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首發】特大暴雨 五十八座水庫同時潰壩!二十世紀世界級大災難

—24萬人死亡 中共災後動用一切手段封殺真相

作者:
歷史罕見的特大暴雨,引發板橋水庫和石漫灘水庫兩座大型水庫及竹溝、田崗等數五十八座中小型水庫幾乎同時潰壩,遂平、西平、汝南、平興、新蔡、漯河,臨泉七個縣城被水淹數米深,在長達半個月的時間裏,數百萬人無家可歸,洪水退去的地方,到處可見人畜的屍體...

緣起

潰堤造成末日般慘烈的災情

災情統計

災情保密和死亡人數

河南「75·8」潰壩原因

同等規模災情對比

中共官員魏廷錚大言不饞謊話連連

緣起

1951年毛澤東題詞:「一定要把淮河修好」之後,建造水庫成了毛澤東根治淮河的最主要措施,於是淮河流域上的一大批水庫工程開始興建,1951年4月,石漫灘、板橋和白沙三座水庫正式動工;7月石漫灘水庫建成,1952年6月板橋水庫建成,1953年6月白沙水庫建成;三座水庫均在洪、汝河上游。

至五十年代末,在淮河上游建造了佛子嶺、梅山、磨子潭、響洪甸、南灣、薄山、白沙、板橋和石漫灘共九座大型水庫和無數的中小型水庫,淮河流域形成了「葡萄串」的水庫,這些水庫以蓄水為主,當時的河南省水利廳總工程師陳惺當即反對:在平原地區以蓄為主,重蓄輕排,將會造成澇、漬、鹼三災:地表積水過多,會造成澇災;地下積水過多,易成漬災;地下水位被人為地維持過高,則利於鹽分聚積,易成鹼災。但是陳惺的意見無人理會,後來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

潰堤造成末日般慘烈的災情

1975年8月4日,颱風尼娜在福建晉江登陸後減弱為熱帶風暴。繼續前進跨越江西、湖南兩省,在常德附近突然轉向,越過長江直入中原腹地,造成歷史罕見的特大暴雨,引發板橋水庫石漫灘水庫兩座大型水庫及竹溝、田崗等數五十八座中小型水庫幾乎同時潰壩,遂平、西平、汝南、平興、新蔡、漯河,臨泉七個縣城被水淹數米深,在長達半個月的時間裏,數百萬人無家可歸,洪水退去的地方,到處可見人畜的屍體:屍體在烈日下腐爛,黑壓壓的蒼蠅甚至壓斷了洪水中僅存的大樹,在洪水曾經肆虐過的地方罩起一層可怕的霧,宛如人間地獄,由於屍體長期浸泡在水中,導致疾病傳播,直到8月21日,駐馬店地區尚有37萬人泡在水中。汝南32萬人患病,190人病死,藥品不足。新蔡22.8萬人發病,佔41%,20人死亡。上蔡有73人病死。平輿和店公社14個大隊187個生產隊4.3萬人已在水中12天,水深處2米,淺處1米,老人和孩子都綁在樹上。熟食不足,災民11天沒吃鹽。孟庄大隊東窪生產隊,撈一死驢,災民亂割食。飛機空投食品50-60%落在水裡,大李大隊災民搶食水中漂浮的爛南瓜,37人中毒。

災情統計

河南省有30個縣市、1780萬畝農田被淹,1200萬人受災,超過24萬人遇難,400多萬人被洪水圍困。倒塌房屋680萬間,沖走耕畜30.23萬頭,豬72萬頭。駐馬店境內京廣鐵路被沖毀102公里,中斷行車18天,影響運輸48天,直接經濟損失近百億元人民幣,是二十世紀世界最大最慘烈的水庫潰壩慘劇

災情保密及死亡人數

對於如此慘烈的災情,當時中共封鎖了這個消息,世界新聞界無人知道,很多中國大陸的民眾至今也不知道有這件事情發生。

當年的報紙,只能發現幾段關於河南省軍民奮勇抵抗洪水災害,和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慰問河南省軍民的報導。

中共災後動用一切手段封殺真相,對這場人造災難的隱瞞和掩蓋。當年,炮製了中國第一個人民公社,大躍進中將牛皮吹上天的遂平縣當時變成了遂平湖,多年後,遭此滅頂之災的遂平民間試圖立碑紀念,未果。

這次水災的傷亡人數,一直都被中央政府作為國家機密,不對外公布。關於死亡人數各種說法之間出入很大,下面列出部分死亡人數的不同說法。

1980年代後,全國政協委員喬培新、孫越崎、林華、千家駒、王興讓、雷天覺、徐馳和陸欽侃在文章中披露死亡人數為23萬。

2005年,遂平縣檔案局所編的書《砥柱》記載,遂平全縣被洪水沖走23萬人,淹死18,869人,大部分死難者被沖積到京廣線以下地區;「災後的遂平縣腐屍遍野,蒼蠅成群,外傷、腸炎、紅眼病等發病人數達24萬……」。

由孟昭華和彭傳榮編寫的書《中國災荒史》中載錄,1,029萬人遭受毀滅性的水災,約有10萬人「被洪水捲走」。

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研究員蔡則怡和趙思雄研究認為死亡近十萬人。

1975年8月20日,河南省委得出初步統計數字,全省死亡85,600多人,連同外地在災區死亡的人數在內,最多不超過10萬人。

美國說是24萬人死亡。

錢正英作序的《中國歷史大洪水》記載,超過2.6萬人死難。此數字成為後來被沿用的一個官方數字。

民間說法從10萬、24萬到40萬莫衷一是。比較得到認同的說法是超過30萬。

由於國際上所指的「板橋水庫潰壩事件」,是指1975年8月河南省眾多水庫發生潰壩所造成人民生命財產損失的大事故,死亡人數不僅應該包括直接被潰壩洪水捲走的人,也應該包括炸堤分洪所造成的死亡人數,陸欽侃等所揭露的23萬死亡人數可能是相對保守的準確數字。

河南「75·8」潰壩原因

至今為至,中國政府還沒有公開發表過全面的調查報告和系統的事故分析。據說水利部淮河委員會在潰壩事故發生四年後,也就是在1979年曾作過一個板橋水庫和石漫灘水庫等水庫潰壩事故調查報告,沒有公開發表,而仍然被當作保密文件鎖在保險柜中。

同等規模水災災情對比

上古大禹治水,因勢利導,既尊重了人的生存願望,祈望豐收,安居樂業,又尊重了水的特性,人水和睦相處,因而稱譽於今。而中共重水庫建設,輕河道治理,從神話中大禹治水的「疏導之術」,又退回到了鯀的「堵截」之法,因為可以從從「水庫」中無休止地索取。河南「75·8」潰壩事件之所以造成如此巨大的災難,完全是中共一手造成的人禍,我們來對比一下:

1950年夏,淮河流域發生百年不遇的嚴重水災,27個縣受災、受災人口990萬、受災面積3100萬畝、被沖毀和破壞的房屋達80餘萬間、死亡人數489人。

河南「75·8」潰壩事件造成河南省有30個縣市、1200萬人受災、1780萬畝農田被淹、超過24萬人遇難、400多萬人被洪水圍困、倒塌房屋680萬間。

可以看出,這兩次災害規模幾乎相同,但死亡人數和損失卻相差巨大,正是中共1950年代修築一系列水庫來治理淮河的決策,及片面重視蓄水,忽視防洪,如板橋水庫比規定蓄水量超蓄3200萬立方米,且疏於維護,在潰壩前,板橋水庫的17個泄洪閘只有5座能開啟。淮河流域這「葡萄串」般的水庫蓄滿水後,在特大暴雨的摧毀下,水庫蓄的水潰壩後大大加重了災情。

造成水庫潰壩的原因有許多,有大雨的環境因素,有水庫所在地區的地形條件,有水庫設計中的錯誤等等,而最直接的原因是中共對水庫管理維護的無能,水庫泄洪道的閘門都銹死而不能被開啟,完全是人為錯誤造成的災難。

由於暴雨大,入庫的水流量也大,泄洪道的閘門沒打開,泄洪道的排放流量為零,因而水庫的水位上升很快。當八月七日,特大暴雨降臨後,板橋水庫水位超過了警戒水位時,這時才下令去打開水庫的泄洪道閘門排放庫水。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在這最緊急的關頭,泄洪道的閘門卻打不開。泄洪道的閘門因為多年沒有開啟早就被銹死了,閘門打不開,泄洪道也起不到泄洪的作用。這時已經沒有時間再設法把閘門打開,或是用炸藥炸毀泄洪道的閘門,以保大壩安全。一切都為時太晚,洪水沖潰了大壩,致使下游十餘座水庫相續潰壩,附近的城鎮遭受滅頂之災。

最後不得不採取爆破開口分洪的手段,分別在淮河中下游多處採用爆破的手段,炸毀堤壩以分洪,以增加受災面積來減小潰壩洪水的毀壞力量。由於時間緊迫,許多居民沒有事先得到消息,根本來不及逃離,死於爆破分洪的洪水,無數村莊被數十米高的洪水蕩平淹沒。無數人在睡夢中就被洪水衝出數百里,從河南漂到安徽。

中共官員魏廷錚大言不饞謊話連連

1994年,原水利部長江流域委員會主任、國務院長江三峽建設委員會副主任魏廷錚在馬來西亞被國外媒體問及此災難事件時回答:「不記得具體死亡人數,但不會超過一萬人」,他的理由是,因為如果死亡人數超過萬人,國際新聞界必然會有報道。

無論魏廷錚是無知還是說謊,都是可怕的;若是無知,作為參與領導、論證、規劃、設計、建造的長江三峽大壩的高階官員和水利工作者,對河南「75·8」潰壩事件這個世界級災難的前因後果竟無知到如此地步,說明中共根本就無意也不會吸取過往教訓;有意或習慣性說謊更是可怕,一開口就習慣於說謊的人,參與領導、論證、規劃、設計、建造的過程會保證科學性嗎?!長江三峽大壩的安全性也就難以保證。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特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