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證券時報:統租之下,一個靜下來的深圳城中村

作者:

在摩天大樓鱗次櫛比、高度繁華的深圳里,同樣有很多密集且殘舊的城中村,這裏雖然普遍樓體老舊、環境髒亂,但因為房租便宜,成為大多數外鄉人來城市闖蕩時最先選用的居所地。白芒村就是其中很普通的一個,最近因為統租,租客們被迫集中搬家而被市場關注。

現在的白芒村很安靜

昨天,記者特意驅車前往,車一進入白芒村,道路很暢通,很快就找到了停車位,目光所到之處,還有很多空車位。這與記者此前多次來這裏的感覺不一樣,與網上視頻裏白芒村人群聚集的熱鬧景象更是大相逕庭。

這幾天,網上出現了一些有關深圳白芒村的視頻。視頻中,白芒村里鬧得沸沸揚揚,很多人聚集在白芒村綜合整治項目的現場指揮部里等待一個說法。也有許多人大包拖小包離開村子,表情複雜。據說,因為整村被「統租」,租客們被要求在規定時間內集中清退。

以前,記者就曾來過這個位於深圳南山區的白芒村。那時,甭管白天還是晚上,這個不大的城中村永遠是熙熙攘攘的,人來人往,車行進村只能緩行,停車更難,兜半天都未必找得到車位。村里新舊不一、風格迥異又緊密相連的村屋下,開着各類五花八門的平民店鋪,這些店鋪的商品大多價格便宜、種類豐富,滿足生活各種需求。小店裏、巷口處,廣東話夾雜着普通話,處處瀰漫着煙火氣。

然而這次進村,白芒村里顯得特別安靜。進村沒多遠,路口「南山區白芒村綜合整治項目現場指揮部」的藍色指示牌很清晰,循着指示牌的方向,遠遠地就看到指揮部旁高牆上醒目地提醒:您,今天簽約了嗎?此前聚集了眾多人群的指揮部里,此時也並沒有什麼人,簽約的人不多,諮詢、投訴的人也沒有,並無異常。

村里也沒什麼人,安安靜靜的。記者在村里兜了一圈,擦肩而過的行人並不多,零零星星的路人里,要麼警惕地看着陌生人,要麼埋頭自顧自地搬東西、拖行李。

偶爾有在聊天的村民,用着本土的方言小聲交談着,從他們零星的言語中,記者能聽出他們在討論「清退」、「租金」。巷口間的幾個小學生也在叫嚷着:「你家啥時候搬?」顯然,搬家、清退成了這裏近期的主要話題,連學生娃們都知道,這裏要「統租」了。

事實上,也的確很難不知道,統租的宣傳工作在這裏已經深入各處,高牆上「國企統租,收益穩定,省心便捷,安心無憂」、「同心協力促統租,共建美好新白芒」的紅色橫幅隨處抬眼可見。

大多店鋪依舊開着門,卻沒什麼顧客,店主們大多無精打采地守着空店,看護着兒童節放假在家的孩子們。餐館、冷飲店裏生意更是清淡,有的店乾脆關了門。平時人聲鼎沸、熱鬧的白芒村,現在,路面空了,行人少了。

村裏的租客們應該沒有全部「清退」,儘管大多出租屋緊閉大門,樓道里也沒有出入的人影,但從陽台上晾曬的衣物來看,這裏至少還有三分之一的租客們並沒有搬出去。「晚上會熱鬧些,但比以前還是冷清多了。有些人已經搬走了,留下的人,也在陸陸續續往外搬。」一位便利店的老闆對記者說。

據說白芒村的農民房租金幾乎是南山區域租金最低的,單間空房900元左右,一房一廳也就1500元左右。住在這裏的,有周邊製造業工廠上班的打工人,也有剛畢業不久沒有積蓄的大學生,還有方便娃就近讀書的普通家庭。因為房東們的房子被統租,他們很多人都收到了搬家通知書。

統租背後,有人喜悅有人憂

近期,深圳城中村統租事件引起較大的反響。

官資料顯示,為加快解決新市民、青年人等群體住房問題,在十四五40萬套的基礎上,官方提高保租房規劃的任務目標,2021-2027年還要籌建100萬套保租房。其中,城中村統租是最重要的渠道。2023年,深圳提出要新開工建設60個項,建設籌集16萬套(間)。

大量租客高溫下被迫搬家,則顯得有點倉促和苦不堪言。於是,很快就有居住在白芒村的打工人在各大自媒體平台上哭訴:西麗白芒村這邊5月中村里要改建統租,今天房東要求6月底全部搬走,周邊的幾個村子也都在改建,讓搬到哪去?周邊根本沒有多餘的房子可租。也有網友在人民網「領導留言板」上提出:因白芒村綜合治理引起在讀小學家庭無房居住等問題。

除了被迫搬家,更讓這些被清退的租客揪心的事情是,未來是不是房租漲了,以後租房子更貴了。有一個租客在網上留言:統租前一房一廳租金1000元,統租後租金漲到2000元。

這樣的擔憂不是沒有依據。大規模介入深圳城中村的租房改造,這並不是第一次,今天的深圳統租,讓很多人想起之前萬科的「萬村計劃」。

幾年前,萬科曾從深圳上百個城中村的房東中「統租」近2000棟「農民房」以高於市場價的租金和農民房房東簽10-12年的長約,經過改造包括房屋底商、辦公空間等房屋後,移交給萬科長租公寓品牌「泊寓」進行運營。很快,當時就有眾多租戶認為,由於萬科的進駐,原來低廉的城中村房租猛漲。儘管萬科方面回應「升級改造會推高租金」是一個誤會,但最終因各方壓力和困難,「萬村計劃」還是以高管辭職、收房按下暫停鍵,宣告試錯失敗而結束。

統租利民但要慢慢來

出租屋能實行統籌管理嗎?一連串的問號成了業主、租住人員、二手房東、企業方的共同疑惑。這其中,統租價格更是各方討論的焦點。此外,統租後的安全管理也是租住人員首先關注的問題,而二手房東們則為統租後或將面臨失業而憂心忡忡。企業方也希望通過政府引導統籌出租屋,給員工提供舒適的生活環境,減輕他們的後勤服務管理壓力……

廣東省規劃院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認為,統租城中村是深圳多渠道公共住房供應的重大創新,貫徹了國家提出的超大特大城市穩步推進城中村改造,也是存量盤活的重要渠道,而且也符合高質量發展,供給側改革和積極探索新模式。

但目前看,這個工作推進得有些疾風暴雨,急於在短期內實現大體量任務增長。俗話說,蘿蔔快了不洗泥。太快了,就會導致工作方式上存在很多瑕疵,比如對現有租戶的大規模清退,必須以更高的租金統租,導致房源供應短期內急劇減少,而搬離的租客需要尋找新的居所,需求短期內釋放,不利於穩定租金,實現職住平衡,不利於穩定社會情緒。

這本來是一項民生工程和民生實事,完全可以做得更好。李宇嘉認為,首先應該做好統租片區供需評價和影響評估,即要統租一個項目時,要評估現有租客在周邊是否有適宜的同類房源選擇,以降低搬家的成本,儘量不影響其職住平衡的訴求。

如果周邊房源供應緊張,最好保持租賃供需現狀,不要去安排統租,以避免對現有的租賃生態造成衝擊,導致短期內供需失衡和租金上漲。或者,安排少量統租以豐富片區內多元業態,構建高中低檔租賃供應,提高可選擇性。

當下,城中村是片區租金的穩定器,適應深圳外來人口的租賃需求,其「低租金、小戶型、區位優」的原生特徵,是對龐大低收入外來人口需求的自然匹配。即有什麼需求就有什麼供給,這是最好的安排。政府不應該用潔癖的眼光來看待所謂的低端和髒亂差。

政府要做的,就是把物業管理,咖啡廳和籃球場等新市民需要的引進來,把水電管氣路網等短板和缺失補上,儘量不要大改室內空間,以降低運動式改造對市場供需和情緒的無謂擾動。如果確實需要改空間的,也應該逐步推進而不是一陣風,原有租戶儘量避免短期內大規模搬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證券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607/1911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