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 不相信

作者:

美國國會爆發小型肢體衝突,支持川普的退役女兵鮑碧德被警察射殺。

可以預測拜登集團的左膠會採取當然的雙重標準,將這位女死者抹黑為極右份子。

果然,紐約時報發表文章,無一字由女性主義和人道的角度表示同情,列舉其生平事實,婉轉告訴讀者:她只是一名川普的支持者,她相信陰謀論,她是一名種族主義者,而且闖入國會,犯法在先,死不足惜。

面書和推特也多言論歡呼鮑碧德之死。並聲稱:明尼蘇達州被白警跪膝格斃的前罪犯佛諾伊德——對不起,此華文譯名每次都令我發笑——不可與這位白人女子相提並論。前者代表人權,後者不道德。與心理學大師同名的這位烈士,黑男命貴之死,重於泰山,而那位女退伍軍人,白婦命賤,輕於鴻毛。

當然,這種社交媒體評論,一個心水清的人,不可能完全相信是真的,可能是美國的敵對勢力開空號化名散播,以挑撥愚蠢的美國人內鬥。但是面書和推特的管理層沒有將這種仇恨訊息刪除,明確表達了立場。

全世界等看:美國若有真正的人權平等,全國應該為鮑碧德之死掀起一場與「佛洛伊德」之死同等規模的抗議和哀悼。

至於國會,為何堂堂西方第一民主議事堂,會那麼容易被「暴徒」攻入?由左膠和中國人的陰謀論,這一切應該是彭斯暗中放水,在適當時候向警衛打個眼色,向這位愛國女鬥士借人頭一用,否則何以剛打中一個品格紀錄如此清白、又參過軍的白人女性?

在國會喧叫跳躍的幾乎全部是頭戴牛角、披獸皮的維京風格川普支持者。一個有獨立思考的人,當然也會懷疑:這種野獸派的角色說他們支持川普,可能是民主黨僱用的臨時演員,令黑命貴的暴徒在街頭砸玻璃窗放火的醜陋形象,得到視覺上的平衡。

在面書和推特的假消息時代,對於川普後的美國,世界要重溫北島的名詩,叫做「回答」: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我不相信雷的回聲,我不相信夢是假的,我不相信死無報應。如果海洋註定要決堤,就讓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如果陸地註定要上升,就讓人類重新選擇生存的峰頂。新的轉機和閃閃星斗,正在綴滿沒有遮攔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來人們凝視的眼睛。」

這是好詩,不過色調太苦。換一個哲學角度,要用欣喜的態度來觀賞美國的墮落,樂呵呵的不相信,就好。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110/1544068.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