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將閣下當做白痴

互聯網和Facebook,原意據說是推動普世的民主和自由。但該等青年才俊之萬千海外信眾,有一天,發現朱伯格帶同他的中裔老婆,竟訪問北京,朝拜一個傳聞出席過人奶宴、叫做魯煒的「中國網絡沙皇」、並露出諂媚的笑容時,他們開始覺得,「事情有點不太對頭」(They began to feel something going wrong)。

人類進入人工智能時代,普世歡呼為科技進步。

不要緊的,人人做低頭族,將數據和私隱交給淘寶、騰訊或Facebook。

不過曾幾不久,閣下是否記得,香港的精英才俊,言必美國硅谷,偶像則是穿着平民化的Facebook青年大老闆朱伯格,左派的荷里活為此大神拍了一出傳記電影“社交網絡”,他像蓋茨一樣,哈佛學生期間已經發揮驚人創意,三十歲不足即“第一桶金”,而且文化多元、大愛包容、政治正確,娶了一個姓陳的中裔女子為妻。

硅谷成為一代型人的耶路撒冷(或者麥加),朱伯格成為他們的耶穌(或者穆罕默德——不也提一提,就變成歧視伊斯蘭了對不);他們的偶像從此不再是畢菲特。

港台跟美國,崇拜Facebook傳奇,中國則找到了自己的阿里巴巴。年輕人各有各的教主崇拜,好像兩個盛大的瘋狂派對,熱鬧非凡。

若那時你提醒他們勿如此幼稚,他們說:你out了。

互聯網和Facebook,原意據說是推動普世的民主和自由。但該等青年才俊之萬千海外信眾,有一天,發現朱伯格帶同他的中裔老婆,竟訪問北京,朝拜一個傳聞出席過人奶宴、叫做魯煒的“中國網絡沙皇”、並露出諂媚的笑容時,他們開始覺得,“事情有點不太對頭”(They began to feel something going wrong)。

該等左翼的精英崇拜者,其實忘記了馬克思的最先質疑:工業革命確實帶來進步,但生產技術和生產資料,掌握在極少數人手中,即形成剝削不公、貧富懸殊。

硅谷有成千上萬的年輕人探索新科技,稱為incubators。像上一代的石油、汽車、軍火,一旦發達,即出現大亨的寡頭壟斷。玩IT的分別,是一切發展太快,美國FBI(如果胡佛這樣的人才在生就好)還沒有監察得過來,短短三五年就崛起了一家私人青年企業IT帝國,由Facebook到Airbnb,完全失控。

轉瞬間他們成為千億富豪,而且可以為了更大的盈利,將數據提供給俄羅斯或中國人的白手套。而他們的億萬左翼信徒,則同時又視叛逃通俄的史諾登為英雄。

史諾登指控中情局入侵國民私隱,但Facebook朱男神也將用戶私隱出售與敵對勢力。中情局是極右,朱伯格則是民主大亨英雄?而在此等“全球化”之貧富懸殊之下,為美國窮人爭公道的川普,是法西斯?哈哈你當人是白痴吧。

但一些跟風而自以為精英學者的黃面孔和華文傳媒,連同擁護Me Too,在後面這樣講。什麼叫左,何者是右,他們最好重回幼稚園補一補習。華人世界只適合消費,做低頭族無所謂,一抬頭“論述”,易出亂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