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我們山東就是這樣「重視」教育的

作者:
按班主任的話說,被選中的‌‌「隊員‌‌」有兩個好處,一是提前實戰練兵,二是有一筆補貼。補貼金額我記得非常稀鬆。實際替考情形我沒有親歷,因為我沒有被選中,我成績在班裡並不出眾。

最近山東接二連三曝出頂替上大學事件,朋友們紛紛向我發來慰問:

‌‌「你當年沒有被頂替,真是幸運啊。‌‌」

作為一名魯味十足的山東人,我能說什麼呢?

我只能說:

‌‌「又黑我們大山東,黑得好,一起努力。‌‌」

山東教育領域的亂象,山東人自己最清楚。

有人問,其他地方有沒有這樣的亂象?按常理來講,肯定是有的。但有沒有到山東這種規模、這種程度,誰也說不好。

我更知道,不管豬黑不黑,烏鴉都不能洗脫自己的黑。

今天不想講大道理,只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親身見證的一件事。只是分享,不是舉報,諸君姑且聽之。

先交代背景。我們高中按照慣例在高二分出文理班,理科班多、文科班少。我們那屆,理科班分成了三個等級,若干普通班,若干重點班,還有唯一一個實驗班。

實驗班是從全年級一千多名學生里選拔出來的,配置的老師都是最好的,教學方法、課程設置也都與其他班級不同。我就在這個班。

高二下學期,快到高考的時候,班主任在班上宣布了一件事:抽調一支隊伍,去鄰省參加高考,當然是用別人的身份、名字。

這件事完全是光明正大宣布,光明正大選人,最後也是由班主任親自帶隊實施的。

按班主任的話說,被選中的‌‌「隊員‌‌」有兩個好處,一是提前實戰練兵,二是有一筆補貼。補貼金額我記得非常稀鬆。

實際替考情形我沒有親歷,因為我沒有被選中,我成績在班裡並不出眾。當時似乎還有點失落,現在只覺得幸運,因為我可以沒有道德負擔地回憶這件事。

我也不想苛責那些被選中的同學,因為他們實際上也沒有什麼選擇權。我只記得,這件事在實施中沒有遇到任何障礙。

時隔多年搬出這樁陳年往事,我只是想提醒大家思考一個問題:

教育系統得扭曲到什麼程度,組織化、規模化的替考才能這樣堂而皇之地進行?它至少需要兩個地方教育系統的密切配合,而得利的考生家庭自然非富即貴。

這種替考跟陳春秀、苟晶考上大學之後被頂替還不太一樣,區別在於得利者明確、受害者不明確。

但是認真想一想,本質有什麼不同呢?以我班這些同學的實力,高二考過一本線問題不大。也就是說,鄰省肯定有一批考生因此落榜或者沒有考上更好的大學,只是你找不到他們是誰罷了。

這樣的‌‌「捉刀隊‌‌」並不僅僅發生在我們班、我們學校。

這些被頂下來的無名的陳春秀、苟晶們,甚至不會知道自己是受害者。他們可能只會覺得自己技不如人或者運氣不佳,卻不知道命運的軌道早已被人神不知鬼不覺地操縱過。

而不僅容忍而且公開促成作弊的地方教育系統,又如何教育一屆又一屆的學生做誠實善良的人呢?

錢理群老師說,我們的高校正在培養精緻的利己主義者。我想補充的是,中國的孩子學壞,不是從大學開始的。

正在實名舉報頂替者的苟晶女士近日寫了一篇文字令人動容,我附在最後,我想任何一個有良知的山東人都會贊同她的這段話:

我希望正義可以早日到來,讓這些瀆職的人得到應有的處罰,也希望這樣的遭遇不要再發生在任何一個年輕人身上。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人間思想筆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