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強美元時代 經濟下行、製造業出走 對人民幣形成壓力

紐約證交所里的屏幕顯示美國聯儲宣佈升息的信息。

美聯儲周三(4日)宣佈將聯邦基準利率提高2碼、同時從下個月起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強美元」時代來臨,加上中國經濟下行,對人民幣匯率形成壓力。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指出,美元強勢,必有大事。這一次中國資金大規模流出,製造業出走、房地產出現泡沫危機,稍不小心,有可能掉入日本失落30年的陷阱。

今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貶值3.15%,瑞銀投資銀行亞洲經濟研究主管暨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認為,人民幣匯率還會進一步貶值。不過預計中國人行在匯率和其他政策目標之間尋求平衡,相信中國央行不會將人民幣貶值作為拉動經濟增長的工具。

根據財新網報導,5日公佈的4月財新中國通用服務業經營活動指數(服務業PMI)錄得36.2,較3月下降5.8個百分點,連續第二個月創2020年3月以來新低。而此前公佈的4月財新中國製造業PMI降至榮枯線以下的46.0。

強美元、出口降、救經濟 中國人行若放任人民幣貶值恐嚇跑資金

資深財經媒體人王劍對本台表示,美元進入加息周期,強勢的美元對人民幣形成外部壓力,內部因素匯率受到經濟和貿易的影響。去年得利於各國疫情,訂單流入了中國;今年的情況完全相反,世界都開放,只有中國在疫情翻滾,今年出口就會下降,這兩個因素都會讓人民幣面臨非常不好的局面。王劍分析,人行最多只能採取「點煞」(時而緊、時而松),讓它貶又不能一路貶下去。

「人行是人民幣的操盤手,他要考慮兩個因素,首先人民幣匯率如果持續下跌,會形成輻輳效應,就是各個不利因素聚到一個點會放大效應。人行不想讓人民幣突然地暴跌,這樣會加速資金流出,因為大家如果都預期人民幣要下跌肯定嚇跑資金。」王劍說。

今年三月末中國外匯儲備為3.199萬億美元,創一年以來的新低。同時,環比減少258億美元,是連續第三個月下滑。當時路透社測算,3月匯率波動可能帶來約220億美元的負向估值效應,因資本暫時外流導致的減少規模約為38億美元。

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王一鳴上個月在一場論壇演說提到,在5月上旬要控制住疫情,穩定宏觀經濟大盤是當務之急,必須採取更強有力的政策舉措來力保二季度經濟增速「重返5%以上」。

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邱達生解讀中國資金持續外流的現象:「封城除了消費受到影響外,零組件的生產出現停工風險,外資隨着產能的移轉撤離。另一點,因應美聯儲緊縮政策讓資金回流,這兩個因素讓中國的人民幣的匯率沒有支撐。」

美元大幅升值恐造成中國經濟失落30年?

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在個人臉書貼文觀察,過去40年美元指數美元匯率每一次大漲,世界就出現巨大變化。第一個點是,80年代美元指數創歷史新高,美國與日本簽下廣場協議,日幣升值陷入失落30年。

謝金河進一步分析,這次美元、美債殖利率都走高,資金可能從中國大規模流出,中國經濟可能將面臨嚴峻考驗,稍不小心有可能掉入日本失落30年的陷阱,近期美元強勢,又是一次世界大變局的開端。

邱達生認為,因為觀察值有限、時空背景不同,要說中國陷入30年失落陷阱「言之過早」。他解釋,決策者與經濟學者會參考過去失敗的範例,不盡然會走回頭路。中國觀察過去美日80年代貿易戰、以及美蘇冷戰,應會做出較彈性的決策因應。

「現在中國主要的經濟策略是以外循環來拉抬內循環,成為像美國一樣內需導向的經濟體,這是未來長期規劃的策略。這策略跟廣場協議之後的日本不太一樣。此外,0746廣場協議當時美國是以政策來逼日本升值,現在人民幣升值是市場機制。北京政府不會就範於美國施壓升值,因為中國對他人民幣匯價有所管控。」

王劍同意中國資金外流、製造業出走、房地產泡沫化等危機都成立,但是還要觀察程度的不同。他舉例,資金外流1千億與1萬億,或者產業出走1百家與1萬家工廠有程度上的分別。王劍說,「看到某個趨勢跟看到結果是不一樣的。」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05/1744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