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程曉容:耒陽維權事件凸顯的何止是地方債

網友「霜端」曾說:「談義務時,是初級階段。捐非洲時,是沒有上限,搞教育時,是經費有限。」

9月1日和2日,湖南耒陽市數千名家長的維權行動震驚海內外。(受訪者提供)

上周末,耒陽家長的維權行動震驚海內外。有外媒分析,此事凸顯中國地方債務的深層次問題,也有評論認為,地方債導致了這次衝突。果真如此?地方債要對包括甲醛超標在內的所有問題負責嗎?在地方債的背後,作怪的又是什麼?

有錢還是沒錢?

綜合媒體消息,截至2017年底,耒陽市政府債務餘額累計達人民幣24.64億元,相當於政府財政收入的111%。今年5月,耒陽市拖欠在職公務員工資,後用應急資金補發。

耒陽市財政吃緊,非一朝一夕之事,教育問題亦然。據網友介紹,耒陽城區面積不斷擴大,而政府在教育上投放的資金卻不見增長。越來越多的學生湧入城區,有的班級人數甚至上百,學校不堪重負的情況已有十幾年了。

8月底,耒陽市全民健身中心落成,這是為了9月3日開幕的湖南省第13屆運動會而興建的。據《華爾街日報》報導,這座綜合體育館耗資5億元人民幣,是當地的又一形象工程。

當健身中心開館之際,眾多家長正在為孩子們的健康抵制有毒的宿舍和教室。這確實是一大諷刺。無錢建學校,有錢蓋場館。

網友“霜端”曾說:“談義務時,是初級階段。捐非洲時,是沒有上限,搞教育時,是經費有限。”

耒陽貪官往事

2011年10月11日,《瀟湘晨報》報導了一起貪污窩案。有“最肥”科級單位之稱的耒陽市礦產品稅費徵收管理辦公室,770人的事業單位,110人貪污受賄,其中55人被立案調查。從徵收辦主任到下屬收費站站長,紛紛落網,涉案金額達500餘萬元。首名案犯是礦征辦原黨組書記、主任羅煦龍,他犯下貪污罪、受賄罪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

2013年4月,陸媒又曝出,耒陽市水利局水政監察大隊副大隊長伍某,為了賭博,貪污45萬元公款,被檢察機關逮捕。

2016年9月7日,有群眾在網上貼出檢舉信,揭露耒陽市餘慶辦事處南橋村人大代表村支書李四華貪污卻受到上級的包庇。信中寫道:“李四華放言說‘誰能奈何我’,說告到聯合國也不能解決這事,他有恃無恐。‘我上面有人,哪個能有那本事扳倒我?我同樣當支書、當人大代表。這些舉報我的人早晚會搞死他。’”

2017年9月15日,網文《看看耒陽農商銀行董事長是如何貪污腐敗的》曝光了科級幹部蔣生文的貪腐行為。其中兩條為:“亂髮放貸款,跟耒陽劉姓、李姓老闆官商勾結,騙取銀行貸款,從中收取巨額好處費,李姓老闆破產,在耒陽農商行有上億元貸款無法償還,造成損失”;“在幹部任免上,唯錢是圖,搞得耒陽農商行歪風盛行。誰錢出的多,誰就上。買官賣官現象猖獗。”

作者指出:“他區區一個科級,可以說蒼蠅都算不上,最多算只螞蟻蛀蟲,可以囂張、可以無法無天到何時?”

以上幾例僅是輕量級貪官。以小見大,可想而知,在巨大的地方債務漩渦中,除了措施不力、經營調控有誤,還有多少“貪虎”、“貪蠅”、“貪蟲”在把水攪渾,直至難以收拾?

20萬億元支撐了什麼

大陸知名經濟學家楊紹政曾經透露:“全體國民的稅款和國資收益每年供養所有政黨專職黨務人員和一些非政黨社團工作人員,分佈在政府、軍隊、社團、公有企業、事業單位、專職黨務機關的每一個細胞,總數約2000萬,給社會帶來的耗損估值約20萬億元人民幣。”這筆錢給全社會造成了財富耗損,導致國人的人均負擔為1.5萬元。

楊紹政分析指出:“假如有兩個經濟體,同樣的13.5億人口規模和同等的初始人均收入。一個社會全民公款供養的政權人員比另一個社會多4000萬。即使兩個社會生產效率相同,供養更多政權人員的社會將會越來越窮。只要不變革,更多供養政權人員的社會終究會崩潰。”

耒陽是縮影

顯然,耒陽是一個縮影。面對嚴重的不公,當健康安全受到威脅,民眾怒火中燒,忍無可忍。本次官民衝突所反映出的,是多年來政府的不作為、反作為。經濟畸形發展,教育和民生被長期忽視,官商勾結、侵吞公有財產,寧搞面子工程,不為百姓辦實事。中共當道,禍國殃民,這才是矛盾及亂象的根源所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