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中國古代的吃人惡魔:人肉當軍糧

—人肉當軍糧

作者:

中國歷史上,每逢大亂之際,人相食是常見的事兒。但在一般情況下,人吃人,多半是種無奈的事兒。比如圍城圍久了,沒有糧食,只好易子而食,把自家的小孩給別人交換着吃。但有的時候,卻不是一種無奈,而是某些土匪刻意的策略。比如隋末的聚眾十幾萬人的大土匪朱桀,此人攻略州縣,專事殺戮,如果守不住了,撤退的時候,就把府庫里的糧食燒光。佔據的州縣,只有破壞,沒有建設,從來沒打算讓百姓耕稼過日子。軍糧沒有了,就把嬰兒烹了給軍士們吃,小孩吃完了,吃大人。號令三軍,說天下最好吃的,莫過於人肉,只要他國有人,我們掠來吃就是。別人起家的時候,多少會起個好聽的名號,而他則自稱可達寒賊。

然而,攻掠他國,需要費力氣打仗。所以,他的部隊,平時吃的,還主要是自己控制區的人。但凡在他的治下,所有州縣交不上來糧食,就交人,老弱婦孺,都被吃光。有幾個隋朝的官員,投降他也做了他的官員,但沒有用,文官沒有抵抗力,家人都被軍士們吃掉,一個不剩。

吃人的冠軍,就是朱桀自己,吃着吃着,居然上癮,就是有糧食,他也要吃人肉。他曾經說,如果把人灌醉了再烹了吃,就如同吃用酒糟過的豬肉,是天下至美之味。後來這個惡魔兵敗被殺,民眾恨其殘暴,都來用瓦礫砸他的屍體,頃刻間,就堆成一座瓦礫山。

像這樣的惡魔,在朱桀之前有,朱桀之後也有。不要認為但凡佔地為王,割據一方的,多少會有一點長遠的考慮,至少會想着,要多維持幾年,所以,多少會想着發展生產,多積攢點糧食。像朱桀這樣,連人都吃光,竭澤而漁的武人,從來都是不缺乏的。對他們來說,能混一天,就是一天,什麼時候所有人都被吃光,自己也就跟着滅亡就是。這一點,他們其實自己也非常清楚。

實際上,人類社會的暴君,大抵都是這樣的統治者。權力對他們來說,不是統治的手段,而是目的。只要我能掌握權力,這個權力能夠通過施暴,讓我自己還能活着,我就會死死把住不放。就算直接吃人維持體系,是最後的手段,他們也會毫不顧惜。一個州縣變成了廢墟,又有什麼關係,還不是有別的州縣嗎?整個國家都完了,連人都被吃光了,那我也活不了了,活不了再說,不是現在還能活嗎?

過一天算一天,是所有暴君內心的座右銘。我活着,天下人都該為我服務,我死了,天下也沒有必要存在了。那麼,為了我的活着,我的威風,讓天下人都變成我的食糧,又有什麼打緊?就算暫時不直接吃人,但也在間接吃人,暴君的邏輯,天下無敵。

理智這個東西,在那個時候,其實一點用都沒有,後來的人們,根本無法用正常人的理智來解釋朱桀這樣人的行為。

所以,我們可以明白了,為何一個王朝覆滅,都會人死大半,不是戰爭特別殘酷,而是活着的人沒法繼續生產,同時又被另外一些人吃掉。人類的文明,在未能遏制這樣的殘暴之前,每個動盪,都會出現這樣慘絕人寰的現象。

責任編輯: 東方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4/1576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