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中國人最容易誤解的文史常識

“冠冕”並不皆“堂皇”

“冠冕堂皇”是一個成語,比喻外表很體面然而實際並不如此。但在古代,“冠”和“冕”二者的詞義所指並不太一樣。

帽子古代稱首服,“冠”在古漢語里第一個意思就是首服的通稱。

古時,人的社會身份不一樣,“冠”也就不一樣:庶人戴的為緇布冠。緇為深黑色,緇布冠就是深黑色的布所制的帽子。而大夫和士戴的是玄冠,用黑繒製成。玄也是一種顏色,是淺黑色。

冠的第二個意思是冠禮。冠禮是男子的成人禮,士二十而冠。

與冠相比,冕的地位要高得多,冕為首服之最尊者。

冕的大致規格如下:上面是木板,木板外包麻布,上面是黑色,下面是紅色。一般來說,只有天子、諸侯、卿大夫才有資格戴冕。

因此“冠冕”雖然連用,但二者卻有嚴格的區分,冠和冕內部又有很多差別,所以冠冕並不皆堂皇。

“笑納”並非笑着納

中國自古就號稱禮儀之邦,說話講究一個“禮”字。

隨着時代的發展,我們逐漸遠離了繁文縟節,一些文明禮貌用語也漸漸在我們的生活中隱去,但偶爾看到和聽到的卻常常是誤用。

比如“笑納”一詞,“納”是“接受”、“收下”之意,“笑”則是“嘲笑”、“哂笑”之意。

“笑納”的意思是說,自己送給對方的東西不好,不成敬意,讓對方笑話了。

所以應是“自己送禮物請對方笑納”。

而有人把“笑”錯誤地理解為“高興”,是因為高興而笑,所以會說對方送的禮物自己笑納了。

“笑納”被用錯的情況還有另外一種。

在某地曾見到道路上懸掛着這樣一條橫幅:“做好東道主,笑納遠方客。”

客人可以“笑納”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從“笑納”一詞本義來看,它是有專指範圍的,只能納物,不能納人。

“笑納遠方客”,從字面上解釋,即要對方把“遠方客”作為禮物收入。這不成了笑料了嗎?

把人作為禮品請對方“笑納”,這多少有點不人道了吧!

相信這是誤解了“笑納”一詞的真正意思,如把“笑納”改為“笑迎”,應當是正確的。

“先喝為敬”有淵源

在社交場合尤其是晚宴、午宴之時,我們經常聽到的一句社交辭令就是“先干為敬”。

有些人也許以為這是現代人的發明,其實不然,“先干為敬”的勸酒方式是從傳統文化里延伸出來的,堪稱源遠有自。

古人居所一般都是堂室結構,這種建築有堂有室。

堂在前,室在後,堂大於室。堂室之間,隔着一堵牆,牆外屬堂上,牆裡屬室內。堂上不住人,是古人議事、行禮、交際之所在。

舉行禮節活動時,室內以東向為尊,即席上最尊貴的人面東而坐;堂上則以南向為尊,最尊貴的客人南向而坐。

按照這種尊卑長幼排序坐好之後,酒席就可以開始了。

喝酒時,主人必須先於客人飲酒,是為“獻”。

這種禮俗起源很悠久,主人先飲,包含了向客人暗示“酒里無毒”,可以放心飲用之意(這一點,與通過握手表明雙方手裡都沒有暗藏兇器的思路很接近)。

主人飲過之後,客人亦須飲酒以回敬主人,是為“酢”,亦稱“報”。之後,主人為勸客人多飲,自己必先飲以倡之,是為“酬”。

客人在主人飲過之後也舉起酒杯暢飲,是為“應酬”,即以此回應主人的厚意。

這樣的禮俗慢慢延伸下來,就是今天我們所見到的“先喝為敬”。

現在人們在酒宴間也都是先進酒於賓為敬,為了勸客人飲酒,主人常自己先干一杯。這也許可以稱得上是中國源遠流長的酒文化之具體而微的體現吧。

知道了這樣的規矩,我們不僅知道了“應酬”的來歷,對於我們在酒席之上如何應對才不失禮貌也會有所幫助。

“五服”並非五件衣

“五服”這個詞在現代漢語里出現的頻率雖然不算太高,但在傳統文化里,卻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詞。

“五服”本身又是一個詞義十分複雜的詞。它可以作為計量單位。

作為計量單位用的時候,王畿之外,每五百里為一服。由近及遠,分別稱為侯服、甸服、綏服、要服、荒服。

同時,五服也可以指禮儀中的“吉服”和“凶服”。

吉服之五服,指天子、諸侯、卿、大夫、士五等之服裝樣式。

而凶服之“五服”是喪服的五種依親疏差等分出來的五等服裝。

中國封建社會是由父系家族組成的社會,以父宗為重。

其親屬範圍包括自高祖以下的男系後裔及其配偶,即自高祖至玄孫的九個世代,通常稱為本宗九族。在此範圍內的親屬,包括直系親屬和旁系親屬,為有服親屬,需要服喪。親者喪服重,疏者喪服輕。

服制按服喪期限及喪服粗細的不同,分為五種,就是所謂的五服:

1、斬衰,用極粗生麻布為喪服,不縫衣旁及下邊。

2、齊衰,用次等粗生麻布,縫衣旁及下邊。

3、大功,用粗熟布為喪服。

4、小功,用稍粗熟布為喪服。

5、緦麻,用稍細熟布為喪服。緦麻是最輕的服,表示邊緣親屬。

“五服”之外,基本上就不用再穿喪服了。因此,“五服”在實際上也代表了血緣的親疏遠近。

到目前為止,在中國農村的很多地方,依然保留着“五服”這種說法,只是這種說法更偏重於指家族血緣關係的遠近。

譬如,有時人們說自己和另外一個人的關係時,往往這樣說,我們兩家已經出了“五服”。這意思也就是說,他們擁有共同的祖先至少已經是五代之前了。

“慈母”曾是傷心事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這是唐詩中最為溫馨的一首詩,在華語圈中家喻戶曉。

我們太習慣於說“慈母嚴父”了,以至於我們自然地就認為“慈母”就是“慈祥的母親”。

其實,在中國古代,曾有個專門的稱謂叫“慈母”,對於這個“慈母”來說,“慈母”之“慈”與“慈祥”無關,“慈母”本來是件傷心往事。

“慈母”最早出現於《儀禮》。

《儀禮》對成為“慈母”的條件作了諸多令人張口結舌的限定:“慈母者,何也?傳曰:妾之無子者,妾子無母者,父命妾曰:女以為子。命子曰:女以為母。”

由此可知,不是隨便哪個女人都可以成為慈母,也不是哪個兒子隨便都可以擁有慈母。

“三長兩短”捆棺材

“三長兩短”常用來指意外的災禍或者危險的事情,那麼它又是源於什麼呢?

在鄉下人們是很忌諱說“三長兩短”的。

通常認為,三長兩短指的是未蓋上蓋兒的棺材,因為用來裝死屍的棺材正好由三塊長木板、兩塊短木板構成一個匣子。

所以在人們看來,這個詞有些不吉利的意思。

“三長兩短”特指棺材的說法猛一聽不無道理,但仔細推敲一下就覺得這種解釋有些不妥當了。

如果指的是棺材,那麼應該是有棺材蓋的;人死後棺材豈能不蓋上蓋兒?不蓋之棺焉能下葬?

可是,如果有了棺材蓋,那就不應當是“三長兩短”,而是四長兩短了?可見,這種解釋有些牽強。

那麼,“三長兩短”究竟指的是什麼呢?

據《禮記·檀弓上》記載,古時棺木不用釘子,人們是用皮條把棺材底與蓋捆合在一起的。橫的方向捆三道,縱的方向捆兩道。橫的方向木板長,縱的方向木板短,“三長兩短”即源於此。

到後來,人們用釘子釘棺蓋,既方便又快捷,三長兩短的捆棺材皮條也隨之消失。但是,這個詞語卻一直流傳下來,在生活中經常使用。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隨着火葬的推行,棺材也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

如果連棺材都絕跡的話,那麼把“三長兩短”指作棺材的說法也會像三長兩短的捆棺材的皮條一樣消失。

那個時候,恐怕知道“三長兩短”來歷的人會更少了。

“三教九流”話職業

在形容各色人等時,人們往往會用“三教九流”來概括。那麼,“三教九流”的說法究竟從何而來?“三教九流”指的是哪些人?

“三教九流”一般都被人理解為古代職業的名稱,並被認為這是泛指舊時下層社會闖蕩江湖從事各種行業的人。古代白話小說中的“三教九流”,往往含有貶義。

但其實,“三教”指的是儒教、佛教、道教。“三教”排列順序的先後,始於北周建德二年(公元573年)。

《北史·周高祖紀》:“帝(武帝宇文邕)升高座,辨釋三教先後,以儒教為先,道教次之,佛教為後。”

最初的“九流”,指的是先秦的九個學術流派,見於《漢書·藝文志》。

這九個學派是指儒家、道家、陰陽家、法家、名家、墨家、縱橫家、雜家、農家。

後來,“九流”被用來代表社會上的各行各業,在“九流”中,又分為“上九流”、“中九流”、“下九流”。

“上九流”是:帝王、聖賢、隱士、童仙、文人、武士、農、工、商。

“中九流”是:舉子、醫生、相命、丹青(賣畫人)、書生、琴棋、僧、道、尼。

“下九流”是:師爺、衙差、升秤(秤手)、媒婆、走卒、時妖(拐騙及巫婆)、盜、竊、娼。

事實上,“三教”和“九流”的名稱,在最初並不含有貶義,只不過是對不同人群的概稱而已。

自唐人撰《春秋穀梁序》中,把“九流”和“異端”並列後,加之佛教、道教迷信日盛,後人就用“三教九流”來泛指社會上形形色色、五花八門、各行各業各式人物,從此含有貶義了。

“萬歲”原本不是指皇帝

在看歷史劇時,經常會看到皇帝早朝的場面。但見文武眾臣跪下,連聲高呼“萬歲”、“萬歲”、“萬萬歲”。

所以人們常把“萬歲”與皇帝聯繫起來,認為“萬歲”就是皇帝,皇帝就是“萬歲爺”。其實,這是一種誤解,“萬歲”一詞的產生與皇帝並沒有多大關係。

西周時期,尚無“萬歲”一詞,但有“萬年無疆”、“萬壽”的記載,它並不是專對天子的贊稱,僅僅是一種行文的款式,也可以刻在鑄鼎上。

從戰國到漢武帝之前,“萬歲”這個詞時常出現,但並非是帝王專用,可分兩類:其一說死期,如劉邦定都關中後,曾說:“吾雖都關中,萬歲後,吾魂魄猶樂思沛。”

其二表示歡呼,如楚漢爭霸時,項羽放回劉邦的家眷時,漢軍也曾“高呼萬歲”。

至漢武帝時,“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萬歲”被儒家定於皇帝一人。

從此,“萬歲”成了皇帝的代名詞,只有對皇帝才稱“萬歲”。

而歷史劇中朝拜皇帝的場面,也和史實不符。

《漢書·武帝本紀》記載:元封元年春,武帝登臨嵩山,隨從的吏卒們都聽到了山中隱隱傳來了三聲高呼萬歲的聲音。其實這很可能是山中迴音,可是統治者卻視作“祥瑞”,把“山呼萬歲”定為臣子朝見皇帝的定儀,稱做“山呼”。

《元史·禮樂志》里對“山呼”的儀式有更詳細的記載:凡朝見皇帝的臣子跪左膝,掌管朝見的司儀官高喊“山呼”,眾臣叩頭並應和說:“萬歲!”司儀官再喊“山呼”,臣子還得像前次一樣。

最後司儀官高喊:“再山呼!”朝見的人再叩頭,應和說:“萬萬歲!”

如此可見,“萬歲”原本不是指皇帝,而“山呼萬歲”也非“三呼萬歲”。

“長袖善舞”不跳舞

水袖是演員戲服衣袖前端的白色部分,原是代表古人襯衣的衣袖。

但是,我們絕不能把戲曲演員精湛的水袖表演稱之為“長袖善舞”。

“長袖善舞”一詞語出《韓非子·五蠹》,原句為“長袖善舞,多錢善賈”。

意思是說,袖子長,有利於起舞。原指有所依靠,事情就容易成功。後形容有財勢會耍手腕的人,善於鑽營,會走門路。

司馬遷在《史記》中,寫范雎、蔡澤兩人的傳記時曾引用過這個詞語。

因為兩人都是極有口才、能言善論的說客,所以他們取得了秦王的信任。

在戰國時代,辯士並不少,但像這兩人一樣能相繼取得秦的信任而為卿、相的也不多見。

所以,司馬遷評論道,韓非子說的“長袖善舞,多錢善賈”,確是有理!

意思是說,范雎和蔡澤兩人就像舞蹈者有更美的舞衣、經商者有更多的本錢一樣,他們有比別人更強的辯才。對這兩人施展手段因而吃得開的行為有所諷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