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木蹊:所謂的「民族企業」,實際上是個智商稅

作者:

我是真沒想到,司馬南和聯想的事情能發酵那麼多天,直到今天,還有不少讀者讓我談談看法。

饒了我吧,真的。

我早在司馬南之前就控訴過聯想的「幾宗罪」,也沒見幾個人點讚,倒是收到了聯想的投訴。

後來寫司馬南老師多年來見風使舵,財經知識欠缺,大打民族情緒牌,又被一些人說收了聯想的錢,沒了良心。

痛定思痛後,我改了。

這兩人我再也不碰了,一個和教皇一樣不可侵犯,一個也實在沒有司馬南說的那麼不堪,迎合眾怒往死了寫,昧良心。

綜上,我就寫寫民族企業這件事吧。

01

在過去,民族企業並不是什麼高大上的詞。

比如牛奶領域,三鹿憑一己之力,摧毀了中國人對食品安全的信心。

比如汽車領域,各大國產車企的汽車故障率常年被德日吊打。

比如晶片領域,漢芯,除了騙走幾百個億之外,啥成果都沒搞出來,甚至還為很多科技企業畫大餅的騙補行為,提供了範本。

加上早期外企剛剛進來,無論是政策的需要,還是對就業的拉動,輿論都是鼓勵外企的。

但現在,很多人也看出來了——世道變了。

過去買個耐克,恨不得讓所有人都注意到你腳上的對勾。

現在買個耐克,還要遮遮掩掩的,生怕別人說自己賣國。

另一方面,無論什麼產品,一旦扯上「民族」二字,蹭了「民族」熱點,它就立馬變得偉光正。

但凡你有一丁點質疑國產,那對不起,各種帽子都能扣你頭上,吃瓜群眾恨不得把你綁到電線杆上,瘋狂蹂躪。

那種不容質疑的范,就像是念錯字的北大校長一樣。

然後,民族企業的宣傳口徑也變了。

過去是,我們用了日本的技術,請了荷蘭的大師,找了美國的專家……

現在是,從源頭到生產我們都堅持國產匠心,自主研發。

後來,他們還學到了一個套路,就是當產品質量被質疑的時候,就開始打民族牌。

比如某茅藥酒的廠長:

「為什麼中國難以產生響譽世界的民族品牌,其中很重要是我們有些不良媒體,利慾薰心的記者,不顧民族利益,不求事實真象,胡編亂造,斷章取義,把多少努力拼搏,艱難前行的民族品牌、本土企業扼殺在搖籃之中……」

臥槽,人家都上升到民族大義了,你還忍心批評嗎?

類似的話語還有很多:

「你究竟什麼目的,為什麼質疑國產?」

「哈哈,收了美帝多少錢?走狗!」

總之,當一些人一準備幹壞事,或者幹壞事被發現時,就高舉愛國的免死金牌。

輕的給質疑者發律師函,重的就跨省追捕。

總之,民族品牌質疑不得。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屆群眾好了傷疤忘了痛,很多人都贊成某茅藥酒的邏輯,自覺當起了精神股東。

我經常看汽車評測,喜歡一個叫「38號」的up主,人家就輕易不測試比亞迪。

為啥?

不能說一點不好,說了,就甭想體驗安靜的網絡生活了。

02

一邊堵着消費者的嘴,一邊瘋狂蹭民族的熱點。

現在民族企業打民族牌,就像十八線明星強行蹭康城紅毯一樣。

不沾點邊就渾身不自在。

 

 

但正如司馬南痛斥聯想所說的一樣,這個企業一邊割國內同胞的韭菜,一邊在國外送溫暖。

聯想如此,其他企業呢?

你猜。

就公司的定義而言,他就是一群人在一起,做一些賺錢的事。

賺錢,才是所有企業的核心價值。

什麼企業文化,企業精神,本質上都是像廣告一樣,忽悠人的東西。

為了賺錢,他們是什麼扭曲如蛆蟲的事都能幹出來的。

比如H&M,堅決不用新疆棉,被抵制後呢?還不是慫了,曾經的「鐵骨錚錚」,變成了屈膝求複合。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木蹊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02/1678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