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李大眼:流氓高呼着正義 戴上紅袖箍興奮了

—高光時刻的正義

作者:
當群眾基礎有了,正義的基礎就有了,正義有了,合法性就有了,即便過程中有粗暴的地方,也是正義的粗暴,是為捍衛群眾的利益。所以抄家打耳光揪頭髮遊街,一切都自然而然發生,誰也沒覺得不對。

大家已經都看過了紅袖箍衝進民宅砸爛麻將桌並抽主人耳光的視頻,也看了小伙因沒戴口罩被執法人員綁在樹上強行戴上胸罩的視頻,還有西安老頭沒戴口罩被物業抽得滿臉是血,女子沒戴口罩被牽鐵鏈指認型遊街,以及全家舉着檢討書念‌‌「我們是一家四口在家打撲克,違反了非常時期不聚集的命令,我們錯了‌‌」……等等視頻。

我一點不奇怪這些事兒能發生,因為執法者代表正義。

大家都知道那個湘西小鎮的故事,一個美麗的女人和丈夫開了家米豆腐店,味道好、態度好,加料不加錢,大家都喜歡她。這讓對面的國營餐飲店女經理很不爽,當一個國營的女人生意和顏值雙敗,這仇恨可轉化為正義,正義就可以讓她去殺人。

鎮上有個二流子,形象猥瑣,遊手好閒,天天跑豆腐西施店裡蹭吃,他因懶而窮,因窮而賤,當然被人看不起,也沒女人,每晚就躺床上對一個女性小木偶展開意淫。

後來國營餐飲店女經理當了工作小組組長,回到鎮上掌握生殺大權,看着二流子家徒四壁,她兩眼充滿正義:‌‌「已經解放了十四五年,可是我們的土改根子王秋赦還沒有得到解放,看來,還是要搞運動啊!‌‌」

王秋赦就是二流子的名字。李組長提拔了二流子小王,給房給錢給他戴上紅袖箍,瞬間小王眼睛就亮了,興奮地喃喃自語:媽媽的,這運動,我支持!我擁護!

那是他人生的高光時刻,抄別人家抽別人耳光砸人家東西,此時他代表小鎮的正義。

我一直是把這部電影當成正義史來看的。

你看,二流子小王是以僱農身份來鬥爭剝削階級豆腐西施的,李組長是為了拯救家徒四壁的窮人才搞運動的,有個經典情節:李組長在批鬥大會上喊了很久口號,群眾們並沒什麼感應,哄孩子打嗑睡上廁所一片散漫吃瓜狀……當她說出豆腐西施‌‌「一年居然靠開店掙了6600元‌‌」時,整個會場轟地一聲,群眾們忽然精力集中,怒目而向,那些眼神像幾百把正義的刀子砸向豆腐西施……

故事的後來順理成章,豆腐西施店被抄,老公自殺,她被批鬥,掃大街……掃着掃着還和一個右派相愛懷了孩子,這太不正義了,因此她和右派一起被抓進大牢……

當群眾基礎有了,正義的基礎就有了,正義有了,合法性就有了,即便過程中有粗暴的地方,也是正義的粗暴,是為捍衛群眾的利益。所以抄家打耳光揪頭髮遊街,一切都自然而然發生,誰也沒覺得不對。

眼熟吧,所以只要一件事成為不容質疑的正義運動,那顆種子就像找到了宿主迅速傳播開來,而且是人傳人,不可防不可控。

所以你看到了不少人在說‌‌「不戴口罩傳染了人怎麼辦,這種人打他是輕的,非常時期就該用重典,這是為大家的利益‌‌」,甚至醫護人員被阻止回家都有人支持,‌‌「因為他們更可能攜帶病毒‌‌」。在一場正義的運動中,平時聰明的人們腦子裡的選項就會奇怪地迅速減少,多選變成雙選,到最後必然只能是單選。他們從不去想是否應該遞去一個口罩而不是打得老頭滿地找牙。

無論戰爭、運動還是瘟疫,所有故事其實是人性故事。那個小鎮,是一個縮影。那些曾被侮辱的,現在要侮辱別人,他上升無望,所以找回尊嚴最好的方式就是讓別人失去尊嚴,遊街,抽耳光,砸麻將桌,讓全家四口念檢討書,這是他們人生中的高光時刻。五十年後,我們坐着世界上最快的高鐵,卻還在那個鎮。

作為一直充滿濃濃正能量的作家,我迅速糾正上面的錯誤思想,發現了砸麻將機事件的那個鄉長兩次登門誠懇道歉,也發現比我更正能量的俠客島也批評了這事兒。過去豆腐西施等一個道歉等了十幾年,現在只等了兩天,高鐵真好。要放在過去,寫了很多好日記的武漢作家方方就不是被攻擊造謠,而是遊街示眾;韓紅也不僅僅是被質疑,她會下大牢。祖國進步了。

我其實認為國人沒有傳說中那麼仇富,前些年參加地震救助時我發現,他們仇富,但更仇道德,否則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喊馬雲爸爸,又那麼多人抓謠點贊質疑善行。這些人潛意識已雲計算過此生已無任何希望比馬雲有錢,但肯定有希望可以顯得比方方、韓紅更有道德,畢竟在我國,有道德這事兒比有錢要來得容易很多。所以正義爆棚、英雄如雲,新聞讓九個月身孕的醫護上前線,群眾22次扔下62萬塊錢,扔下植物人丈夫毅然上疫區,一頭秀髮落地譜寫了一曲英雄的讚歌,百萬點贊驚懾妖孽。落霞與孤鶩齊飛,謠言共段子一色。

我又犯了片面的錯誤,畢竟在《西西里美麗傳說》中,莫妮卡貝魯奇也有同樣遭遇,她那麼美,在正義的小鎮群眾眼中,就是法庭律師說的‌‌「她最大的罪,就是太美了‌‌」,那些女人覺得她不僅是個妓女,還是一個和德國鬼子睡覺的妓女,剪她頭髮撕她衣服就是正義行為。

年輕時我一直把它當壓枕毛片看,現在才覺得它其實是一部偉大的意大利正義史。無論古今中外,我懷疑高呼正義的人,他那麼正義,一定有很多秘而不宣的噁心事,武如巡邏隊砸麻將機,文如程抄抄剽竊不已,只要時機、溫度合適,宿主存在,這類人體內某種東西一下子就開花了。

湘西豆腐西施的故事有個結尾:十幾年後,那個由姜文扮演的右派出獄了,他回到鎮上,正義群眾又歡樂地聚在米豆腐店,忘了過去干過什麼,只是二流子小王已瘋了,敲着鑼大鎮上喊‌‌「運動了,運動了!‌‌」他還幻覺在過去,習慣性蹭豆腐吃,牛哄哄地訓人,有人想揍他,被姜文制止,讓豆腐西施給他盛了一碗,又盛一碗……這世上還是有好人,姜文從始到終都顯得不那麼正義,就是一個字寫點好看點的搞破鞋的。

有人戲弄二流子‌‌「運動了!‌‌」,他興奮的激凌了一下,眼睛又放光,說:‌‌「運動?是得搞運動了,運動又來了!‌‌」急起身敲鑼跑去搞運動了。二流子是最喜歡運動的,他們沒本事,懶,只能渾身摸魚。姜文看着二流子遠去的影子,說了這片子最後一句台詞:他說的興許有道理,要是不防着點,還會再來的……

我年輕時,比現在還無知,容易正義感爆棚,至少現在慢慢明白,正義應該是塊腦子裡冷靜的堅冰,千萬別動不動就腦子發熱,那容易進水。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