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胡平:我們如何紀念「六四」30周年

今年是“六四”30周年。

歷史上,凡是重要的日子,每年到了這一天都會有很多人紀念。逢十之年的紀念,往往規模更大,影響更大;因為逢十之年比別的年份更能喚起歷史的記憶、國人的關注與媒體的聚焦。“六四”30周年的紀念活動,其重要性註定了會超過以往那些年,例如“六四”29周年、“六四”28周年,而且也會超過以後那些年,例如“六四”31周年、“六四”32周年。

等到“六四”40周年、50周年,大多數“六四”親歷者已經退出舞台,這就和今天我們紀念“六四”30周年不同。紀念“六四”30周年,仍然是以“六四”親歷者為主體,而紀念“六四”40周年、50周年就不會是再以親歷者為主體了。可以說,“六四”30周年的紀念,是以“六四”親歷者為主體的最後一次最受矚目的紀念。

“六四”過去30年了。“六四”固然已經是歷史,但那是一頁還沒有翻過去的歷史。因為“六四”不僅僅涉及歷史,而且還涉及現實。其他的紀念日或紀念活動,例如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周年,紀念對猶太人的大屠殺,紀念柏林牆的倒塌等等,這些都僅僅是對歷史的紀念。畢竟,法西斯政權和東歐共產政權都早已灰飛煙滅,其罪行都得到嚴肅的清算。縱然在某些地方,正義姍姍來遲,但畢竟不再缺席,正義的原則已經重新確立。

但“六四”不是這樣,“六四”還沒有成為歷史,那個殺人的政府還坐在台上,還在繼續壓迫人民,死難者的名譽還在蒙受玷污死不瞑目,自由鬥士還身陷牢獄或流亡海外,正義的原則還沒有得到哪怕是最起碼的伸張。“六四”還不是過去完成時,而是現在進行時。紀念“六四”不僅僅是紀念,它同時也是抗爭。

“六四”不但屬於中國,而且還屬於世界。“六四”發生在舉世矚目的天安門廣場,藉助於現代傳媒,全世界的人民都如同身臨其境,見證了那場殘暴的屠殺。“六四”屠殺不但是對全中國人民的良心的粗暴踐踏,也是對全世界人民的良心的公然挑釁。我們紀念“六四”,不但是為了呼喚和激發中國人民的道義良知,也是為了呼喚和激發全世界人民的道義良知。

紀念“六四”30周年的意義如此重大,我們務必要把這次紀念活動辦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