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鮮為人知:張春橋與江青來往密切 常常深夜不歸

「文化大革命」開始,特別是張春橋被調到北京以後,與江青來往密切,常常是為「工作」談到深夜不歸,很快就有人將話傳到了上海。

最近,我在對審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特別法庭審判員王文正大法官的採訪中,他談了張春橋和王洪文在政治活動之外的鮮為人知的生活上的事情——「婚事」。

張春橋——離婚與權力的夢想一同破滅

張春橋將老婆留在上海

張春橋到北京以後,並沒有像姚文元一樣,將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接去,而是將他們都留在了上海。

張春橋為何要這樣做呢?

法警給張春橋戴上手銬(新華社資料圖片)

張春橋的老婆文靜,原名李淑芳。1943年12月在晉察冀邊區的平山縣參加革命後,曾被俘獲,後來自首,成了叛徒。

1946年張春橋與文靜結婚

對於自己在日寇的威逼下叛變的事實,文靜在她的交代材料中寫道:「這段歷史,我曾寫信告訴張春橋,對他絲毫沒有隱瞞。」

正是由於這樣,每次在審查幹部的時候,張春橋都為此十分惱火。老婆的歷史問題,無形中影響了他的「進步」。

文化大革命」開始,特別是張春橋被調到北京以後,與江青來往密切,常常是為「工作」談到深夜不歸,很快就有人將話傳到了上海。

文靜是了解江青30年代在舊上海所做的那些事情的,因此對張春橋就不放心,經常找各種借口要到北京來,實際也是來監視張春橋,並一再地給張春橋打招呼,要他對江青多注意一點。

張春橋是何等精明的人,他從老婆的話中早已聽出了弦外之音。

張春橋對老婆說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他這是走的一條「曲線救國」之路,是想通過接觸江青來接近「最高統帥」,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

張春橋這次是下了狠心的,他準備成則為王,敗則扔掉腦袋。

歷史沒有朝着「四人幫」策劃的方向走,但是從這一點不難看出他們一夥相互勾結的罪惡目的究竟是什麼了。

北京是個什麼地方?那裡是中國的高官集聚之地,對於過去的歷史和現在的情況,特別是每一個想要進入高層領導層的人來說,都是很引人注目的。這樣的人物,只要人們發現了一條「辮子」,就會扭住不放的。張春橋老婆的這一條「辮子」,也正是他最心痛和最怕別人扭住的地方。

張春橋早就想將這條「辮子」扔掉。他曾多次私下向老婆提出離婚的事情,老婆都不同意。

沒有辦法,他只好將老婆扔在上海。一方面這樣處理不會引起人們的注意;另一方面,老婆在「後花園」里還可成為他的一隻耳目,隨時了解各種情況,幫助他操縱和控制上海。

 

 

江青、張春橋在中共十大主席台上

約見王洪文秘書

張春橋從過去中國政壇上的無名之輩,「文化大革命」中一躍成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如果就此下去,那也會是前途無量。可是,自從毛澤東主席逝世之後,張春橋感到自己的所作所為,令越來越多的幹部和群眾的不滿,並預感到自己即將受到歷史的嚴厲懲罰。

他惶惶不可終日。

一天晚上,即將去上海的王洪文的秘書肖木走進那間熟悉的屋子,看到一向善於掩蓋自己內心的張春橋,面容有些憂鬱,神色有些不定,兩個人的談話沒有了昔日的氣氛,語調低沉,表情陰暗。

張春橋談了毛澤東主席對自己的「培養」,談了如何保護毛澤東的遺體,如何修建毛主席紀念堂,如何出版《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的事情。但談得最多的還是當時的形勢。張春橋認為「資產階級還有力量」,他們不願自動退出歷史舞台,這是中國當前很大的一股「危險」力量,必須像列寧所說的那樣,「對資產階級使用鐵的手腕」。張春橋還高度讚揚了上海的民兵武裝,說這是一支有高度覺悟的工人組織,並要肖木轉告上海的骨幹分子,要做好準備,要經受考驗。對於批判鄧小平,張春橋更是念念不忘,語氣中表現出對鄧小平的仇恨和擔心。並一再地強調,現在關建是由誰來當接班人,如果這個班接不好,中國就會出現資本主義復辟,鄧小平就會重新上台……

張春橋還要肖木在回到上海後,多收集一些鄧小平反動路線的罪行,以便他將來在三中全會上好有「發言權」。

肖木從張春橋的長談中,感覺到了一種悲傷,一種預感,一種即將滅亡時的絕望和掙扎。

兩個人還談到了未來黨中央主席的人選。

對於華國鋒,肖木則表示「夠嗆」。認為華是「那些老傢伙抬出來的」,因為「看他忠厚老實,好用他來做擋箭牌」。

張春橋則無可奈何地認為,如不讓華國鋒「挂帥」,現在無法找到更合適的人選。

肖木則提出了王洪文。他看了看張春橋,張春橋沉默好久都不說話。

看來,與張春橋相比,肖木還是太嫩了。

張春橋過了好一會兒,才長嘆一聲說:「看來,不管誰當主席,都會有人反對,總會有一場鬥爭,對這一點我早有準備,希望你們也不要掉以輕心。」

正是因為張春橋早已有所準備,所以在肖木臨走時,他又一次讓肖回到上海後,去找一下馬天水,為他辦好那件離婚的事情。

這時的張春橋是想到自己未來的前途,好再次高升以後另尋新歡呢,還是真的害怕因自己出什麼問題將來牽連到老婆兒子?

總之,張春橋再次提出與老婆離婚的問題,已不像過去那麼簡單了。

可以肯定,在風雲變幻莫測的歷史時期,面對着未來,張春橋此時提出離婚時的心情是更複雜的。他到底是要為老婆孩子留一條後路,還是想為自己的未來留一個更大的空間?

隨着「四人幫」的迅速覆滅和張春橋在整個審判過程中的沉默不語,這一切都永遠地成了一個謎。

張春橋想讓上海的「四人幫」骨幹分子,再為他做離婚的工作。

他站起來,對即將離開的肖木說:「還有一件事情,想請你再次去找一下馬(天水)老和(徐)景賢同志,請他們再抽空兒出面找文靜談一談,儘快地將我們離婚的事情辦了。」

剛才還在大談國家大事的張春橋,怎麼一下子就轉到家庭的問題上來了?肖木的腦子一時還未轉過彎兒來,他驚奇地看着張春橋,感到困惑:「離婚?」

張春橋很堅決地說:「是的,離婚,還是那個頭痛的離婚。你告訴馬老他們,我沒有別的什麼要求,財產、孩子全歸她,只要能離婚就行。」

肖木這才發現,這位從上海來到北京高升了的「政治局常委」,除了考慮個人的權力之外,對於個人的幸福也是同時在考慮之中的。

一向自認為很「正派」的張春橋,在他的這個同夥眼中一下子變得有些虛偽了。肖木的回答明顯帶着幾分不滿:「怎麼,拖了這麼長時間,你還是要堅持離婚?」

張春橋根本不把肖木放在眼裡,他顯得很不耐煩地揮揮手說:「必須要離,而且越快越好。」

作為王洪文秘書的肖木,經常與張春橋打交道,是知道這位「首長」脾氣的,當然不敢再問下去,更何況這是人家家庭的私事。

令人奇怪的是,一向沉默少語的張春橋,在肖木不再說話之後,反而接過話頭來繼續說這件事情:「我提出離婚,可是文靜和孩子們不理解,我這樣做,完全是為他們好啊!」

張春橋的聲音裡帶着幾分哀惋,幾分凄涼。

張春橋將自己的家事和國事連在一起:「老婆孩子們的眼光都太短了。他們只看到現在劉少奇被打倒了,鄧小平也被批判了,劉、鄧路線從此就結束了,天下從此就太平無事了,老婆孩子可以熱炕頭了,他們哪裡知道鬥爭的殘酷啊!」

 

 

張春橋的離婚夢破滅

在此之前,姚文元已將老婆孩子接到了北京。毛澤東逝世不久,姚文元彷彿有所預感,提出將孩子送回上海去。可是,這事卻遭到了老婆金英的反對。

張春橋對姚文元這件事情很不滿意。肖木談到此事時,張便說:「這件事情上怎麼能聽老婆孩子的呢?本來他就不該將他們接到北京來,留在上海總要放心一些,遇事也好有個照應。在這裡,搞不好就會被一窩給端了。」

肖木驚詫:「誰敢,誰有那麼大的膽子?」

張春橋朝這位年輕的小兄弟苦笑了一下,不無擔心地說:「主席去世了,現在各種思想的人都會出來的,想不到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肖木問:「能有那麼嚴重?」

張春橋顯得有些沉重地說:「你們怎麼想的我不知道,但我每天都是穿着衣服睡覺,隨時都準備着有事情發生。」

肖木這才醒悟過來,對張春橋說:「你這一說,我明白了很多事情,如果真有人想篡黨奪權,搞修正主義那一套,全國人民也不會答應的。」

張春橋苦笑了一下,不以為然地說:「這就要看到時候誰的力量大了。」

肖木這時才領會張春橋剛才雲山霧罩地給他講的那些話,於是就說:「我們有上海的民兵武裝,好幾十萬的人,這是一股很大的力量,他們是聽你春橋同志指揮的。」

張春橋這才說:「所以我對文元說,還是將老婆孩子留在上海好,那裡有我們的人,好關照。」

多年來,張春橋一直為離婚的事情弄得發愁,加之他考慮的事情比「四人幫」中的其他幾個人要多得多,一張臉總是像苦瓜一樣地「掛」着。當肖木說到上海民兵時,他這時才露出了一絲笑意,不過很快又收住了。

張春橋對肖木說:「所以我叫你來,臨去上海之前好好地談一談。上海是黨的誕生地,也是『文化大革命』的發源地,有着光榮的革命傳統,工人階級最集中,現在我們又將他們武裝起來了,那還怕什麼呢?所以我讓你將這些意見帶給馬老他們,使他們能儘早地做準備,要經受一場更大的考驗,要做好打仗的準備,要把我們自己的力量抓好。」

據肖木後來交代,一向言語不多的張春橋這天晚上顯得很健談,情緒顯得很不穩定。對於他的離婚問題,一再地催促讓馬天水再出面去做文靜的工作,真是有點迫不及待了。

據有關資料記載,「四人幫」中整天鬧着要離婚的王洪文和張春橋,在被捕前還為這事特地與各自的老婆通過電話。

王洪文的老婆崔根娣在電話里說,離婚可以,你當你的大官,我做我的工人,但是兩個孩子得歸我,否則就不同意離婚。

王洪文見一向嘴緊的崔根娣終於答應了,感到很高興,說過幾天他的秘書廖祖康將回上海,到時將把孩子給她帶回去,以後有什麼事情,還可以找他的秘書幫助。

當主持中央工作的華國鋒知道這件事情之後,曾十分生氣地罵王洪文是一個「陳世美」。

沒過幾天「四人幫」就被粉碎了,王洪文離婚另尋新歡的夢想也從此落空。

張春橋要離婚的事情鬧了好幾年,當時中央政治局的人員也都知道。

人們對此曾有過各種各樣的猜測。

與年輕一點的王洪文相比,張春橋的離婚恐怕算的政治賬要多於生理賬。肖木到達上海不久,張春橋的老婆文靜作為他安在上海的一個情報點,在給他的電話里彙報了上海近幾天反常的一些事情。例如民兵武裝發了槍枝彈藥,成立了值班室,加強了戰備;東海艦隊在上海休假的幹部都被叫了回去,整個上海都很緊張。文靜在電話里還為他的身體擔心,問他近來身體怎樣,並說馬天水等提議讓她到北京來看一看,有些事情好當面向他彙報。

聽完電話之後,張春橋明白自己讓肖木帶去的請馬天水等做工作,要與老婆離婚的事情還未被那幾個骨幹分子排上議事日程,心中感到有些生氣。就對老婆說,她說的那些事情自己都知道了,這些在當前的特殊情況下都是正常的,用不着大驚小怪。

張春橋不同意老婆來北京。

可是,張春橋又怕上海真的出什麼事情,如不及時解決,就會誤了大事。於是在電話里答應讓「毛弟」來一趟。「毛弟」是張春橋的兒子張旗。

就這樣,張旗作為張春橋夫妻間的信使來了一趟北京。

幾天之後,「四人幫」被粉碎,張春橋的離婚夢也隨着他的覆滅而從此破滅。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阿波羅新聞網摘自新華網/文史精萃/標題為阿波羅網新標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