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三峽大壩危及5億人!專家:無路可逃 僅一生路

中國南方148條河流超過警戒水位。水利部要求全民要做好防大洪水準備。不少人預警三峽大壩危矣!

中國南方暴雨,長江流域洪災泛濫,6月下旬降雨帶維持在長江中下游地區,使得三峽潰壩之說再成焦點。知名三峽大壩專家王維洛說,三峽潰壩風險一直存在,5億人無處可逃,唯一的生路是把大壩拆掉。

中國南方自6月以來連續降下大到暴雨,造成24省區、852萬人次受災。中共水利部日前召開新聞發布會警告,今年要重點關注超標洪水、水庫失事、山洪災害「三大風險」。

水利部稱,截止11日有148條河流超過警戒線水位,一些河川出現超過歷史紀錄的洪水,「防汛形勢很嚴峻」。防洪工程能夠防禦1949年以來的最大洪水,但超標洪水有可能超出現有的防禦能力,可能是一個「黑天鵝」事件。

這段話被解讀為今年可能出現中共建政以來最大規模的洪災。

經濟學者「財經冷眼」發出視頻說,武漢也拉響暴雨紅色警報,6月中旬降雨帶維持在長江中下游地區,武漢強降雨的高峰到來,三峽大壩泄洪和下游洪水疊加,形成全流域性的洪水,三峽大壩就要接受考驗了。

6月17日凌晨,三峽大壩上游的四川甘孜丹巴縣發電站被沖毀及爆發泥石流。視頻顯示,巨大洪流由上游奔騰而下。所到之處,一些村莊直接消失,而山頂突然噴出泥石流直接吞噬埋葬了許多村莊。

「財經冷眼」發推說,三峽上游川渝洪水泛濫,小水庫潰壩,三峽大壩危矣!

中國建築科學研究院博士生導師黃小坤也在微信朋友圈發出「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的警告。

(網絡截圖)

著名三峽大壩問題專家、旅居德國王維洛博士說,三峽大壩的危險一直是存在的,潰壩是一直存在的,宜昌以下的人都跑,一直到上海呢,往哪裡逃?就是現在,哪怕他們已經有了外國的簽證,有了外國的護照他也出不去呀。沒地方去往哪裡跑?

王維洛說,中國10萬座水庫,每個地方的水庫起碼有40%以上是不安全的。泄洪和潰壩都會造成像三峽這樣潰壩的效應,你說往哪裡逃?沒有地方跑!

中共水利部官員11日在新聞發布會上也承認,中國9.8萬座水庫當中,一些水庫不同程度存在危險。今年的防汛形勢很嚴峻,全民要做好防大洪水準備。

王維洛說,中國民眾本來就沒安全可言,政府也不會關心民眾的安全,而就說宜昌以下的五毛、二毛們,他們逃不逃?

王維洛表示:「你們當初贊成共產黨的建設三峽大壩這個決議,那你就得承擔,就得承擔這個恐慌,除非你把三峽大壩給拆了,爆了,否則怎麼辦,就是這麼回事。你說他有什麼辦法,他沒辦法。逃到哪裡去,無路可逃?」

他還提及,17日凌晨,三峽大壩上游的四川甘孜丹巴縣半扇門鎮梅龍溝,因泥石流阻斷小金川河形成堰塞湖

王維洛說,堰塞湖就是山上滾下來的大石頭和泥沙,組成一道自然的大壩,把河裡的洪水擋起來了。越擋越高,就開始滲漏了,越滲漏越大,就把大壩衝垮了,形成了這個潰壩洪水。

他表示,潰壩洪水的衝擊力、破壞力,都是幾十倍於自然的洪水,它如同海嘯一樣的向前推進,所以它所到之處,江邊的房子瞬間就被推倒了,夷平了。而且四川花費1.4億元正在興建一座大橋也被衝垮了,那完全是建橋部門的防洪措施不當。

王維洛還說,被洪水沖走,推倒的民房,都是建在河灘上,那是水的地方,這是人和水在爭地。水是至柔至堅的,但它也是最強硬的,你和它玩,它能把人玩死。而中共政府它建政這70多年來,它控制什麼東西都控制得很厲害,唯獨它控制不了水,它治水一塌糊塗。這是它的政策造成。

他披露,三峽大壩上游比下游更危險。中共政府聲稱,上游的移民已經安置完畢了,但它建的那些新城,都得重建,都是不安全的,遭遇大洪水,那些新城全部都會衝進江里去。

他還列舉了三峽庫區建在滑坡體上的移民新城,如巫山縣、秭歸縣、巴東縣、鳳節縣、開州縣等城區的水平面都低於三峽大壩蓄水高度,在河流的洪水下面,非常危險。

王維洛強調,這不是聳人聽聞啊!你要找到解決的辦法,而不是逃,你逃,逃哪裡去?長江中下游4億多人、5億人往哪裡逃?沒地方逃!無路可逃?你逃走,還不如把它大壩全部拆掉,你每一個人去拆掉一塊兒,它就沒了,就沒有那個恐慌和危險。

中國物理學教授錢偉長早年也刊文說,三峽水庫潰壩的危害,將使長江下游6省市成為澤國,幾億人將陷入絕境。他還認為,三峽大壩將成為外部敵人威脅的目標。面對目前的導彈技術,三峽大壩沒有防禦能力。

在三峽大壩修建之初,中國水利工程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已經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等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

他預警了三峽水庫蓄水後卵石淤塞重慶、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開銷和必將釀成禍患的移民安置,並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