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五四:為中華之崛起而冒名讀書

作者:

上次龜兔賽跑,兔子過於驕傲輕敵,睡過頭所以輸了,這次比賽兔子絲毫不敢懈仿,一路狂奔不肯停歇,快到終點時發現烏龜的起跑線就在終點線附近,原來龜爸是負責畫起跑線的,兔子還是輸了。

新一次的龜免賽跑又來了,兔爸吃一塹長一智,努力讓龜兔處於同一起跑線,這次比賽兔子依然絲毫不敢懈怠,一路狂奔不肯停歇,終於第一個衝過終點,父子倆相擁而泣淚流滿面,龜爸也過來表示祝賀,並感謝兔子替龜兒子考出了好成績,這次龜爸找人幫忙讓龜兒子冒名頂替了兔兒子。以前寓言源於生活,現在生活全是寓言。

在很多家長中間流傳着這樣一句我極其討厭的話,「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句話讓無數家長感到焦慮,因為這條起跑線他們看不到,只能靠自己琢磨或者相信那些營銷型教育專家的話,起跑線是在學區房那還是幼兒園那?是在鋼琴培訓機構里還是在美術輔導班上?是在舞蹈課里還是在小提琴奏鳴曲上?……

其實大部分家長都誤解這句話了,這話的意思不是讓孩子從小就做各種努力各種準備,這話是用來教育家長的,簡單來講,家長才是孩子的起跑線,不要讓孩子輸在爹身上。這話不難理解,很多孩子的爹是在命運規劃局工作的,是負責畫起跑線的,想什麼時候畫就什麼時候畫,想畫在哪就畫在哪。當你的孩子從幼兒園就開始起跑時,吭哧吭哧跑了十幾年,一路艱難險阻,有幸活了下來,眼看快衝刺進高校里

了,發現別人家孩子的起跑線就被爹畫在高校門口,輕輕一抬腳就能衝線了。

你還別有什麼怨言,這都是文明行為,野蠻的連起跑線都懶得畫了,等你的孩子衝刺結束以為馬上跑進高校了,結果發現這十幾年的努力都是為別人付出的,而這一發現,也是十幾二十幾年後的事了,我覺得這才是社會真正的殘酷所在,是軟刀子殺人,是看不見兇手,是團伙作案,是受害者沒有傷口,是旁觀者讓你接受現實,是自己放棄了捍衛自己,是司法者無動於衷甚至狼狽為奸,是類似的事情還在繼續。

我記得上高中時臨近高考,老師對我們說過一句話,高考是最公平的考試。校長也在全員動員大會上告訴我們這些農家子弟,你們要好好考試,將來你們這些人里是要出鎮長縣長市長的.……,聽得我熱血沸騰,我是指」高考是最公平的考試」這句話,我們的校長是個好校長,我只是認為既然說的都是鼓勵的話,幹嘛不說的級別高點。

幾個月後的高考英語考場上,我上了人生第一課,至今印象深刻,考試鈴響後,按道理說不能進入了,但一個滿頭大汗的胖子還是坐在了我的斜後方,他拿了塊大毛巾不停擦汗,卻不怎麼答題,直到一個男人進來給他塞了紙條,這個男人不是監考老師,按道理來說,外人也是不能進來的。都是按道理,高考是最公平的也是按道理,後來我琢磨了一下,這話應該改成」高考是你們能遇到的最公平的考試了」,這就有了對比有了相對性了,這話就沒毛病了。

那個揮汗如雨的胖子不知道現在如何了,他對我的英語成績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也給我上了人生很重要的一課。最後我選擇了跟山東省一樣處於多事之秋的山東大學,在這裡我遇到了一個來自北京的胖子,給我上了人生很重要的第二課,這哥們剛入學時挨個宿舍串門,問大家的高考成績,並很自豪的告訴大家他是四百多分進來的,現在看來沒什麼大不了的,當時卻像被羞辱了一樣。那時候我是有個疑問的為什麼同一個學校在北京的錄取分數那麼低,我記得有個老師告訴我城裡的孩子能接觸的東西多綜合素質很全面,接觸東西多了必然要對學習成績有影響,降低點錄取分數是應該的聽了這話,在學校只知道學習的我羞愧地低下了頭。雖然我知道他在扯蛋但卻無言以對,因為這個蛋太巨大了,教育體制之蛋。

當年高考報志願我是想填上海交通大學的,但考慮到上海生活費太高,而山東大學2001年招生政策有一條640分以上免學費本碩連讀,於是我就選擇了後者。直到很多年以後曝出了上海交大內網泄漏事件,我才知道2001年上海交大有一大批關係戶考生被照顧了,一大波四百多分的上海考生和一些更高分數的外省考生被列入關係戶名單,每個被特殊照顧的考生背後都標註着關係來源,這裡面有電力局紀委書記的女兒,上海檢察院領導的兒子,某某人的妻妹,某某人的孫子,六院幹部病房主任的侄子,市婦聯的關係,「多位領導請託」,盛校長的侄子,教育部人事司管培俊司長的關係,上海教育超市總經理王星之子,團市委副書記張仁良內弟,市考試院院長鬍啟迪、太平洋口腔醫院院長,上海人事局聞處長的女兒,長寧教育局的關係,市團委副書記的內弟,市人大領導委託…………。

我就不一一舉例了,這說明什麼?說明這些關係戶都是文明人,從不幹冒名頂替別人的惡事,當然,首先是因為他們沒有這個必要去做,他們有更多的方式,看上去更文明,更高級,風險更小。冒名頂替他人,毀掉的是別人的一生,這種殺人不見血的惡,從來都只是屬於中下層對底層的絞殺以及底層之間的揪斗,是底層互害你死我活的教育版,而上海交大這批關係戶以及他們背後的人,他們都屬於另外一個階層,他們不需要做這麼髒的事就能把想乾的臟事給辦了,他們不需要用殘酷的手段就能把殘酷的事情完成,而這些後果這些成本,都甩給了底層社會。就像當年黑龍江常委大慶書記韓學鍵的兒子,高中成績一般,保送北大,大學成績一般甚至有掛科的,也保研。官場的腐敗導致教育的腐敗,教育腐敗考試製度必然腐敗,腐敗的環境下,手握權力者可以貫通很多領域,而那些沒有資格腐敗的人,就只能在腐敗的環境下勾競出冒名頂替的路子,要走這條路就要吃人血饅頭,而路的那一端,連接着的也是通往腐敗之路。這條路說得好聽點是「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現實生活中卻往往是殺人不見血,屍骨橫遍野。

科舉是為政府選拔人才的,科舉舞弊,會選出一堆蠢材,蠢材管理社會治理國家,這不自取滅亡嗎?所以科舉制度出現以來,對於科舉舞弊這事,政府都是嚴懲不貸的,要麼腰斬,要麼滅族,要麼流放寧古塔之類的,放到現在,卻有點你諒解我我包容你的意思,如果說大家都是底層互相體諒生活的艱辛,倒也罷了,作為當地政府,居然會冒出讓當事人把帖子刪了,否則影響當地形象這種話,刪帖了當地形象就好了嗎?難道不該是把事情調查清楚還當人一個公道才叫好形象嗎?這個社會有點亂,不知道是不是當年的高考關係戶和冒名頂替上大學的人都走上了各級領導崗位鬧的。

最近冒出這麼多高考頂替事件,很多人都強烈關注,我搜了一下周小平等同志的微信公眾號,並沒有對此事發表評論,我覺得這是正常的,小平的粉絲不關心這些事,對於他們而言,根本不用擔心高考被冒名頂替,因為考不上,何來被頂蔡一說。他們也不需要接受高等教育,一旦接受,就難免胡思亂想,一胡思亂想,就難免萌發自由思想,一自由思想,就是對小平同志的不忠誠。做小平的粉絲其實挺幸福,不用憂愁,不用焦慮,縱使蠢,也幸福。

教育的腐敗大學的醜聞已經夠多了,即便高考是很多底層人唯一的出路,那它也已經不再是一條人走的路了,即便走上那條路,幾年後你也會發現是條死路,改變不了你的生活也改變不了家庭的命運,你問我該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很多問題在這裡是無解的,要想改變,只能跳出來脫離這裡,漂洋過海去看看。

話說回來,有些事,聊勝於無,固守這裡的人,還是得珍惜高考的機會,高等教育高考這件事,曾經被打倒過,以後也很有可能再來一次,我們複習一下當年的紅小將們要打倒高考的信:現行的升學制度就是中國封建社會幾千年來的舊科舉制度的延續,是一種很落後的、很反動的教育制度。.…….其具體罪狀如下:

(一)使許多青年不是為革命而學,是為考大學而鑽書堆,不問政治。不少同學有嚴重的『唯有讀書高』、『成名』、『成家』、『個人奮鬥』、『走白專道路』等剝削階級的反動思想。現行的高考制度助長了這種思想。(二)使許多學校片面追求升學率,而造成許多「特殊」、「重點學校」、專收高材生,這種學校為一些只鑽書本,不問政治的人大開方便之門,把大批優秀的工農、革命幹部子女排斥在外。(三)對學生德智體的全面發展起到嚴重的阻礙作用.……我們具體建議如下:從今年起就廢除舊的升學制度。」

對於那些冒名頂替別人上大學的人,我相信他們不會有事,那些希望徹查此事的人恐怕要失望了,我也無法給你們想要的答案,但可以給你們點正能量,古有鑿壁偷光而讀書,今有為中華之崛起而冒名讀書。那些冒名頂替者,一定會替你建設好祖國的。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