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次子涉足中共監控技術 拜登被批不適任總統

美國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及其次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與中共的關係以及投資中國監控技術公司,近期引發熱議。一調查記者說,拜登“會向外國勢力妥協,不適任總統”。

拜登護子曾威脅烏克蘭總統解僱檢察官

福克斯新聞報導,拜登已宣布爭取民主黨提名參選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其次子亨特支持的投資基金是中國一家監控技術公司的幕後金主之一。

拜登兒子亨特在前奧巴馬政府應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東部之際,成為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瑞斯瑪(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會成員。據了解,在烏克蘭調查布瑞斯瑪是否涉及腐敗行為時,拜登曾威脅烏克蘭總統解僱一名負責調查的檢察官。

“攔截”(Intercept)網站報導,過去十年,亨特的投資觸角延伸到中國。根據中共官方記錄,亨特是私募股權公司渤海華美基金(Bohai Harvest RST,簡稱BHR)董事會成員。

BHR是曠視科技(Face++)的重要投資人之一,中共資助建立Face++流動電話應用程序,用來大規模監視人民,包括在新疆的維吾爾人。

調查記者:拜登不適任總統

調查記者(investigative journalist)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深入調查拜登家族與中共政府的商業交易後得出的結論是,拜登“會向外國勢力妥協,不適合擔任總統”。

施韋澤指出亨特從中國銀行(Bank of China,屬中共政府的一個部門)獲得了10億美元資金,與前國務卿約翰・克里(Christopher Heinz)的繼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創立BHR。

福克斯新聞節目主持人史蒂芬・希爾頓(Steve Hilton)表示,拜登是“不折不扣的內部腐敗人士”。

“中共對美國的威脅大於俄羅斯,而拜登與中共的關係,……更令人擔憂。”希爾頓補充道。

拜登2013年 訪問中國大陸或為私利背棄盟國

希爾頓回憶起拜登以副總統身份在2013年12月訪問中國,當時隨行的亨特,正在與好友也是商業夥伴的海因茲(Heinz Ketchup家族財產繼承人,國務卿約翰·克里的繼子)一起籌建BHR。

當年雖然有東海爭議,但是拜登在與中共領導層會面時語氣溫和,釋出善意,令東海區域盟友(如日本)極度失望。希爾頓認為,當時拜登的腦海中,除了全球權力平衡之外,可能還盤算着其它問題,比如亨特在中國的商業交易。

巧合的是,在拜登離開中國後十天,亨特與海因茲的公司Rosemont Seneca就與中國銀行簽署了一筆10億美元的獨家協議,在中共政府的支持下,創建了BHR。

施韋澤在其著作《秘密帝國》(Secret Empires)揭露這些利益衝突。他在書中寫道:“中國(中共)政府實際上是在資助由華府兩名強大決策者的兒子,共同擁有的企業,這就是名符其實的向外國勢力妥協的情況。”

媒體主持人:拜登出身藍領卻淪為中共傀儡

“拜登顯然疼愛孩子,並且願意為他們做任何事情,我也是如此”,希爾頓在節目中說,“但是,在擔任副總統時,不能因為要幫兒子賺錢,就支持美國敵人的立場。”

希爾頓認為,拜登在美國勞工和捐贈者之間,選擇了捐贈者,在美國工薪階層和中國(中共)政權之間,選擇了中共。

“拜登可能是一名來自賓夕法尼亞州斯克蘭頓鎮的藍領男孩,但是他最終卻淪為北京的一位沼澤傀儡。

“喬・拜登成了‘喬・中共’,他絕對不能再被允許接近白宮。”他說。

拜登稱中共不是競爭對手川普批“太天真”

5月1日,拜登說:“中國(中共)會吃掉我們的午餐?拜託!”

“事實是,它們(中共)搞不定在南海和西部山區的巨大分歧,也搞不清楚要怎麼處理體制內的貪污。它們不是壞傢伙……它們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拜登說。

拜登之語引起同黨競爭對手的批評,表達參選意願的民主党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發推文說,自從2000年與中國達成其入世雙邊協議後,美國已流失了300萬個製造業工作。

反對該協議的桑德斯繼續寫道:“推定中國(中共)不是我們主要的經濟競爭對手之一是錯誤的,在我們入主白宮後,我們將調整貿易政策。”

對拜登的此番言論,川普表示,拜登稱中共不是問題,實在太天真,非常愚蠢。

美國國防部負責亞洲政策助理副部長的蘭德爾・施里弗(Randall Schriver)5月3日在一次簡報會上說:“(中國)共產黨正在利用公安部隊,在‘集中營’對中國穆斯林進行大規模監禁。被拘留的穆斯林人數可能接近300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吳英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