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歐洲文明的絕地反擊:深度解讀「十字軍東征」

作者:
不管我們是否敬佩十字軍東征,有一點是肯定的:如果沒有他們的奮力抵抗,我們今天所認識的世界將不會存在。承認女性的尊嚴、兩次廢除奴隸制度(一次廢除古羅馬的奴隸制,一次廢除殖民主義興起後的奴隸制)的古老基督信仰,不但倖存了下來,而且興盛於整個世界,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全球宗教。而沒有十字軍東征的話,基督教很可能早已步瑣羅亞斯德教(又稱祆教,波斯的一神論信仰)以及在印度和西域等地佛教的後塵,被伊斯蘭徹底摧毀。

托馬斯·梅登是一位美國歷史學家,曾任聖路易斯大學歷史系的主席,也是聖路易斯大學中世紀和文藝復興研究中心的主任。他被認為是十字軍東征中最權威的中世紀學者和專家之一。在「9.11」事件之後,他經常被邀請討論聖戰、中世紀十字軍東征和現代伊斯蘭恐怖主義之間聯繫的歷史專家顧問。

以下為正文:

前言

我們中世紀學者習慣低調生活,通常我們都是在鑽研枯燥且無人問津的年曆以及其他古文獻。但是9·11恐怖襲擊僅僅幾天,中世紀研究突然開始受到廣泛關注,我驚訝的心情可想而知。

作為一名研究十字軍的歷史學家,我在象牙塔里的寧靜時刻被記者、編輯、脫口秀主持人打破了。他們問到:「十字軍東征是什麼?發生在什麼時候?小布殊在演講中用『十字軍東征』這樣的字眼到底有多麼過分?」

有幾次我感覺到詢問我的人已經知道問題的答案了(至少他們以為自己知道),他們只是想找個專家來說出他們自己心裏所想的有個確鑿的落腳點而已。比如,他們常常讓我對「伊斯蘭世界對西方的合理怨氣」發表評論。換句話說,他們心裏認為:「今天暴恐問題難道不是源於當年十字軍對寬容又高雅的穆斯林世界的野蠻襲擊嗎?」

本·拉登就是這麼認為的,在他各種視頻亮相中,本·拉登反覆強調美國的反恐戰爭是針對伊斯蘭的一個「新十字軍討伐「。

但十字軍東征無論從哪個角度講都是防禦戰,它們是對穆斯林侵略的直接回應--抵擋或防禦穆斯林對基督徒土地的佔領;但前總統克林頓認定如今衝突的根源來自於當年的十字軍東征。克林頓在喬治城大學的一次演講中回憶並誇大了十字軍於1099年奪回耶路撒冷後對猶太人的屠殺,他指出中東的人們至今還對這個事件記憶猶新,並且心裏懷怨。但為何伊斯蘭主義者會對猶太人被殺感到憤怒呢?(伊斯蘭主義者通常以仇恨猶太人出名)克林頓沒有給出任何解釋,美國報紙也批評克林頓為了把責任都推到自己國家身上不惜搬出近1000年的前陳年舊事,但是沒有人質疑克林頓基本前提的準確性。

十字軍1099年奪回耶路撒冷

當然,不少嚴謹的歷史學家發聲質疑了克林頓的根本假設。在克林頓知道有十字軍東征之前,不少歷史學家已經在盡力澄清被曲解的十字軍東征歷史過程。他們不是歷史修正主義者,而是主流史學家經過數十年非常嚴謹、認真的學術研究而總結出來的成果。而伴隨着9·11等伊斯蘭暴恐事件的不斷升級,他們的研究成果也越來越受到公眾的關注。

伊斯蘭的威脅

人們對十字軍的誤解十分常見。通常,十字軍東征被刻畫成由嗜權如命的教皇發起,是由宗教暴徒衝鋒陷陣的一系列「聖戰」(高中歷史教科書就是這樣的內容)。十字軍東征被視為自以為義和不寬容的「範本」,是天主教歷史乃至西方文明的污點,被認為是後世西方帝國主義的先兆。十字軍把西方的暴力帶到了和平的中東然後導致原本開化的穆斯林文化產生畸形,使其成為廢墟。史蒂芬·朗西曼(Steven Runciman)的三部曲著作《十字軍東征歷史》和由特里·瓊斯(Terry Jones)主持的紀錄片《十字軍東征》都持這樣的觀點。作為消遣,它們都很有娛樂性,可惜作為歷史,它們都很糟糕。

那麼,十字軍東征的真相到底是什麼?首先,十字軍東征是對伊斯蘭暴力擴張的直接回應,十字軍力圖抵禦和收復穆斯林征服基督徒的國域。

十一世紀的基督徒並非患有受迫害妄想症。穆斯林真的對他們展開了大舉進攻。雖然有和平的穆斯林,但伊斯蘭是在戰爭中誕生,也以同樣的方式壯大。從穆罕默德時起,穆斯林擴張的方式總是依仗武力。穆斯林的思想將世界分成兩個部分--伊斯蘭之地和戰爭之地。基督教和其它任何非穆斯林的宗教一樣沒有可容身之處。

穆斯林統治下的穆斯林國家可以容忍基督徒和猶太人存在。但是,在傳統伊斯蘭里,基督徒的國家和猶太人的國家必須被摧毀,他們的土地必須要讓穆斯林佔領。當穆罕默德在七世紀向麥加發動戰爭的時候,基督教是在勢力和財富上都佔主導地位的宗教。作為羅馬帝國的信仰,它橫跨了整個地中海,包括它的誕生地中東地區。因此,基督教世界成了最早期的哈里發們的主要攻擊目標,並且在接下來的一千年當中仍然是穆斯林首領們的主要目標。

穆罕默德死後不久,伊斯蘭的戰士們就摧枯拉朽般對基督徒發動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勢。他們非常成功,巴勒斯坦、敘利亞和埃及--這些曾經是世界上基督徒比例最多的地區--很快被淪陷。到了八世紀的時候,穆斯林軍隊已經佔領了所有北非和西班牙的天主教地區。十一世紀,塞爾柱土耳其人(Seljuk Turks)佔領了自從聖保羅時候起就是基督教的區域--小亞細亞( AsiaMinor,也就是現在的土耳其);東羅馬帝國--也就是現代歷史學家們所稱的拜占庭帝國--被削減為比希臘大一點點的小國。情急之下,君士坦丁的皇帝派人向歐洲的基督徒求救,請求他們援助東方的弟兄姊妹。

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時期的東羅馬帝國或稱「拜占庭」(藍色),紅色是穆斯林征服的疆域。

理解十字軍

這樣的形勢促成了十字軍的誕生。在這之前,穆斯林佔領了原基督教世界三分之二的土地長達四個多世紀。十字軍東征是對此的回應。基督教作為一種信仰和文化必須捍衛自己,否則就會被伊斯蘭徹底吞噬掉,十字軍的組建就承載着捍衛自己的信仰與文化的使命。

向西方教會求救的東羅馬帝國(拜占庭)皇帝阿萊克修斯(Alexios I Komnenos)

伊斯蘭興起之前,幾乎整個歐洲與中東都信仰基督教。基督教在公元1世紀興起後經歷了羅馬帝國數百年的排擠與迫害,靠和平方式傳播;公元4世紀被確立為羅馬帝國國教後傳遍了西羅馬帝國與東羅馬帝國(拜占庭)的版圖。

下圖為基督教在伊斯蘭誕生當年(公元後610年)的地圖:(圖中白色為基督教傳播的範圍,橘色為同樣信奉基督教的拜占庭帝國的國界):

伊斯蘭誕生不久後,穆罕穆德的追隨者們便對基督教世界發動了攻擊,此前基督教國家並沒有對中東進行過征服。無論是拜占庭帝國和其對手波斯帝國(信仰瑣羅亞斯德教)都對阿拉伯半島並不感興趣。

穆罕穆德通過武力迅速征服阿拉伯半島,這是他去世時(公元632年)伊斯蘭的版圖(綠色):

下圖這個時期的聖戰大旗主要依靠阿拉伯穆斯林扛起,這是阿拉伯穆斯林武力聖戰地圖(公元632-750年):

再後的聖戰大旗主要靠土耳其穆斯林扛起。面對數百年的殘酷聖戰、西方基督教王國們展開了十字軍東征,支援東方基督徒與收復聖地耶路撒冷。但是拜占庭帝國仍隨後滅亡,聖索菲亞大教堂被變為清真寺(公元1096-1500)。

教皇烏爾班二世( Pope Urban II)在1095年召開的克萊蒙特會議( Council of Clermont)上,號召基督教界的勇士們抵擋伊斯蘭的侵略,得到了熱烈的響應。成千上萬的戰士們立下十字架的誓言,準備戰鬥。

1095年組建十字軍的事情是在第一座基督教主要城市(大馬士革):被穆斯林攻陷後460年,基督徒的聖城耶路撒冷被征服後458年,埃及被征服第453年,君士坦丁堡遭穆斯林軍隊第一次圍攻後421年,西班牙被征服後377年,法國遭攻擊後第363年以及當時基督教的中心羅馬城遭一波穆斯林軍隊洗劫後249年。

因此十字軍東征的戰爭性質是防禦性的、回應性的,在這一點上是顯而易見的。

那麼參與十字軍東征的戰士們,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他們的動機常常被誤解。

在啟蒙時代,人們通常聲稱十字軍僅僅是那些缺乏土地、並且是不成器的人,他們想利用這個機會到遠處去掠奪。十字軍所表現出的虔誠情操、自我犧牲精神和對上帝的愛顯然沒有被認真解讀,而是被解釋成背後陰險計劃的託詞。

1095年,教宗烏爾班二世在克萊蒙特會議上。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十字軍東征的真正歷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3/1567837.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