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十首宋詞巔峰之作,有你心中的經典嗎?

在中國古代文學的閬苑裏,宋詞是一座芬芳絢麗的園圃。宋詞,在美麗的宋朝,若似錦繁花,不可收拾。

它的傷感與柔情,以浪漫典雅的姿態,裝點着國人的夢。

對於經典,各人心中自有偏愛。這十首千古絕唱之作,精妙絕倫,感慨頗深,不知能否觸動你?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宋】蘇軾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古人評論說:「此詞前半自是天仙化人之筆」(清程洪、先著《詞潔》)。

一句「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語言淺白,將古今變遷、宇宙流轉寫得淋漓盡致。

一句「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又將世間的相思、無言的告慰刻入人心。

蘇軾在抒發煢獨情懷的同時,滲進濃厚的哲學意味,自有獨特的孤高曠遠的境界。

念奴嬌·赤壁懷古

【宋】蘇軾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

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清代詞論家徐釚謂東坡詞「自有橫槊氣概,固是英雄本色」(《詞苑叢談》卷三)。

在《東坡樂府》中,最具有這種英雄氣格的代表作,恐怕要首推這篇被譽為「千古絕唱」的《赤壁懷古》了。

以周瑜的典故,寫自己的抱負,當蘇軾從「神遊故國」跌入現實,就不免思緒深沉、頓生感慨,而情不自禁地發出光陰虛擲的嘆惋。

而結尾又作「一樽還酹江月」之語,一位襟懷超曠、善於自解自慰的詩人,仿佛就浮現在我們眼前。

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宋】辛棄疾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辛棄疾老成謀國、憂深思遠的情懷和矛盾交織複雜的心理狀態,在這首篇幅不大的作品裏充分地表現出來,成為傳誦千古的名篇,而被後人推為壓卷之作(見楊慎《詞品》)。

辛詞常用典故,這首《永遇樂》更是佳作。典故雖多,卻用得天造地設,一氣呵成,氣勢磅礴,古今罕比。

青玉案·元夕

【宋】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里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曾舉此詞,以為人之成大事業者,必皆經歷三個境界,而稼軒此詞之境界為第三,即最終最高境。

在千千萬萬中,找尋一個獨特的存在,驀然回首,發覺就在你的身邊,恰似人生,峰迴路轉,原來美好和幸福近在咫尺。

聲聲慢·尋尋覓覓

【宋】李清照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悽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着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明代茅暎評論此詞,「這用十四疊字,後又四疊字,情景婉絕,真是絕唱。後人效顰,便覺不妥。」

開頭的疊字用得相當之妙,一種由愁慘而悽厲的氛圍已籠罩全篇,使讀者不禁為之屏息凝神。

最後以「怎一個愁字了得」句作收尾,也是蹊徑獨辟之筆。自庾信以來,或言愁有千斛萬斛,或言愁如江如海,總之是極言其多。這裏卻化多為少,僅用一個「愁」字如何說得盡?

蝶戀花·佇倚危樓風細細

【宋】柳永

佇倚危樓風細細,

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

草色煙光殘照里,無言誰會憑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

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王國維《人間詞話刪稿》中說此詞:「專作情語而絕妙者。……求之古今人詞中,曾不多見。」

這是一首懷人之作。詞人把漂泊異鄉的落魄感受,同懷戀意中人的纏綿情思結合到一起來寫,採用「曲徑通幽」的表現方式,抒情寫景,感情真摯。

「為伊消得人憔悴」,直抒胸臆,畫龍點睛般地揭示詞人的精神境界。

浣溪沙·漠漠輕寒上小樓

【宋】秦觀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

淡煙流水畫屏幽。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

寶簾閒掛小銀鈎。

在秦觀《淮海詞》中,長調應推《滿庭芳》(山抹微雲)為冠,小令則似應以這首《浣溪沙》為壓卷了。

這首詞的特點就在於描繪了一個精美無比的藝術境界,他在傳達一種微不足道的情感,一種閒愁,一種無事的狀態。

飛花似夢,絲雨如愁,其意境非常具有代表性。

臨江仙·夢後樓台高鎖

【宋】晏幾道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這首詞代表了晏幾道在詞的藝術上的最高成就,堪稱婉約詞中的絕唱。

「落花」「微雨」兩句,「名句千古,不能有二」,襲用前人成句,化入詞中,妙手天然,構成一淒艷絕倫的意境。

全詞以虛筆作結,自有無窮感喟蘊蓄其中,情深意厚,耐人尋味。

揚州慢·淮左名都

【宋】姜夔

淳熙丙申至日,予過維揚。夜雪初霽,薺麥彌望。入其城,則四顧蕭條,寒水自碧,暮色漸起,戍角悲吟。予懷愴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為有《黍離》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處,解鞍少駐初程。

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

自胡馬窺江去後,廢池喬木,猶厭言兵。

漸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算而今重到須驚。

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

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

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

姜夔路過揚州,目睹了戰爭洗劫後揚州的蕭條景象,撫今追昔,悲嘆今日的荒涼,追憶昔日的繁華,發為吟詠,以寄託對揚州昔日繁華的懷念和對今日山河殘破的哀思。

姜夔的文字非常精煉,不講那種大氣派或氣勢,而是講很精緻的幽靜的感覺。

滿江紅·寫懷

【宋】岳飛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

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此種詞原不應以文字論短長,然即以文字論,亦當擊賞其筆力之沉雄,脈絡之條鬯,情致之深婉,皆不同於凡響,倚聲而歌之,亦振興中華之必修音樂文學課也。」

此詞無需多談文字、意境等,它的名聲、它的氣勢、它的精神,已註定是一首絕唱。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岳將軍此詞,激勵着千古中華民族的愛國心,一腔忠憤,碧血丹心,肺腑傾出。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812/1788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