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劉青:面對統治需要 沒有任何罪惡能令共黨猶豫

—為何對中共病毒追責之聲日久彌堅?

作者:
蝙蝠女石正麗十多年研究試驗,並且高調且洋洋得意在世界頂級刊物發表的成果,正是蝙蝠和冠狀病毒;而且武漢病毒所管理不善安全隱患頗多,也是早有記錄在案的。所以石正麗病毒於武漢爆發時,她自稱長期無法入眠反覆思慮,究竟是否有試驗環節形成了病毒外泄。石正麗初期的焦慮難眠說明了幾點:她首先想到和懷疑的是自己病毒所的外泄,而她完全沒有把握武漢爆發的病毒不是來自她的實驗室,以及爆發的中共病毒與她試驗的高度相似。

2021年1月14日,世衛專家組抵達武漢。

自二零一九年底武漢爆發冠狀病毒,質疑這一病毒來自中共實驗室,甚至點名道姓來自武漢病毒實驗室的追究之聲歷經幾近一年半時間,不僅從未消失而且日久彌堅。之所以時間愈久追責愈強烈、愈浩大,一方面是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了這傾向,一方面是中共潑皮無賴式的甩鍋狡辯,不僅激發普遍憤慨而且更加認清了研究製作這種世界災難性的邪惡病毒,是符合共黨思維和以往殘暴操作的。

最近,世衛組織發表到中國調查病毒的溯源報告,明顯地敷衍了事和替中共卸責背書,引發了更加聲勢浩大的質疑問責聲。連一向按中共聲調錶態的譚德賽,這個因而被戲稱譚書記的世衛負責人,也發聲說中共拒絕提供病毒原始資料。而世衛組織諮詢委員會顧問梅茨則披露,基於壓倒性的大量證據,「非常有可能」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泄露。

為此,美國等十四國政府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質疑世衛組織的這份溯源報告。有情報渠道能夠得知真實全面證據的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前國務卿蓬佩奧等,對病毒的形成和散播更是反覆呼籲和強烈要求進行合規的病毒溯源調查。鑑於中共在病毒溯源中的行徑,僅是千方百計讓調查為其背書甩鍋,將病毒溯源攪成難知真相的渾水,美國、歐洲、日本和澳大利亞等國的二十四名專家學者,這一在病毒領域有世界影響力的跨國界組成,發表了態度明確及未來方向的公開信。信中開宗明義指出,世衛組織的所謂調查報告是受到政治污染的、沒有信譽的文本,世界應該開動B計劃的調查,不論有無中共參加全應該合規進行。

捨棄本身優渥工作和平靜家庭生活,為揭露中共病毒真相和警醒世界而逃到美國的醫學博士閻麗夢,又在她的團隊通力協助下發表第三份報告。閻麗夢的報告除了新的證據、闡述和論證外,同時指出一些與中共聯繫密切的個人用「同行評審」的名義,將閻麗夢團隊的報告冠之陰謀論嫌疑。閻麗夢正面回應這些「同行評審」說:儘管歡迎對報告進行嚴格的審查,但此類審查必須誠實、合乎邏輯、基於證據並由合格的科學家進行,而這幾篇「同行評審」並不具備這些條件。閻麗夢團隊第三篇針對中共病毒溯源的報告,正如以往一樣受到憂慮人類險境者高度關注,以及一如既往沒有沒有任何符合科學的批駁。

其實正如世衛諮詢委員會顧問梅茨所言,有壓倒性的大量證據顯示病毒源頭就是武漢病毒實驗所。蝙蝠女石正麗十多年研究試驗,並且高調且洋洋得意在世界頂級刊物發表的成果,正是蝙蝠和冠狀病毒;而且武漢病毒所管理不善安全隱患頗多,也是早有記錄在案的。所以石正麗病毒於武漢爆發時,她自稱長期無法入眠反覆思慮,究竟是否有試驗環節形成了病毒外泄。石正麗初期的焦慮難眠說明了幾點:她首先想到和懷疑的是自己病毒所的外泄,而她完全沒有把握武漢爆發的病毒不是來自她的實驗室,以及爆發的中共病毒與她試驗的高度相似。

其實除了科學家所指出的大量證據,中共的許多做法也顯示做賊心虛,雖然是間接證據但卻很說明問題。例如武漢爆發中共病毒不久,中共就緊急派調頭號病毒專家、中共軍隊的少將陳薇接管武漢病毒研究所。武漢病毒研究所究竟發生了什麼,需要派去軍隊高官全面掌控接管?不論中共對此如何語焉不詳、諱莫如深,有一點是可以百分之百肯定的,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肯定發生了令中共不安之事,而且此事一定與武漢爆發病毒相關。以致中共將病毒源頭全力甩鍋世界同時,竟然不顧調派陳薇少將必然引發的後果,即這將間接證明武漢病毒所與病毒爆發相關。

其實,當證據充分顯示這次冠狀病毒並非自然形成,而是來自實驗室的人為合成,世界的普遍認識是:這只可能出自中共的實驗室。除了如科學家們所言有壓倒性大量證據,還有一個普遍的心理意識起了作用,那就是製作這種病毒必備的邪惡思維。從思想意識上沒有障礙和人性恐懼的,對政權而言,只有中共這類的邪惡幫派完全具備了。冠狀病毒的人為合成首先是在美國實驗室進行的,但是當美國科學家意識到這實驗對人類的危險性,斷然停止並禁止再做這類實驗。而當時在美國參與這項實驗的石正麗卻回到大陸,毫無顧忌地將這試驗進行下去。從此就可以看出,對人類的重大危險,在共黨的認知里不會是不可跨越的禁界。

朝鮮二世主金正日說過的一番話,是最典型的共黨意識和行為準則。他說,沒有朝鮮金家政權的地球,就沒有存在的價值和意義。而為了它們的政權能夠存在並勝出,沒有任何事情,包括毀滅人類和地球,是它們道德和情感不可以跨越的。其實王岐山近年也說了類似的話,他說在與美國的對抗競爭中,中國人吃草也可以堅持,你美國人可以嗎?這話的實質就是,中共為了對抗美國不會在意人民經受任何痛苦困難,與金正日的表述實質一樣。正是有如此邪惡的行為意識,才可能只考慮和期望掌控病毒的危害力,而無視這種危害擴展為無法控制的人類災難。

共黨政權在實踐中早已經讓世界見識到,面對它們的共黨統治需要,沒有任何罪惡能令其猶豫。在德軍猛攻下向蘇共尋求庇護的數萬波蘭軍人,是被蘇共決策核心全體簽字同意秘密屠殺的;中共的七分發展、二分應付、一分抗日,圍困長春時不許居民出城而活活餓死數十萬人;柬埔寨波爾布特匪幫奪取統治權後,短短二、三年殘殺迫害致死二百多萬人,超過了柬埔寨當時人口的四分之一。共黨這些罪惡全有一些共同特徵,它們內心完全清楚這些是見不得人的,所以費盡心機隱藏遮掩,倘若萬一被發現則栽贓他人為自己耍潑狡辯。它們雖然十分清楚這些行徑是名副其實罪惡,但是它們堅信這些罪惡有益共黨事業,是共黨搶奪政權和維護統治所需要的。這就讓人們更加合理相信,壓倒性證據指向的中共病毒實驗室,必須通過對這次病毒爆發的追責,向共黨類邪惡幫派豎起絕不允許踏入的禁牌。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9/1582737.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