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三峽潰壩文章微博熱傳 聶聖哲賀衛方都在討論 專家提醒還有更嚴重的

圖為三峽大壩

中國南方從6月開始持續降下大到暴雨,導致出現洪水、泥石流等多種災害。據水利部發布的氣象水文預報顯示,在6月20日至25日,中國江南大部,華南北部,西南東部等地將出現一次強降雨過程。此前三波強降雨加上三峽上游出現泥石流,讓去年三峽大壩嚴重變形以及潰壩後果的消息甚囂塵上,就連中國著名教育家聶聖哲與法學教授賀衛方都在微信群組裡進行討論。此輪將經歷最強降雨的重慶會否為三峽帶來進一步衝擊也成為坊間追問的話題。

據中國氣象台21日報導,未來一周,強降雨會主要集中在長江中下游至貴州重慶一帶。重慶、貴州、湖北、湖南、安徽、江西和江蘇等7省市強降雨頻繁,需加強防範次生災害。報導還稱,這一輪降雨將持續6天。

從20日開始長江中下游地區雨勢強勁。監測顯示,貴州北部、重慶北部和東部、湖北北部和西部、安徽中部和東南部、浙江中北部、上海南部及廣西南部、雲南南部等地20日出現大到暴雨,重慶黔江和彭水等局部地區大暴雨。

微博熱文《如果三峽大壩潰壩了有多可怕?》突破10萬引人聯想

南方持續暴雨,上周有148條河流水位超過警戒線。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本月中旬表示,中國防洪工程能夠防禦49年以來的最大洪水,但超標洪水有可能超出現有的防禦能力,可能是一個「黑天鵝」事件,令去年就被質疑出現嚴重變形的三峽大壩防洪能力質疑再起,一時間中國的新浪微博以及微信群組相關討論激增,微博更熱傳題為《如果三峽大壩潰壩了有多可怕?》的文章,短時間內閱讀量突破10萬,引發了不少網民的聯想,但該文章目前在微博已經下線。

文章說,三峽大壩若全潰時,百餘億立方米庫水短時間內下泄,壩址至沙市間沿岸,受洪水波直接衝擊,災害損失嚴重。葛洲壩水利樞紐將嚴重受損,宜昌市在鐵路線以下地區受淹,枝城、上下百里洲和荊江分洪區以西洲灘圍垸將潰堤受淹。潰壩洪峰的最大流量將達到100—237萬立方米/秒,下泄洪峰將以每小時100公里的速度到達葛洲壩水利樞紐,屆時洪峰仍將達到31萬立方米/秒,洪水損壞葛洲壩大壩後進入宜昌市區,洪水在宜昌城內的流速仍然有每小時65公里,潰壩4—5小時後,宜昌城的水位將高達海拔64—71米。

文章稱,這樣的速度和流量葛洲壩水利樞紐根本防不住。宜昌市地面的平均高程不到海拔50米,當宜昌市洪水位高達海拔64—71米時,宜昌城已在水下20米處。在三峽大壩發生潰壩後,宜昌市的居民幾乎沒有機會逃生,因為在潰壩後的半個小時,洪峰已經就到達宜昌市。僅宜昌一市的人員損失將高達50萬。

文章說,三峽潰壩後,不但宜昌保不住,沙市保不住,江漢平原保不住,武漢也保不住,京廣、京九鐵路也保不住,洪水影響範圍一直到南京。1986年四川省政協調查組在報告中指出,「戰爭一旦爆發,三峽大壩必然成為首要目標,大壩倘被摧毀,中下游大城市頓成澤國,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簡單說就是比98年洪水兇猛幾十倍的洪流不可阻擋的摧毀長江中下游的一切。洪峰10小時內到武漢,1天內到南京。十几几十米高的洪水沖跨建築樓房,很難想像民眾能逃出生天。淹死多少人恐怕都難以統計。長江流域是中國的精華重心,水量佔全國的38%,耕地佔25%,糧食40%,棉花33%,淡水魚66%,養活3。5億人口。這個影響大家是否明白?」

該文還引用中國教育家聶聖哲及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在微信群里的討論佐證當下三峽問題已經相當嚴峻。賀衛方在群組裡@聶聖哲說,「兄弟,現在真是需要更多的人發聲了,也許內部人士也這麼想呢」。聶聖哲回復賀衛方稱,「川大(原成都科大)的水電專業很強,很有經驗,設計了無數水電,有不少畢業生在壩上工作,現彙報如下:這些校友說已經不知道怎麼辦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維護也不知道咋維護......十分危急,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微信截圖

公開資料顯示,聶聖哲現任長江平民教育基金會主席,中國陶行知研究會副會長,四川大學蘇州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哈爾濱工業大學(土木工程學院)、同濟大學(人文學院)、上海師範大學等校兼職教授,上海戲劇學院客座教授,任學術季刊《中華藝術論叢》編委會主任、中國建築學會木結構專業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委員、中國化學會永久會員、美國化學會會員。

賀衛方則是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被外界認為是中國敢言的學者之一,賀衛方早年經常接受外媒採訪,但由於中共對言論的審查及鉗制愈加嚴重,賀衛方近年來已鮮少接受採訪。

兩位中國學界重量級人物對三峽的擔憂引發輿論關注。幾乎同一時間,疑為中國建築結構專家、中國建築科學院研究員的黃小坤在微信朋友圈發帖指:「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黃小坤在消息發酵後數日才現身闢謠指:「那張朋友圈的截圖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也不知道那位福建寧德的『黃小坤先生』是誰,更不清楚我的個人信息為什麼會被貼上去。」黃小坤還說,「我的科研工作主要和房屋建築相關,和三峽大壩等水利水電工程沒有直接關係,也沒有發表過任何和三峽大壩相關的言論。」

對於大壩變形,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20日承認大壩在壓力下出現了「位移」但強調「這是符合規律的正常現象」。他還說,三峽大壩「結構穩定性非常高」。

不過網民們對上述說法表示不買賬,在新浪微博嚴格的審查制度下,仍有網民貼出中共官媒早前的報導,顯示中共官方對三峽的防洪能力口徑一直在變:「2003年可抵擋萬年洪水,2007年可抵擋千年洪水,2008年減到可抵擋百洪水,2010年不要寄托在三峽大壩上,2019年三峽大壩已變形?謠言!今天已被專家證實三峽大壩變形了​」。

網友評論(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官媒報道三峽防洪能力隨着時間的推移而不斷改變(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官媒報道三峽防洪能力隨着時間的推移而不斷改變(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官媒報道三峽防洪能力隨着時間的推移而不斷改變(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在海外社交媒體上,一些能夠翻牆看到更多資訊的網民則建議長江中下游的民眾準備「緊急包」跑路:「宜昌市的提前準備壓縮到一個背包里的緊急重要物資,聽見聲響背包就往山上跑,能提前開車,摩托車更好,堵車就棄車狂奔,還來得及保命。別幻想高層了,流速100公里的水比風要厲害得多!」、「家裡預備個救生衣,游泳圈,或者充氣船是必要的」。

比變形更嚴重的是滲漏問題

水利專家王維洛也建議三峽附近的老百姓學會像日本人一樣準備逃生包,看看日本人的逃生包是怎麼準備的。他對大紀元表示:「你們家的房產證什麼的,放到逃命的包里。不要洪水下來的時候,你再去找房產證放在什麼地方,沒時間了。其實長江中下游的人對洪水是有經驗的,好多人家都是有船的,家裡值錢的東西不擺在一樓,擺在二樓的。比較有經驗,洪水來的時候把你老的門窗全部打開,讓洪水流過去,那裡就不大。如果不這樣做,你家的房子可就被洪水衝垮了。」

王維洛還說,三峽工程現在大家比較注意的都是彈性、變形等問題,其實大家忘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滲漏。滲漏問題遠遠比變形要嚴重很多。因為潰壩都是從滲漏開始的。滲漏最嚴重的地方在三峽工程的船閘那裡,那裡是施工質量最差的、位移最大的地方。這個工程是由武警部隊做的。

當時錢正英、張光斗去檢查的時候,就聽說了船閘施工質量很差,他們說我們是帶着紅牌來的。最後什麼牌也沒抽,因為武警惹不起。去年中國科學院專家討論的時候,也沒有提到船閘的位移問題。

三峽船閘的高偏頗是世界上最高的,位移也是最大的。三峽在施工的過程中使用的炸藥量過量,炸藥當量超過炸廣島原子彈當量,硬炸炸出來的。為了節省時間就用炸藥炸,都省得用鑽頭鑽了。炸得旁邊的山坡體相對來說比較鬆動,這就很危險。在西方國家,比如德國造地鐵是用隧道機鑽出來的,不使用炸藥。

三峽什麼時候潰壩?

王維洛近日也被不斷的問詢三峽什麼時候潰壩的問題。他在接受希望之聲採訪時說:「有人說你告訴我三峽什麼時候潰?我說對不起這不是我的責任,我可以告訴你它總是要潰的。三峽工程什麼時候潰壩?那是老天決定的,那是天意。很多事情比如說地震,比如是一個大的山崩引起浪涌,它承受不了了,或者是一個孤狼,他開着船把那個船閘的門給撞了,或者是把生船機的門撞了,或者是哪一個孤狼把他的那個門給炸了……災難永遠發生在人們沒有想到的地方。」

王維洛提醒,中國人都要更加珍惜生命重視安全,因為中共政府「絕對不會把你的命看得比什麼再重要。這裡重複一下這個中國的這個水利部部長前幾天說的話。他的說話說得比較那個藝術,他說:如果出現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的這個洪水呢,他說我們三峽大壩是能擋住的,意思說如果出現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前的那個洪水那他就不保證了。大家去體會吧。」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