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劉細良:由華為的苦惱揭開紅色滲透真面目

——揭開紅色滲透真面目

最近一身蟻的華為分別在《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刊登全版公開信,邀請美國傳媒“參觀我們的園區,見一見我們的員工。”“不要相信你聽到的一切。過來看看吧。我們期待着與你們見面。”《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osh Rogin證實收到來自華為的參觀邀請,保證他可與高層進行“私下談話”,而華為會負責他的食宿及機票開支,條件事前要保密。Rogin公開事件並表示任何接受邀請的記者都會令人不齒與羞愧。他的回信道:“感謝邀請,但本社政策禁止,而我本人的道德也不會接受數千美元大禮,尤其是來自一家作為外國情報機構鷹犬的企業。”華為的國際公關行動,再次變成了負面新聞。相信拍板這“大撒幣”宣傳計劃的主事人也始料不及。華為的苦惱,其實也是中共的苦惱。

爭奪話語權

二〇〇九年中共投入四百五十億人民幣巨資,執行在全球推廣“大外宣”計劃,聲言要與西方媒體“爭奪話語權”,新華社的北美總分社進駐紐約時代廣場,《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遷進紐約曼哈頓區帝國大廈,實行全方位“打造”中共國際形象。中共極度進取的對外宣傳計劃,幾年下來引起了美國關注,最後導致了美國為阻止中共繼續滲透而全面“反枱”。大陸企業、中共學術間諜、華府中共說客、公關、傳媒及孔子學院等滲透系統被全面揭露,國會召開聽證會,智庫發表報告書,華府對華鷹派抬頭,直接導致了中美貿易戰開打。如果美國早點關注香港,其實無需等到二〇一八年才着手調查中共紅色滲透,這些政治手段,歷史久遠,近年是在香港先行先試,總結經驗後才能向全球輸出。

紅色黑手

今天介紹一本研究中共滲透全球媒體的作品《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作者是華人時事評論員及學者何清漣,前作《中國:潰而不崩》為大家剖析“支爆”背後,有獨到觀察。此書是首本全面介紹中共“對外宣傳”政策。延安年代的中共,靈活運用對外宣傳,招呼左膠記者斯諾(Edgar Snow)到訪,延安人人扮嘢做show,蠱惑人心,結果斯諾寫成影響深遠的《Red Star Over China》(中譯:西行漫記),斯諾本人當然不知道自己是一枚外宣棋子,透過他的筆卻影響美國對華外交政策,關鍵時刻對蔣介石的搖擺,間接導致中共勝利。

作者認為西方社會早已忘記中共建政七十年來早就形成了成熟的整套方略進行對外宣傳工作。西方察覺到北京“大外宣”計劃之時,其實遍布全球的華文媒體早被北京收編。香港媒體也在二〇〇九年後被紅色資本全面滲透,電視台、有影響力的華文及英文報章,紛紛被共黨政治代理人收購,馬雲收購香港過百年歷史的《南華早報》就是表表者。何清漣認為這種滲透方式,“形成了一種‘恩庇侍從’結構,這種結構支配下的媒體,就是中共宣傳機構的延伸,而非自由媒體。”香港人感同身受。但中共大撒幣伸出政治黑手,終於令美國在二〇一八年行動起來,意圖扭轉局面。

觸發美國全線反枱

書中最後一章結語,分析去年開始美國的追擊紅色滲透行動。二〇一八年初FBI局長Christopher Wray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聽證會上作供彙報,明確指出中國“學術間諜”滲透全美學術機構,教授、學生、研究員變成線人。“局長力斥中國間諜利用了美國學術界的開放性,而這種開放性又是美國社會向來尊重的;因此,中國對美國的威脅,已不僅僅是對‘美國政府’(whole-of-government)的威脅,而是對‘美國社會’(whole-of-society)的威脅,這需要全美社會攜手共同應對。”局長在聽證會上更明言孔子學院是FBI重點監視的目標。

然後,副總統彭斯在Hudson Institute發表被指為“新冷戰宣言”的講話,公開指摘中國的軍事侵略、商業盜竊、侵犯人權以及試圖干涉美國中期選舉。何清漣指“如果熟悉美國對華政策,就會發現,彭斯講話的內容近年來陸續在華府智庫的屠龍派研究中出現,彭斯講話中提到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就是屠龍派的代表人物,他於二〇一五年出版的《2049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熱銷,該書的主題就是全面反思中美關係及美國對中國判斷失誤而導致的外交政策失誤。”

《紅色滲透》一方面介紹中共操控海外媒體的情況,亦有分析美國強硬反中的“屠龍派”抬頭背景,以及由基辛格為代表,“中國友人”集團力量式微的過程,對香港讀者而言,是理解中美關係轉變的好作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