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員工跳進鋼水自殺 包鋼快速回應的疑點質問

—關於自殺員工,包鋼的回應說了個啥

作者:

一個年輕人不知道懷揣着怎樣的絕望,縱身跳進千度的鋼水。

一家公司不知道懷着怎樣的着急,po出一個聲明昭告天下,他死了都怪他自己。

1

關於跳進高爐鋼水自殺的員工,包鋼的聲明來了。

事件的起源是3月29日,一條‌‌「包鋼集團男職工疑因壓力大跳入高爐鋼水中自殺‌‌」的視頻在網上傳播,15秒的監控視頻里,一名工人在高爐邊徘徊探看,最終縱身跳下。

翻拍視頻的人員說,‌‌「一下就沒了‌‌」。

警方尚沒有確定的結論,可包鋼的結案推斷急急地就來了。

3月30日,估計是上班的第一件事,包鋼集團的微信公眾號推送了一條,《包鋼鋼管公司關於‌‌「3·24‌‌」王龍死亡情況的聲明》。

如果包鋼集團見過一種叫警情通報的存在,應該可以注意到,當把一個人的信息暴露至公眾面前,為了保留一點基本的私隱和尊嚴,對他的名字的寫法該是王X。

也許包鋼集團是真的沒看過吧,在標題里點了名之後,這篇文章更是開篇明義——

王龍,男,1987年7月出生,2021年3月24日夜班當班時失蹤……跳入渣罐身亡。

我不知道王龍家是不是包頭當地人,他的父母會不會看見這篇推文。

如果是,這條推文之後,遠近認識的人就都知道了,王家的兒子是怎麼走的。

然後在這家人出門時,遠遠地用一種難以言說的目光望向他們。

在聲明中,包鋼說,他們在積極做好家屬安撫工作。

2

王龍為什麼要自殺?

包鋼集團是這樣說的——

據工友反映,這個34歲的人,性格內向,至今未婚,還熱愛炒股和炒期貨,自殺的當天,就虧了6萬多塊錢,大約是還不起錢了,於是決定去死。

一個悲劇的人生,就這樣憑藉包鋼轉述的,工友的反映,被無死角地勾勒出來。

他疑似有些性格缺陷,才這麼大歲數沒結婚。他上班摸魚,才能有時間炒股。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工作上,悲劇自然也與公司無關。

連一天內虧損的數字都言之鑿鑿地告訴公眾,為他蓋棺定論。沒有打開他的賬戶看看,沒有問問他的親人朋友。

他是死在萬惡的金融產品手裏的,你們可看清楚,跟包鋼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只是,包鋼這麼喜歡點名的公司,為了把一切都說清楚,為什麼不進一步說一下,上述種種,是據哪個或者哪幾個工友反映的情況?

既然是性格內向的王龍,為啥會在虧錢的第一時間,跟工友積極交流?

3

在聲明中,包鋼說,在積極做好家屬安撫工作的同時,要做好員工心理疏導。

人消失在了千度的鋼水裏,但是這個在工廠里的渣罐,以後還要繼續用於生產。

遠觀的人覺得是人間慘劇,近處的人可能是另一種,死者給公司添了亂的複雜心情。

於是急於撇清關係,解釋這個人雖然大部分時間都在公司上班,但他的一切不幸都與公司無關。這裏一切如常,連‌‌「市應急管理部門也認為不屬於企業生產安全事故‌‌」。

當一個職場中人決定去死,他所在的公司要承擔怎樣的責任?

也許是99%的沉重,因為是996抽走了生命中的所有色彩。

也許只是1%的灰暗,他們的交集也僅限於,他沒有太多選項的生活,在這裏捧了個無奈的飯碗。

可是哪怕真的只有1%,也至少可以在那則對外聲明里保留1%的善意。

隱去他的名字,等待警方的結果,不去渲染性格和單身生活對悲劇的影響,不用‌‌「工友的反映‌‌」拼揍他被金融折騰崩潰的人生。

不在一個再也沒有辦法張嘴的人對面,單方面敘事,給他的親友留個體面,也給自己留點臉面。

不過,包鋼也許在用他們的聲明起到另一種警示作用,‌‌「就算決定去死,你也千萬別死在公司里。不然死了之後,還能讓你再次社會性死亡‌‌」。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花兒街參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1/1575536.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