也記諍言。

毛澤東的稱王稱霸,還稱到斯大林死後,看不起赫魯曉夫於美帝搞和平,寫詩諷刺赫魯曉夫土豆加牛肉的共產主義。而赫魯曉夫諷刺毛給公社社員是喝大鍋清水湯,兩人穿一條褲子,則並非誇大。文革後,萬里到大別山考查,就見大姑娘沒褲子穿,難下床出門。

毛澤東的霸道消滅了一切異見。1957年整風與大鳴大放留下的痼疾,對中國竟如癌症纏身。如廢了章伯鈞政治設計院的建議,今天全用馬屁精作智囊設計,只是討好賣乖的屁話。廢了羅隆基那外行領導內行,今天,由文盲領導文化人改為文盲可買文憑作領導,使假文憑泛濫。改革開放初的民謠就是:頭等人才在海外,二等人才在沿海,三等人才在黨內搞腐敗。此非老毛那組織路線的繼續邪化,再加鄧小平陳雲定的封建世襲的自已子弟接班,造成的畸形嗎?

1957年那些鳴放的智言睿語被否定,卻深化了中共癌病。毛死了幾十年,但批評他的精闢話語,仍留在我腦庫:如清華大學政治學家教授張奚若批他的: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鄙視既往、迷信將來。這些頑固的病態意識留下的精神病灶,如今不仍隨處可見嗎?

1980年,文革後開的4千老幹部的批毛會上,當年左聯被魯迅稱四條漢子紅色劇作家夏衍,直言不諱說毛是:「拒諫愛諂,多疑善變,言而無信,綿里藏針,喜搞女人,道德敗壞。」豈非淨是要害之言。若再舉陸定一、谷牧等直言不諱的揭露毛澤東罪責,更是一針見血之論了。而他鬥爭哲學製造的互害社會被林立果比作絞肉機,哪是唱百年偉光正頌歌所能掩飾的?今天有人甚至還妄想再奉毛思想與路線給21世紀的中國解圍,真是誤把發了霉的古董當成當代生化武器使用了。

前些年,被汪洋形容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友善中美關係,今天已變為敵對,似乎又回到百年前慈禧那庚子危杋的狀態了,僅僅靠自吹自擂的大慶百年黨壽能安民心與解當前被世界孤立之困嗎?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0/1579354.html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