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又一次精心策劃的「試水」 吸取李光滿教訓

唐靖遠表示,李光滿的文章是被中宣部看中後進行官媒集體轉發,但用力過猛引發反效果,最後不得不降溫處理,這個過程是自上而下的宣傳。司馬南的視頻是以自媒體形式發出,然後由團隊運作反覆翻炒製造輿論風潮,官方雖然不明確表態,但對相關視頻大開綠燈,本身就是一種變相鼓勵。這是自下而上的發動。

在出爐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的十九屆六中全會前後,有「左派大五毛」之稱的司馬南突然公開向中國知名企業聯想集團發難。司馬南主要指責聯想改制時國有資產流失等問題,在引發爭議的同時,其社媒賬號瘋狂漲粉,財富暴增。

有大陸財經自媒體揭司馬南突襲聯想背後,一股勢力利用新媒體平台進行規模運營的炒作,迅速聚斂財富。當中也意外扯入有「中南海國師」之稱的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

司馬南網絡突襲柳傳志被指財富暴增

始於六中全會召開前一天的11月7日,一直到開完會的21日,司馬南在B站連發七個視頻,矛頭直指聯想集團及其領軍人物柳傳志、楊元慶等人。聯想被質疑賤賣國有資產、為泛海控股量身定做,一半高層是外國人,高管天價年薪,資不抵債有爆雷風險等等。其中,司馬南指中科院在2009年以低價將聯想股權出讓給盧志強的泛海集團有限公司,流失約13億元人民幣,而盧志強是泰山會的成員。

泰山會由柳傳志、史玉柱馬雲等中國商界最有權勢的一群人組成,在今年1月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開始被中共當局打壓時,泰山會宣告解散。

截至目前,大陸媒體,特別是官方媒體,基本上對司馬南挑動的這股輿論風潮保持沉默,但海外親共媒體連發評論力挺聯想。向來立場極左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則發文,一方面稱「司馬南的質疑是樸素的,有公眾意見的基礎」,另一方面又說「倒過來追究聯想是否導致了國有資產流失,需要非常非常謹慎」,「有不少民營企業和股份制企業都有所謂的類似原罪」,「如果反過來追究,甚至形成一個運動,將會對中國民營企業家的積極性造成打擊,增加他們的不安全感」。

近日司馬南突然公開向聯想集團發難。圖為2015年6月29日,聯想控股(03396.HK)首日於港交所掛牌交易。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左)及執行董事兼總裁朱立出席首發式。

大陸知名財經自媒體「雪貝財經」11月28日發文,起底司馬南身後左派勢力集結和發「愛國財」內幕。文章稱,這是一次將「愛國」與民粹作為議題實現商業公關目的一次奇襲。

文章稱,通過連番批聯想系,司馬南成為中國網際網絡上漲粉最快的所謂「意見領袖」。他的抖音賬號在此期間瘋狂漲粉超過500萬,微博漲粉超過150萬,B站漲粉超過100萬。「即便以數量規模對這些粉絲做出商業估價,全網擁有近億粉絲的司馬南估值已逾2億元。」

司馬南背後的網絡操作牽出「中南海國師」

「雪貝財經」文章點出,司馬南背後是中易網天、南京聆思、四月華文三家「饒謹系」公司和饒謹戰略盟友李肅的「和君系」公關諮詢公司。

文章說,流量即金錢,這個商業巨網正在快速膨脹。司馬南攻擊聯想事件是一個MCN機構頭號IP流失後的一場豪賭。

MCN(Multi-Channel Network),是指多頻道網絡的產品形態、一種網紅經濟運作模式。

饒謹生於1985年,福建龍巖人,「四月傳媒」的董事長。饒謹在2008年創辦與西方媒體對立的Anti-CNN網站,該網前身「四月網」曾引述毛澤東語錄的「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文章說,在2017年官方清理P2P行業的背景下,饒謹成功退出中投國融股東名單,重新回到「愛國」流量生意上。其在南京成立了聆思科技有限公司,註冊的第一個賬號是「政委燦榮」。

之後幾年,金燦榮一直是饒謹系核心團隊在各大新媒體平台的頭號運營對象。

金燦榮號稱美國問題專家,經常公開演講談論大國戰略,被網民戲稱為中南海「國師」,也被認為是靠近習近平的外交智囊之一。2016年,金燦榮曾在演講中披露了習近平對美爭霸的圖謀。

除金燦榮之外,饒謹新成立的南京聆思科技同時運營「司馬南」「司馬南音頻」和「戰忽局政委工作室」等賬號,這些賬號與饒謹控股的北京中易網天旗下的「司馬南頻道」「戰忽局政委」「李毅看世界」「李肅論道」等數個賬號組成一個新媒體矩陣。

「雪貝財經」間接披露司馬南原來只是頭號IP的替代者,饒謹在與金燦榮內訌後才推出司馬南。內訌原因是2021年夏天,當河南水災肆虐時,金燦榮微博公開宣稱河南水災源自美國氣象武器,引發批評。隨後金燦榮不得不通過朋友闢謠,稱相關內容為饒謹團隊操作。

值得注意的是,饒謹運作的還有同樣在網上以極左知名的李毅的頻道。李毅曾稱「中國染疫死了4000人,等於沒人死」。

金燦榮這類據說接近中南海的人物的社媒賬號,也由饒謹團隊運作,靠MCN機構變現生財,這說明什麼?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饒謹團隊能夠運作金燦榮這類高層智囊人物的頻道,而且不止一個,還能造出相當規模的聲勢,說明饒謹團隊在中共控制最嚴的文宣系統中是佔據了一席之地的,如果沒有黨內一定勢力的支持,他們不可能做到這樣的規模。

「它們嘴上批資本如何如何,但實際上它們自己就是以資本方式在運作,典型的打着紅旗反紅旗式手法。」唐靖遠說。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大紀元記者寧海鍾、駱亞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01/1678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