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從來沒走出毛澤東知識分子政策

—原標題:還沒走出毛澤東知識分子政策的陰影

作者:

毛澤東的知識分子政策

延安時代開始到「文革」時期,毛澤東發動過一系列打擊知識分子的政治運動。究竟應當如何理解毛澤東對知識分子的真正看法以及毛時代的知識分子政策?本文通過分析毛澤東在他著名的「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文原稿中的觀點以及中共歷史上各次打擊知識分子的政治運動,試圖說明毛澤東的知識分子政策的特點。

令人毛骨悚然的毛羅對話

2002年12月,黃宗英發表了「我親聆毛澤東與羅稷南對話」一文,讀後令人毛骨悚然。1957年7月7日,即「反右」運動開始後一個月,正當毛澤東「引蛇出洞」策略成功之時,毛在上海接見30多位文教工商界人士,翻譯家羅稷南位列其中。會上羅稷南向毛提出一個大膽的問題:要是魯迅今天還活着,他會怎麼樣?毛澤東回答:「魯迅嘛──要麼被關在牢里繼續寫他的,要麼一句話也不說。」[1]當時羅稷南「驚出一身冷汗,不敢再作聲」。黃宗英也感到毛那「不發脾氣的脾氣,真彷彿巨雷就在眼前炸裂」,「嚇得手心冒汗」。眾所周知,魯迅是毛澤東最讚賞的知識分子,曾被譽為「文化新軍的最偉大和最英勇的旗手」、「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而到了1957年,毛澤東卻認為,若魯迅還健在,他也只能沉默地苟活着,倘若魯迅要繼續發表文章,就要把他「關在牢里」。為毛盛讚的魯迅尚且被視若寇讎,他人豈有別途可覓?

2001年魯迅之子周海嬰首先在《魯迅與我七十年》一書中披露了毛澤東與羅稷南的這段對話,但卻招來一些知名文人的質疑和批駁。他們認為,毛澤東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是周海嬰本人「思想有問題」。正當周海嬰陷入圍攻之際,黃宗英以現場見證人的身份發表了上述文章,並提供了當時刊載着新華社報導和會場全景照片的報紙,可謂證據鑿鑿。黃文不但為周海嬰解了圍,而且證實了中國現代史上一個非常重要的史實,毛澤東對知識分子抱着極強烈的敵視心態。

魯迅生前替共產黨說過不少好話,也幫助過共產黨。他的風格是「沒有絲毫的奴顏和媚骨」,這種風格曾經為共產黨所鼓勵,以與國民黨鬥爭。然而,共產黨執政後,魯迅若繼續保持這種風格,自然就成了對毛澤東和共產黨的威脅。毛澤東對付這類知識分子的辦法就是他1949年在「論人民民主專政」一文中所說的,對敵人要實行專政,「只許他們規規矩矩,不許他們亂說亂動」。其實,毛澤東敵視知識分子並非從此時開始,早在1925年,他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文中就強烈表達了這種心態。

把知識分子看作反革命或半反革命的「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

凡是經歷過「文革」的中國人,無不熟悉毛澤東的「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以下簡稱為「階級分析」)一文。1951年出版《毛澤東選集》時,毛澤東親自把這篇文章定為開卷篇。此文發表於國共合作時期,當時毛澤東任國民黨中央候補執行委員,由於得到汪精衛的賞識,被推薦擔任國民黨中央宣傳部代理部長。[2]「階級分析」一文原載1925年12月出版的《革命》半月刊,《中國農民》1926年2月號和《中國青年》1926年3月號也先後轉載了這篇文章[3],隨後又在廣州和汕頭出版了單行本。當時這幾個雜誌刊登的「階級分析」原文之文字略有不同,但主要內容和所有觀點都相同。但是,1951年毛澤東將此文收入《毛選》時,卻把將近原文一半的篇幅盡數刪去,他所刪去的是敵視知識分子的觀點。原文把接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看作「極端的反革命派」和「半反革命」,這些文字在《毛選》版中再也看不到了。與此相關,原文有一張說明各階級「對於革命的態度」的表格,也全部刪去。因此,「階級分析」一文的《毛選》版與原文相較,已面目全非了。當時此文影響極大,致使1926年部份北伐軍提出了「打倒知識階級」的口號,引起知識界的不滿和恐慌,紛紛著文質疑批駁。[4]

「階級分析」原文是研究毛澤東特別是他的知識分子觀的重要資料,可惜至今未見有任何介紹和評論文字。筆者以為,有必要把「階級分析」1925年版的原文與此文的《毛選》版修改稿(以下簡稱「修改稿」)加以比較,以便讀者了解,毛澤東究竟是如何看待知識分子的。收入《毛選》的「階級分析」修改稿源自1926年《中國青年》3月號的原文,本文也以《中國青年》所載之原文(以下簡稱「原文」)為據說明如下。

「原文」把中國社會各階級劃分為五大類:大資產階級、中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半無產階級和無產階級。「大資產階級」是指買辦階級、大地主、官僚、軍閥和反動派知識階級,而以「反動派知識階級」為重點。「原文」指出:「反動派知識階級──上列四種人附屬物,如買辦性質的銀行工商業高等員司,軍閥政府之高等事務員,政客,一部份東西洋留學生,一部份大學校專門學校教授、學生,大律師等都是這一類。這一個階級與民族革命之目的完全不兼容,始終站在帝國主義一邊,乃極端的反革命派。」而在「修改稿」中,毛將「大資產階級」改稱為「地主階級和買辦階級」,並刪去了上述「反動派知識階級……」一段話。在「修改稿」的文章結尾部份,毛用「一部份反動知識界」取代了原來的「反動派知識階級」,涵蓋範圍縮小了,但並未交代「反動知識界」究竟指的是哪些人。

毛澤東在「原文」中把以下社會群體稱為「中產階級」:「高等知識分子──華商銀行工商業之從業員,大部份東西洋留學生,大部份大學校專門學校教授學生,小律師等都是這一類。」他進一步把這類知識分子區分為右翼和左翼:小地主家庭出身的留學生和大學生是「中產階級的右翼」,因為他們「染受了許多資本主義國的洋氣」,而且與教會、買辦階級有聯繫;「中產階級的左翼,即與帝國主義完全無緣者。」在「原文」所列的表格里,關於中產階級「對於革命的態度」一欄中說:「右翼鄰於反革命,左翼有時可參加革命,然易與敵人妥協,全體看來是半反革命。」毛在「原文」的結束語中還說:「那搖動不定的中產階級,其右翼應該把他當做我們的敵人──即現時非敵人也去敵人不遠;其左翼可以把他當做我們的朋友──但不是真正的朋友,我們要時常提防他,不要讓他亂了我們的陣線!」毛指出,全國四萬萬人中,「大資產階級」一百萬人,「中產階級」四百萬人。「我們真正的敵人有多少?有一百萬。那可友可敵的中間派有多少?有四百萬。讓這四百萬算做敵人,他們也不過有一個五百萬人的團體,依然抵不住三萬萬九千五百萬人。」可見,毛是把「中產階級」當作敵人的。但他在「修改稿」中卻把所有關於「高等知識分子」的種種分析評論全部刪去。

「原文」對「小資產階級」給出了這樣的定義:「如自耕農,小商,手工業主,小知識階級──小員司,小事務員,中學學生及中小學教員,小律師等,都屬於這一類。」毛澤東又按這些人的家庭富裕程度把他們分為左中右三部份。「富裕部份──右翼,平時近似中產階級之半反革命,戰時可附和革命;自足部份──中央,平時中立,戰時參加(革命);不足部份──左翼,歡迎(革命)。」「修改稿」對這部份內容基本上未改動,只是取消了原文的表格,為小資產階級右翼摘除了「半反革命」的帽子。當談到「半無產階級」和「無產階級」時,「原文」未涉及知識分子,修改稿於此節亦無大改動。

「原文」把工業無產階級與小資產階級、半無產階級都說成「是我們的朋友」;而「修改稿」則改為「工業無產階級是我們革命的領導力量。一切半無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是我們最接近的朋友。」按照馬克思主義標準來看,毛澤東寫作「階級分析」時有一個重大政治錯誤:他雖然認為工業無產階級是革命的「主力軍」,但把它與小資產階級、半無產階級平列,同稱為「我們的朋友」,此觀點與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基本原理──工業無產階級是領導階級──相悖。在此文發表前11個月的1925年1月,中共第4次全國代表大會曾特別為無產階級在民主革命中的領導權問題作出了決議,毛澤東在此文中表述的觀點也違反了中共的決議。

毛澤東視知識分子為「極端的反革命派」或「半反革命派」,非自建國後的「反右」始,而是由來以久。「修改稿」雖然將這些可怕的文字刪除了,刪除的原因卻非悔悟,而是出於掩蓋和欺騙之需要。雖然刪去了這些話,毛澤東敵視知識分子的心態其實從未改變。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