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澳廣:"豬年沒豬" 春晚審查豬生肖意義何在?

雖然近四個小時的春晚只提了一次習近平,但這場晚會還是偷偷設法提到了這位領導人。詞語「新時代」指的是已寫入中國憲法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個詞在主持人的串詞和歌曲中被重複了十八次。

許多觀眾對農曆豬年春晚沒有提到“豬”而表示不滿。(CCTV)

中共一年一度的春節聯歡晚會旨在迎來農曆豬年的到來,但在昨晚的電視節目中,中共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很大程度地審查了所有與豬有關的文字和圖片。

觀眾收看了這場由CCTV直播的春晚,然而在他們之中,許多人因為幾乎沒有出現的2019年農曆生肖而大失所望。此前,人們對小豬佩奇(Peppa Pig)重返中國大屏幕而感到驚喜。

雖然近四個小時的春晚只提了一次習近平,但這場晚會還是偷偷設法提到了這位領導人。詞語“新時代”指的是已寫入中國憲法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個詞在主持人的串詞和歌曲中被重複了十八次。

微博用戶發佈了一張截圖,稱“豬年有豬”這句話受到了網絡審查。(Weibo: Shanpangding)

春晚結束後,許多觀眾通過社交媒體發泄他們對晚會沒有提到豬年的不滿。但這些抱怨貼卻受到了言論審查。在中國社交媒體平台微博上,所有包含“豬年沒豬”的帖子和評論都被屏蔽了。

微博用戶發佈的截圖顯示,微博禁止發送包含這一關鍵字的帖子,並以錯誤消息稱這些帖子“違反了相關法律法規”。一些網民繞過關鍵字和短語在微博上發佈了這個消息。

“他們怎麼能在豬年完全不提豬呢?”一位微博用戶寫道。

由於狗和雞的文字和圖片在前幾年的春晚中被放在十分顯著的位置,但今年卻幾乎對豬年隻字不提,這令一些觀眾表示困惑。作為十二生肖中的第十二種動物,豬被廣泛視為善良和好運的象徵。

“我們要迴避豬”才能尊重穆斯林

Performers dance on the stage for Chinese New Years gala.

春節聯歡晚會迎來了豬年,但卻只提到了一個“豬”字。(CCTV)

這並不是這家中共官方廣播電視機構第一次在春晚上審查涉及豬的圖片和描述。“豬”這個字在12年前的2007年春晚上也只是被提到過兩次,而在那之前的再上一個12年周期中,“豬”的元素在春晚中的出現也在1995年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審查。這是因為90年代的官方媒體出版物上刊登的關於豬和回民的低級趣味玩笑引發了幾次中國穆斯林的遊行。

從那時起,中國共產黨開始對少數民族的宗教活動保持高度警惕。前國家宗教事務局主任葉小文在他出版的《宗教問題七天會談》中寫道,為了維護中國的社會穩定,在1995年的春晚前夕,和“豬”有關的圖像和文字都受到了審查。

“開始審節目……一百多個孩子拿着燈籠跳上來,手舞足蹈……每一個燈籠都是一個大豬頭,我說你都給我拿下來,”葉小文在他的書中寫道。

儘管許多生活在中國的穆斯林也能夠理解新年期間宣傳“豬年”的敏感性,但他們當中的許多人並不知道新疆設立的大規模再教育營。據稱,那裡關押着近100萬維吾爾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數民族族裔。

王思琪,一位22歲的中國女孩居住在西安,這一坐落西部並擁有中國最龐大的穆斯林人口的城市之一,她和家人在吃年夜飯的同時觀看了今年的春晚——正如全國數千萬個家庭所做的那樣。

王思琪並非穆斯林,她告訴ABC中文網,雖然她對豬年春晚幾乎沒有提過“豬”而感到失望,但她相信這個生肖是受到了善意的審查。

“我們要迴避豬[才能尊重]穆斯林,豬是他們的天神,”王思琪說道,並表示她不了解新疆的情況。(阿波羅網編者註:王思琪的說法是不正確的。豬被伊斯蘭教視為不衛生,豬的傳染病也很多。)

知名維權律師滕彪告訴ABC中文網,對豬的審查並不意味着中國共產黨尊重少數民族,這是因為考慮到有100萬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族裔正被拘留。

據報道,維吾爾族穆斯林強迫接受政治教化、放棄信仰、或虐待,在某些情況下,還遭受酷刑。

春晚強調的是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

Well-known Chinese singers Ye Zhang and Jihong, left, stand on the stage with a dozen back up dancers.

中國著名歌手張也和呂繼宏(右)演唱的歌詞是“人民的心跟隨共產黨”。(CCTV)

除了中國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對“豬”的審查之外,今年的春晚和前些年的一樣帶有政治色彩。超過1000名表演者在分佈在中國四個分會場進行演出,其中包括中國的政治中心北京、深圳、長春和井岡山——中國共產黨建立的第一個革命根據地的所在地。

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RMIT)的中國數字媒體專家于海清博士將目光鎖定在了歷年來展示中國功夫、太極的巨大方陣,以及不同年代的流行歌手用歌曲向共產黨獻上讚歌。

于海清博士告訴ABC中文網,所有這=一切都可以被視為中國春晚所傳播的政治宣傳運動的一部分。她補充道,“春晚的政治使命越來越強了”,藝術家們沒有相對多的創作空間在他們的作品中調侃政治。

“這就沒什麼樂趣了,因為……老百姓的聲音被壓制了,”她說。

“在中國的環境里,要不斷地表達自己,這在公共領域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她說,“春晚強調的是中國共產黨政權的合法性,不管人們以前怎麼調侃它,每年都會照舊舉辦。”

2018年春晚,一段慶祝中非關係的小品引發了廣泛的批評,當時一位亞洲女演員扮演成非洲裔面孔,並在服裝里墊上了誇張的臀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澳洲廣播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