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中共跨境五大洲抓捕中國人 美國協助條約大變

—何清漣:由中共國跨境執法看近年國際關係的演變

作者:

基於上述情況,中國現在這種「海外110」行動,估計是當年司法合作的延續,與所在國商定的目標是貪腐官員等重點目標的嫌疑人,異議人士應該是中共當局挾帶的「私貨」。

中國政府海外執法的不確定性與時效性

近三年以來,圍繞中美兩國(今年則是俄烏戰爭),國際關係急劇變化重組,中國與前述63個國家簽定的107項司法協助條約應該會有變化,只是不被媒體關注報道罷了。但以美國為例,變化極大。以下是今年發生的兩件(類)大事。

據《華爾街日報》在9月24日發表《美中摩擦促使華人科學家離開美國大學》一文,引述普林斯頓大學、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收集的數據,2021年,有1,400多名在美國接受培訓的中國科學家放棄了在美國學術單位或企業的工作,回到中國,該人數比前一年增加22%。許多學者表示,美中日益敵對的政治情勢和種族環境是導致這一趨勢的原因之一。

據《華爾街日報》採訪的中國科學家所述,中國對言論和學術自由的限制讓他們感覺自己被困住了,他們經常要參加政治教育會議,而且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避免越過共產黨的政治紅線。那麼,他們為什麼要回中國?亞利桑那大學在2021年夏天開展的一項調查發現,因為擔心受到美國政府的監控,每10名華裔科學家中就有4名最近考慮離開美國。

毫無疑問,這些受監控的華裔科學家因自身研究的特殊性,或多或少與中國保持關係,有的甚至參與了「千人計劃」。但這不是秘密,中美兩國關係定位於合作夥伴甚至戰略合作夥伴時,千人計劃招聘計劃在網上公開,不少參與者也知會了供職的大學或者研究所,有的甚至還為其服務機構謀求了多筆來自中國的資助。他們這種行為,直到2019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才被正式列於違法。

另外一例就是紐約市的王書君五人間諜案。美國司法部網站在5月18日發佈《一名美國公民和四名中國情報官員被控對著名的民運人士、持不同政見者和人權領袖進行間諜活動》,附於文中的起訴書(中文譯文)詳細列舉了王書君案細節,主要是被告涉嫌密謀壓制在美國和海外的抨擊中國政府人士。據筆者所知,王本人在紐約民運圈活動的資本就是他與紐約領館的密切關係,他本人也毫不隱瞞這種關係,還常自誇於人前。本人總共只見過這人兩次,在一個十餘人的公開場合就親耳聽到過他這種自誇。據一些知內情的人士說,因為華人圈吃這套,因此王書君挾此自重——我在此處提這案子的原因有二:其一是因為這是美國以此類罪名起訴中共特務的第一起;其二是在中美關係尚好的時期,美國並不真在意中共特務在異議人士當中的活動,因為那只會搞亂民運圈,對美國傷害不大。

綜上所述,最後對本文闡述的內容做個概括:一、中共對外長期滲透,包括跨境執法在內。我在國內時對通過東南亞追逃就知曉一點,在東南亞鄰國當中,只有新加坡特別在意並禁止中國這種活動。二、目前的「海外110」從2018年開始公然存在,疑似「獵狐2014」與各國司法協作的延續;三、中國這種跨境執法與跨境活動存在着不確定性與時效性,主要受中國與他國關係狀態的影響,美國加強對華裔科學家的監控並起訴王書君就是一例,下一步也許就會波及中國的「海外110」。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005/1811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