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首發】香港艷星女共諜 成「中國導航衛星之母」 (下篇)

作者:
狄娜是中共空軍的恩人。在她生命的後些年,她談吐見解大膽出位。不僅批評各層面的港人,而且對鄧小平、胡耀邦到江澤民等等中共領導人她都敢放言批責。狄娜去世後五年,人們才得知:狄娜與反共叛將羅宇夫妻恩愛二十年。

驚世駭俗的情色人生

1965年,狄娜從泰國回港,開始了電影生涯。在全部13年的演出中,共拍了50多部電影。所演角色,多是大尺度性感色誘的表演,一時風頭無兩。狄娜的電影中,最多人談論的是1972年李翰祥導演的《大軍閥》;她的一個被全裸床上鏡頭,造成巨大轟動,震盪衝擊着當時傳統的社會風氣,人們議論紛紛。這是亞洲電影史上第一個脫衣鏡頭,狄娜因此獲得了「亞洲第一艷星」的貶義稱號。狄娜可謂性開放敗壞世風的前衛,影響惡劣。直到今天,香港人仍會以「狄娜」來代稱麻將里的「二筒」。

狄娜的熱烈追求者眾多,且多是富豪、影帝、成名人物,甚至有與她搭戲的影帝以自殺相威脅求婚,但狄娜都沒有答應。1967年,她突然宣佈與一位游泳教練馬益彰結婚,令追求者們十分震動不解。狄娜的解釋是:「為的是證明我的正義感,不羨慕財富名氣。」這話暗含着她對富人名家的鄙視,也是受到共產黨宣揚的「無產階級覺悟」和政治立場的影響。狄娜未婚先孕,奉子成婚,是當時為人不恥之事,傷透了家人的心,得不到他們的婚禮祝福。每每想起,她也會黯然神傷,稱之為「哭泣的婚禮」。

狄娜婚後第二年生下了一女。來年復出拍電影後,她捲入了婚外情、四角戀,在香港媒體造成轟動。1972年,狄娜與丈夫離婚。前夫後來兩度登報否認與女兒有血緣關係。狄娜說女兒從小喜歡作男性打扮,「更表示長大後要保護母親」。在經受十多年的心理搏殺之苦後,25歲的馬天娜在母親支持下做了變性手術,終生都得服藥維持男性身體,生活一直很低調。狄娜晚年時,曾說自己:「做人女兒不合格,為人母親有虧欠。」她表示沒能給孩子一個好父親和正常的雙親生活,對愛女的變性內心滿是愧疚。

改頭換面的航天富商

1970年代初,中共與蘇聯反目,與日本建交,美國總統尼克遜訪華;毛澤東要做世界共運領袖、鼓吹要將紅旗插遍世界。黨媒和左媒都把日美對中國人民的友好態度宣傳為:社會主義對帝國主義的勝利。在香港的共產黨左派再次復興,狄娜也受到了更大的鼓舞。那一時期,文化大革命在大陸燃燒。狄娜自言受一班為中國奮鬥的朋友感動,萌生了北上報效國家的念頭。她的那些「為中國奮鬥的朋友」,無非是一種隱晦用語,指的是她所在那個地下組織的成員。1972年冬,在新華社香港分社幫助下,決心「當螺絲釘」的狄娜開始低調去大陸考察。

1973年,狄娜回到香港後不久,公開表態支持中國共產黨。次年,又申請破產,說是「表示與資產階級及資本主義社會決裂」,要當無產階級戰士。此事轟動了全香港。坊間流傳其負債兩億多港元,也有文章說是70萬。差不多四年,狄娜竟然還清了巨債,成為香港史上首位申請破產、又首位成功撤銷破產令的人。

狄娜在宣佈破產後的三年時間裏,學習鑽研馬克思列寧等共黨著作。1975年,她宣佈息影。返回大陸參加文化大革命,並創辦公司經商,後來又參與航天商務。

當時,大陸處於文革後期,香港作為資本主義世界,被大陸視為敵對陣營。去大陸的港人,首先要通過嚴格的政治審查。在大陸,商品買賣屬於「資本主義尾巴」要割掉,經商被稱為「投機倒把」。共產黨為何對狄娜那麼特殊,讓她進去經商?再說,熱衷於當「無產階級」戰士的狄娜怎麼會突然自己打臉,去做她鄙視的「資產階級」呢?答案在狄娜2008年完成的著作《從母到友》中露出了一角兒。有「朋友」跟狄娜說:「國家重申對外的政策,要建立與外國的經濟,外交的橋樑,很需要國外的助力。」由此,狄娜才轉回身,還清巨債、主動撤銷了破產令。當然,狄娜能被授特命,也證明她在用共黨理論強化洗腦後達到了黨性要求的標準。

1977年-1979年間,狄娜在中美之間往返,推動中美直航,以及美中建交。又隨大陸經濟改革轉型,參與中外軍事交流和武器生意,買賣先進飛機給大陸。她還找到資金與合伙人在美國成立公司,活躍於商圈,對中國引進外資、進出口石油煤炭等做過大量工作。

狄娜和當時的美國海軍總司令(左一)在一起

1980年代中期,中共空軍要從意大利引進空對空機載雷達制導導彈,那是美國不賣給中共的。與中方接觸的意方代表恰是狄娜,她幫助中方順利打通了意大利人,使中共空軍引進了意大利導彈,成了空軍的恩人。

1980年代末,唯一被中共中央授權的航天軍企——中國長城工業公司,也想招攬國際衛星發射業務,但根本不懂怎麼操作。狄娜公司幫助投標,一舉拿下了澳洲一顆衛星的發射任務。誰知,第一次代發衛星就失敗了。八年後,狄娜的人民集團又幫長城拿到了一顆歐洲衛星代發射。狄娜與長城公司長期合作,引領大陸的航空事業走入了世界。

大陸機場原本沒有衛星導航系統,到1980年代末,大多數大陸城市機場都採用了狄娜旗下公司的衛星導航系統。1990年代,狄娜參與中共的人造衛星業務。後來,她又參與歐盟伽利略定位系統計劃,以中方高級顧問的身份出現。同時,她也鼓動歐盟成員國進行航天投資。她的運作,使大陸航天成果喜人。

狄娜以香港公司的名義,將中共所需的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等情報以及技術等輸入大陸,尤其是在中共沒有加入WTO之前,其重要意義無法估量。

狄娜與中共高層關係非比尋常,經常進出中南海北京航天城。港人都知道狄娜不是一般的親共左派。與狄娜相識的政界中人直言:她與中央關係極為密切,「搭通天地線」,只要一通電話,任何麻煩就能解決;一個電話就可與領導人及各部門高層會面。這一切與她為中共賣命,當間諜搜集情報、參與統戰斡旋、促中美建交、軍火買賣等等不無關係。

狄娜到八一製片廠參觀,廠長特意出來迎接。

人性的矛盾掙扎

狄娜成了手眼通天的女富商,一直在做着她認為是「為國家為社會」的正經嚴肅的事情。但是令她悲哀的是:人們津津樂道的仍然是她的艷星往事。她曾感嘆道:「一個女子一旦脫了衣服,世人便很難讓她再穿回去。」在身患子宮癌以後,當病痛與死亡切實地擺在面前,她希望能留給人更多正經的「真實的故事」。

狄娜在2005-2008年間,利用主持香港電視節目等機會,多次主動提起自己參與的歐盟伽利略定位系統計劃,還提到自己第一次去泰國演電影就在做間諜。2008年以後,她完成了多部自傳性著作。儘可能讓人記住她的「偉大」愛國、理解她的荒謬,以消除一直陰魂不散的艷星惡名。書中雖然寫了很多不為人知的往事細節,但也都是經過自我政治審查和過濾後的結果。2010年3月31日,65歲的狄娜在香港病逝。

狄娜在最後遺着《電影──我的荒謬》中,表示她不屑於成為譁眾取寵、包裝庸俗的艷星。慨嘆多數艷星青春過後的下場均甚為悲哀。她變相批評荷里活製造的性感片對六十年代電影界的惡劣影響。她還真誠勸誡年輕性感靚模不要賣肉賺求名利,她說:「我做事面對商場上的人,都要不停去掩飾曾經覺得羞恥的賣肉演出。」不過,她又親自為封面選用了一幀性感照片,顯得有些矛盾。

狄娜的矛盾還有更多體現。比如,她不滿中共六四開槍,又指責學生被政治利用;她反對23條,卻又不滿港人7.1上街遊行。她在電視上主持《大國崛起》談成就,幕下卻對記者直言:中國上億人沒溫飽,崛起個零?她坦言共產主義不可能在地球實現,卻又堅稱要追理想,同時,她又篤信風水算命,相信生死有定……這種種人性矛盾顯示出她原有的黨性高密板已經開裂,傳統文化和普世價值的本性色彩從裂隙處流露得越來越多。在她生命的後些年,她談吐見解也常令人吃驚的大膽出位。對太多事情不滿,不僅批評各層面的港人,而且對鄧小平胡耀邦江澤民等等中共領導人她都敢放言批責。這也是她烏托邦式的愛國理想遭遇冷酷現實時的直性反應吧。

狄娜去世五年後,前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出版了自述《告別總參謀部》。人們才驚訝地知道:狄娜不是只有一次婚姻,她去世前的二十年,一直是羅宇的妻子。

在1980年代中期,羅宇作為解放軍總參謀部的代表,在購進意大利制導導彈的業務中與狄娜相識,多有協作。在紅二代羅宇眼中,狄娜善良、嫉惡如仇,知識淵博,詩詞造詣超凡,對佛學和周易的研究更令他嘆為觀止。彼此的欣賞使他們成為知交。八九年六四那天,軍人向天安門學生開槍時,羅宇正好去了巴黎參加航展,他約了狄娜一起去。二人相見時,狄娜就橫眉豎眼問羅宇:「你贊成開槍嗎?」羅說:「我當然不贊成。」於是他們討論到羅宇離開中共體制的問題。作為總參核心部門軍官,羅宇如果主動辭職,可能會被抓起來。也是老天相助,羅宇回國後,被上級定為逾期不歸要停職檢查,他順勢辭職。在1990年情人節那天,羅宇與狄娜結婚。他們先是在香港生活,後來長期住在葡萄牙狄娜的私人別墅。羅宇幫忙打理狄娜公司業務。2015年,在美國的羅宇出書揭露中共六四真相,等於公開宣告與中共決裂。書中提及他與狄娜20年的恩愛婚姻。

狄娜自詡一生光明磊落。其實,她一直只會說她想說的。該說不該說的,或者「點到即止」的,她應用自如。從這一點上說,狄娜的確是個天生奇才。人生戲劇,戲劇人生,於她簡直分不開。

結語

狄娜對中共國崛起的貢獻,是香港其他地下黨人所不能比的。但是,在中共眼裏,狄娜充其量只是為其服務的得力工具而已。香港回歸後,港版地下黨搖身一變成為建制派的核心,獲得嘉獎和重用。而狄娜仍被作為老資格藝人使用,她試圖發展香港經濟的計劃建言也得不到港府重視。

狄娜是中共對外商戰的成功先鋒與樣板。中共自2008年開啟「千人計劃」等招攬海外人才的工程,可以說,就是要打造更多的形形色色的升級版的狄娜。區別在於,對現代無法用共產美夢欺騙的人,中共不談馬列理想,而是以愛國洗腦加重金利誘。

中共享為人民服務的謊言騙取了無數善良天真的人為它的政權貢獻。狄娜到死都沒有認清共產黨的無人性的邪惡基因。如果狄娜活到今天,看到六四慘案發生在爭取民主的香港青年人身上,看到北斗導航衛星加強了中共大數據對人民的監控,她會不會像羅宇一樣徹底清醒,公開脫離共產黨呢?

狄娜走了,將一個又一個謎團的答案永遠帶走了。她引以為傲的航天功績不久會失去記憶,而她的奇情奇事卻會長留在坊間,令人浮想嗟嘆。(全文完)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阿波羅網來稿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926/1505302.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