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程曉農:中美冷戰造就經濟全球化2.0版

作者:

最近,中國政府為了拉動衰落中的經濟,提出了「新質生產力」這個口號,而電動車等幾項產品被視為擴大出口的「利器」。但中國大力推動電動車出口的努力,卻遇到了歐美國家的抵制。

要點:

習近平最近提出了一個新概念,即「新質生產力」;

▪廖岷與耶倫談判時提到的貿易保護主義,是指正常國家之間出現的貿易糾紛;

▪外企若繼續選擇中國公司做生意,可能面臨巨大的政治風險。

這不是單純的貿易爭端,而是中國點燃中美冷戰之後,中國在經濟全球化2.0版的世界新格局中受阻。在此背景下,中國政府又採用一系列險招,試圖挽救搖搖欲墜的房地產這根中國經濟的支柱。這些政策為何出台,其後效又如何,本文試做分析。

一、習近平拔高電動車為「新質生產力」

習近平最近提出了一個新概念,即「新質生產力」。其背景是,原來的生產力不靈了。過往多年來,中國的經濟支柱一直是房地產業,由此帶動了整體經濟的四成。兩年前,房地產業這根經濟支柱突然垮下來了,因為這個產業的盲目擴張,把未來幾十年需要的住房都蓋完了;而民眾承受着沉重的房貸負擔,在中國進入全面失業、全面降薪的時代,大家的日子越過越難、越過越苦,沒多少人還想貸款買房了。這樣,房地產業的上下游產業全面蕭條。

為了維持信心,中國政府就編出了「新質生產力」這個口號,強調要發展新能源(電動車、鋰電池、太陽能電池)、新材料、先進制造(機械人)、電子信息等新興產業。這個「新質生產力」其實是「新瓶裝舊酒」,這些產業原來中國就有;中國政府的真實意圖是,利用歐美國家推動綠能的方針,用低價電動車佔領歐美市場,以保持出口創匯。

其實,光靠電動車,根本無法填補房地產業崩塌造成的經濟成長空白。中國的「萬得產業鏈數據庫」(Wind Product Chain Database,簡稱Wind PDB)去年1月發表了《透過Wind產業鏈,看房地產如何影響國民經濟和就業》。這項研究顯示,中國與房地產密切相關的建築業、房地產業和金融業,2020年的就業人數達到1.15億。而2022年5月1日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諮詢研究院發佈的《汽車產業電動化轉型對中國就業影響研究》指出,汽車電動化對汽車行業就業的影響是,6年裏該行業的就業崗位減少100-200萬個。

現在中國汽車工業的就業人數只有550萬人,隨着電動車的產銷量上升,汽車工業的就業人數不但不會增加,反而會減少四分之一甚至更多。顯然,電動車產能的擴大,不但無法吸收更多的勞動力,反而會大量減少汽車產業原有的就業人數,當然就更談不上吸納房地產業那可能失業的上億人了。

其實,中國的電動車外銷並未打開美國市場。中國電動車製造商比亞迪公司的副總裁去年11月接受彭博社採訪的時候表示,美國市場不在他們目前的考慮範圍之內;換言之,中國最大的電動車廠家比亞迪現在還未能進入美國市場。不過,中國電動車已有相當數量進入歐洲市場了,去年前9個月約40萬輛在中國製造的乘用車進入西歐,其中三分之一是外企的車,三分之二是中國本身的品牌。整個2023年,中國的出口車達到25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出口歐洲市場,主要靠低價取勝。

二、冷戰會終結「在商言商」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不久前到中國訪問,臨走前在記者會上強調,在電動車出口方面,「中國今天採取的行動可以改變世界價格。當全球市場充斥着人為製造的廉價中國產品時,美國和其他外國公司就會生存堪憂」。耶倫在北京談判時,中國財政部副部長廖岷表示,西方是用貿易保護主義措施,讓中國的企業無法正常發展。聽起來,好像是各講各話,那誰有道理呢?這要看我們怎樣來理解了。

廖岷與耶倫談判時提到的貿易保護主義,是指正常國家之間出現的貿易糾紛。中國本世紀初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WTO;現在是否可以通過WTO的貿易糾紛調解程序,來解決中國電動車傾銷所遇到的反彈呢?事實上,貿易保護主義或自由貿易開放,不能用於處於冷戰狀態的兩個核大國之間的經貿關係。

自從2020年初中國點燃中美冷戰之後,中美之間就不能再維持單純的商業競爭了。關於中國點燃中美冷戰,筆者在本台發表了數篇文章,介紹過這個過程,其中最早的文章《中美對陣中途島》發表於2020年4月10日。我在這一系列文章中,還特別分析了中國在南太平洋的一系列軍事和外交活動,說明這些活動都是中國對外擴張戰略的重要一環,也與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有關。

中國從二十年前開始,就一直在大舉擴軍備戰,不只是擴建航母艦隊、挑戰美國海軍,還在南中國海的公海水域建造了多個海上軍事基地,把南中國海用作中國戰略核潛艇艦隊的「堡壘海區」,為中國的彈道導彈戰略核潛艇提供安全隱蔽的作戰環境,從而讓這些戰略核潛艇隨時可從深海中發射洲際導彈,對美國全境發動核攻擊。

美國與發達的民主國家以及東亞的民主國家之間,現在當然仍然是正常的單純商貿關係,在民主國家之間,應該就是「在商言商」;但是,當專制的紅色大國威脅周邊地區的和平穩定時,紅色大國就把自己變成了世界和平與安全的破壞者,也因此就成了試圖維持東亞地區和平安全的這些民主國家的對手,或者說是敵手。而民主國家對敵手就再也不能單純地「在商言商」了。

「在商言商」的前提是,雙方都謀求和平和穩定;但其中的一方若準備武力威脅東亞和南太平洋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另一方就必須防範。何況中美兩國都是核大國,美國必須防止中國用核武器作為威脅手段、以達到控制西太平洋海域內各國的戰略目標。所以,從2020年中國點燃中美冷戰開始,中美之間從此就不存在單純的商業競爭了。因為中國把商貿活動當作壓制、打擊美國經濟的手段來用,它一方面想用低價擠垮美國的企業,一方面用商業活動當中賺來的外匯進一步貫徹對外擴張的企圖。

三、中美進入國家安全競爭

今年以來,美國開始比較明確地採用冷戰應對程序來對付中國,這樣的雙方關係,其實就是一種國家安全層面的競爭。美國現在不斷在不同場合強調,中國的某項經濟活動會危害到美國的國家安全,所以美國要採取反制和限制措施。晶片戰就是個典型的例子,因為高端晶片可以被中共用來研發打擊美國的軍用裝備。

美中兩國之間國家安全層面的競爭,其中的一個重要方式就是「弱敵」,即削弱敵手的能力,增加敵手追趕美國先進能力的困難度。過去二十年來,中國一直有一個建立西太平洋地區新霸權的國際戰略,而它的經濟策略本來就不是建立長期互信的經濟夥伴的合作關係,而是以「敵弱我強」為目標。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SB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30/2060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