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亮見:國企領導要取消周末,周扒皮都得甘拜下風

作者:

「千萬不要以為周六周日就是非工作時間,那可能會跟不上節奏的。

我個人初步決定,明年開始要實現周六周日工作制度,如果不能接受,可以考慮提前離職。

我個人真的特別討厭那種,一到周末就非工作狀態,只顧享受,而不懂享受的源頭是什麼的人。

工資是按月給的,不是按22天給的,如果你是按22天上班,那可22/30來打折扣。」

因為員工周六有半天沒看到消息,江西建工第一建築有限責任公司設計院院長溫衍彬,在釘釘群里大發雷霆,痛心訓誡手下員工,並個人初步決定明年周六周日也要工作。

在21世紀第二個十年,看到這樣的逆天言論,還是覺得震驚。

全世界一起跨世紀的時候,他是沒接到通知嗎?

你說他不懂法吧,他還知道法律規定的22天工作制;你說他懂法吧,他卻敢這麼公然挑釁勞動法。

資本家都不敢這麼剝削,人家再怎麼着,也只敢說996是福報,最起碼給打工人留了一天的活口。沒人敢直接說要取消周末。

溫院長這番話,雖不是什麼大事,但卻極具標誌性,它是剝削的某種極致形式。在這種剝削形式里,打工人沒有被當成人對待,甚至沒有被當成牛馬,因為,就是以前農村的牛馬,也只在農忙時才幹活,農閒時無所事事,你還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呢。

在這種剝削形式里,資源的壟斷讓他們覺得,給你個周末也要上班的工作,都是一種恩賜,你應該感恩並隨叫隨到,指哪打哪。類似奴隸制,奴隸主擁有對奴隸全部身心的所有權和支配權。

這不是資本思維,這是權力思維。給你準備下午茶,讓你工作得更賣力,才是資本家思維。他們是想壓榨你的剩餘價值,但並不想敲骨吸髓吃干抹淨。

因此,我才說溫院長的話極具標誌性,它將成為一座豐碑,一個符號,時時被後來的打工人瞻仰和銘記。

在這個意義上,我能想到唯一可以和溫院長相媲美的,就是周扒皮。

在曾被納入小學語文課本的《半夜雞叫》裏,周扒皮是個典型的惡霸地主,為了催夥計們幹活,大半夜學雞叫。後來被夥計們當成賊,狠狠地教訓了一頓,還差點被人打死。

但要我說,周扒皮和溫院長,還是差得遠呢。

首先,周扒皮為了讓夥計們幹活,還是在遵守「從雞叫起床開工日落則收工」的規定,為了讓夥計工作,人家好歹也是大半夜從溫暖的被窩爬起來,到雞窩邊學雞叫。從老祖太爺爺到周扒皮,一直有學雞叫的老手藝,人家可從沒想過要直接破壞這個規定,沒想過雞叫前也要幹活。

溫院長倒好,直接否定了周六周日是非工作時間的規定,要求員工不能有傳統機關周末的概念,要求工作日和周末都得幹活。這招釜底抽薪,周扒皮都要直呼專業。

其次,為了讓夥計多給他幹活,人家周扒皮可是把飯做好,給夥計們送到地里吃,省得來回耽誤時間。惡霸地主都知道要想馬兒跑,就得給馬兒吃好草。

我們的溫院長倒好,腦子裏想的不是取消電話補貼,就是按照22/30的比例打折扣發工資。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真的是地主老財看了都流淚。

再次,周扒皮曾罵過幹活時睡覺的夥計,「你們吃我的飯,掙我的糧,就這樣給我幹活?活不干,到這裏來睡覺,今天上午不把這一塊地給我鏟完,就別想吃飯。」這是什麼?這是契約精神啊,拿多少錢,干多少活,沒什麼好說的。人家周扒皮可從來沒覺得這是恩賜,是福報,要感恩。

可我們的溫院長,張嘴感恩,閉嘴「為人民服務」;前面說享受周末就會被社會淘汰,後面就說國家經濟出現大問題。無限拔高工作的意義,用以綁架員工壓榨員工。從個人發展到國家大計,這等PUA打法,周扒皮直呼「我當時咋就沒想到呢?」

最後,周扒皮最後被設計,被當成賊毒打了一頓,還鑽進了雞窩裏,嚇得拉了一褲兜子屎,最後還被人在大腿上打了兩槍,差點喪命。可即使如此,周扒皮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可謂悲慘至極。

可我們的溫院長絕不至於如此狼狽,江西省建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昨天發佈情況通報,也不過說溫院長的不當言論造成不良影響,「我司將按照有關規定進行處理」。三杯都不用罰,多麼優雅。

總之,溫院長的話,資本家看了流淚,地主看了心碎。

時代不一樣了,周扒皮要是知道後來有如此高人,肯定後悔生錯了時代。

—The End—

(編後語:周扒皮是個善良的農民,《半夜雞叫》是共產黨瞎編出來的誹謗地主的一個及其重要的作品)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亮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928/1959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